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講理

2016/10/3  
  
本站分類:其他

不講理

不講理
 
    ——顧曉軍主義:道理學·三千一百零六
 
 
  昨日講“講理是分時間、地域與具體對象的”,因此,我們一看便知“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不是真理、而是嚇唬人。
 
  過去,我們常聽到“馬克思主義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毛澤東思想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結果,是馬克思主義的故鄉不要馬克思主義,最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前蘇聯與東歐發生了巨變、抛棄了馬克思主義……而毛澤東思想也馬放南山,被鄧小平理論等等所取而代之。
 
  因需要嚇唬人,所以有“再版前言”;因需要嚇唬人,所以有“毛澤東同志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所以有“毛澤東思想是全黨、全軍和全國一切工作的指導方針”(我曾經寫過篇《在黨的領導下上床幹那事》。其實,按“一切”的邏輯,那強奸之類,也屬毛澤東思想指導的)、所以有“帶著問題學,活學活用,學用結合,急用先學,立竿見影,在‘用’字上狠下功夫”、所以有“反複學習,反複運用”、所以有“精神原子彈”等。
 
  其實,所謂“普世價值”,也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的思路。“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有的是社會所需,而有的是個人所需……社會與個人,共同存在;而共同存在,必然有矛盾、是矛盾的不同方面,怎麽能叫“普世”呢?
 
  嚇唬人,已成了人類社會中的人們的一種固定的模式、固定的壞習慣。而嚇唬人,總是不講理、強詞奪理的吧?有理、講理,需要聲稱“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需要聲稱“普世價值”嗎?
 
  絕對化、盲目化,都是思考的敵人、是思想的敵人;因此,也都是不講理。
 
  盲目化的不講理,還有宗教、還有信仰等。宗教,有“我們為什麽信上帝”、有“我們為什麽信真主”、有“我們為什麽信釋迦牟尼”嗎?沒有。宗教需要的,是盲從。也因此,IS或恐怖分子等,無不是宗教的狂熱分子(這,不僅僅是對伊斯蘭而言;信奉上帝的,不也有過十字軍)。
 
  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也是宗教;所以,才會有那麽多的人為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思想而“前赴後繼、英勇獻身”。
 
  “前赴後繼、英勇獻身”,其實是貶義、是忽悠民衆。因“講理是分時間、地域與具體對象的”,真理不是絕對的、永恒的;而不是絕對、永恒的真理,為何為之犧牲?
 
  每個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犧牲了,就沒有了、就不存在了;這種那種的犧牲,難道不是殉道嗎?
 
  而蠱惑他人去殉道,難道還不是騙人?宗教如是,信仰也不是什麽好東西。我的“顧曉軍主義”、“公正第一”和“道理學”等,都是提供一種思路、思考的方法,而不是信仰、不需要盲從。
 
  嚇唬人、絕對化的,是不講理;欺騙人、要人盲從化的,同樣是不講理。如果有理、講理,當先說­——為什麽要信上帝、為什麽要信真主、為什麽要信釋迦牟尼;說不出道理,不就是欺騙,與電信詐騙有何區別呢?
 
  除了絕對化的“真理”、除了盲目化的“宗教”與“信仰”,還有一些法(如“嫖宿幼女罪”)、還有一些手段(如“強拆”)……都是不講理。
 
  不講理,有認識的局限、有知識的局限,也有文化的因素、有社會的因素。如,為何西方的馬克思主義,沒有騙到西方的英國人與美國人,而騙了東方的俄羅斯人和中國人呢?這應該不是偶然的,其中有深奧的道理。但,這不在本篇的範圍內,我也就此打住。
 
  總之,不講理——于個人而言,是暴戾的開始;于社會而言,是淪喪的開始;于人類而言,則是毀滅的開始……因為,人類之所以成為人類,不是從結繩記事開始的(請問,弱肉強食的野獸們、難道沒有記憶嗎),而是從講道理開始的。
 
  不講理,其實非人也。然否?
 
 
              顧曉軍 2016-10-2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平民主義民主》人民幣49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