理的包容性

2016/10/9  
  
本站分類:其他

理的包容性

理的包容性
 
    ——顧曉軍主義:道理學·三千一百一十五
 
 
  我們說“希望相互矛盾的理,能夠公開辯論、爭出輸贏”,但也不能因此而忘記——理的包容性。
 
  貞雲子跟我說,最近家人要她喝一種保健品;她希望我也注意保健養生,已不是第一次。可我常聽說,保健品是“點石成金”、成本很低(記得宋祖德原先就是幹這個的)。但,我相信貞雲子家人的選擇,也不反對她嘗試保健品;因她是女性,且似身體較弱。
 
  而我,則即使吃垃圾也能長肉。這不,一個夏天又是西瓜、又是剩菜……把原本有腹肌的我,吃得胃部挺起、還鑲了道像桶箍似的薄薄的肥肉圈。如此,我只有多寫文章、多長跑,少吃東西、盡量忍饑挨餓……不這樣、不行呀!夏天時,我就曾覺頭暈,我以為是天太熱;現在想來,可能是血壓又升了上去。
 
  與貞雲子在保重身體之目標一致的前提下,方法各異。這就是理的包容性。
 
  接著論證,接著說。我的保重身體,幾乎是在折磨自己。如,昨上午寫了篇《維護規則》、下午又寫了篇《理的基本原則》;晚上臨睡之前,發現了《講理講本質》的素材,本想寫個提綱、就睡(因為後天要下雨,翌日必須跑步)。誰料,提綱寫寫就細化了……如是,就幹脆一鼓作氣、把文章寫了出來;而後,再把文章發出去。
 
  兩點鍾睡下。因剛寫了篇文,睡不著。三點鍾幹脆起來,玩了會;四點鍾,出去長跑。回來,見到劉剛兄弟的《大家都來抓特務》,又想寫成《講理不是講故事》;但,終于忍住了。洗了個澡,睡了會,起來還是把想好的文章寫了出來。
 
  《講理不是講故事》文下,現有“匿名者(未注冊)”跟貼:“國難日祭——從這一天開始,土地不再屬于農民,共産黨妖魔成了最大的地主;從這一天開始,各行各業資本家消失,共産黨妖魔成了最大的資本家;從這一天開始,我們要團結全世界無産者解放全人類,但全世界卻成了我們的敵人;從這一天開始,正義滅亡,權力至上;從這一天開始,運動連綿,內鬥不止,國無甯日;從這一天開始,破四舊,挖祖墳,人心不古,世風日下,道德淪喪……從這一天開始,殺掉了350多萬地主資本家,消滅了150萬知識分子,鬥死了二千多萬血肉同胞,餓死了三千多萬親人……到今天,人性扭曲,道德墮落,經濟萎縮,災難頻發,一切,都源于這一天那個毛澤東大妖魔的聲音: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實際從這一天開始,是你們共産黨鬼子都站起來了,億萬人民都共産黨妖魔打跪下了”。許不盡興,這“匿名者”又再跟貼:“支持!”
 
  顯然,“匿名者(未注冊)”是很不滿意我《講理不是講故事》中的、對魏京生的“宮廷政變”“軍事政變”“武裝起義”作的不可行的論證,所以跟貼、所以要教育我。
 
  也是近日,行知加入“顧學書友”,欲購《公正第一》和《大腦革命》。樂土打了個招呼,勞力便提醒:“樂土,禁止私聊!看群規。謝謝!”結果嚇得行知書也不買、退出了“顧學書友”。其實勞力沒錯,他是照我平時做法做的;但,忽視了——我是在確有人來搗亂的情況下。而樂土是新來的,且剛買了三本書,顯然他不是來搗亂的;但,他不清楚有人搗亂及我的做法。
 
  如是,我建議勞力加行知的QQ、解釋下。勞力便去加行知,結果是沒成功。
 
  勞力跟我說,我說那就算了。因雖是勞力先失察、欠包容,但他願改;而行知不給他改的機會,這就換成行知欠包容了。
 
  其實,包容之本身,就是理、就是在講理。我突然想到:在台灣,有人成立了共産黨,且不止一個。而大陸,怕是不允許成立國民黨或民進黨吧?
 
  有容乃大。在我的《為什麽要講理》一文之下,有位叫場生命的跟貼道:“不講理鬥狠,肯定是叢林社會”。我在想:從“國難日祭”的行文看,如果中國民主成功了、如果是“匿名者(未注冊)”當總統,只怕是、他不會給我自由的吧?
 
  理之本身,就能夠說明一切——其實,古今中外、任何的理,都可以從中、窺視到持理者今後(成功後)的做法。沒有包容性的理,即使說的是民主、也與革命無異。這,也屬于理的包容性。
 
 
              顧曉軍 2016-10-7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平民主義民主》人民幣49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