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非衡定

2016/10/2  
  
本站分類:其他

理非衡定

理非衡定
 
    ——顧曉軍主義:道理學·三千一百零五
 
 
  我們倡導講道理,但亦反對絕對化、教條化、庸俗化等等的認死理。除在《理的三種常態》中提到的,婚姻的雙方主要是講情分、而非講道理外,還因為講理是分時間、地域與具體對象的等。
 
  如三十多年前,在我們所處的社會,講階級鬥爭、講憶苦思甜、講鬥私批修,講傳達毛主席指示不過夜,講“活學活用,學用結合,急用先學,立竿見影”,講“句句是真理,一句頂一萬句”……後來改革開放了,講“摸著石頭過河”、講“不管白貓黑貓,會捉老鼠就是好貓”、講“發展才是硬道理”,講“笑貧不笑娼”……再後來,講“三個代表”、講“和諧理論”;而如今,講“反腐敗”。
 
  我們這裏在變,世界也在變。一百年前,講殖民主義;五十年前,講民主……十年前,講“全球經濟一體化”;而如今,只怕是一體化不起來了。
 
  以上,是講縱的、講時間;其實橫的、地域,也是一樣的。如,台灣在講民主,大陸還在講社會主義……而世界,有的地方,恐怕還在講“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近日,別人在彈冠相慶,我吃飽了沒事做、就惡補了下電視劇《芈月傳》。在《芈月傳》裏,也是這樣——秦國,講商鞅的法治;其他六國,講周天子的禮治……而在草原上,義渠人講他們的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一個小家庭,也有一個小家庭的、不同時期的工作中心——戀愛期間,是感情建設;而結婚前後,則是家庭物質建設;等有了小寶寶之後,以孩子的教育、發展等為中心……等到孩子長大後,再把工作中心轉移到老兩口的健康長壽上來。
 
  不同的工作中心,自然有不同的道理。教育孩子的道理用在老兩口的健康長壽上,肯定是張冠李戴。而在感情建設期間過分物質化,只怕是這樣的戀愛也很難會有結果。而這,就是理非衡定。
 
  因此,叫囂什麽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從長遠看、放在曆史的長河之中看,便屬螳臂當車。而自稱什麽“三個自信”,其實也是種非常不自信的表現。如果真的很自信,就根本沒有必要強調、就根本沒有必要強化成一種口號、就根本沒有必要整天挂在嘴上。
 
  理非衡定。有的理,也許有過用;而有的理,則從來沒有過任何意義。如,改革開放後的毛左,有什麽意義呢?充其量,不過是既失利益者的一種心理慰籍。
 
 
              顧曉軍 2016-10-1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