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態下的講理

2016/10/1  
  
本站分類:其他

非常態下的講理

非常態下的講理
 
    ——顧曉軍主義:道理學·三千零九十八
 
 
  寫了《何為理》,當寫《為何要講理》;不料,發現內容較多,至少可寫《為何要講理(一)》、《為何要講理(二)》、《為何要講理(三)》。又因《為何要講理(二)》突然間成熟了,可寫成《非常態下的講理》。如是,先寫之。
 
  常態下的講理,重要;非常態下的講理,自然就更重要。舉兩個例子釋之。
 
  網上流傳的文字:“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時候,近平老哥剛13歲,只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化大革命的話,就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列為敵我矛盾,在中央黨校的院子裏關押了起來……一天夜裏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近平老哥跳窗戶跑回家,媽媽嚇壞了,問他怎麽回來了?‘媽媽,我餓。’近平哆哆嗦嗦地說。想讓媽媽給弄點吃的,然後進房間換衣服。近平老哥萬萬沒有想到,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冒著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
 
  以上這段文字剛爆料出來時,很多人都說習近平的母親齊心、不近人情。其實,我恰恰認為齊心是冷靜的、講理的;當然,講的是那時候的道理。
 
  沒有經曆過文革的人,恐怕不知道那時候的理、究竟應該怎麽講。這樣,我來給齊心假想三種、完全可能的做法;而後,推演一下它們的結果,大家就應該可以明白了。
 
  第一種,就是齊心已經做的。這樣,13歲的習近平只有趕緊回學習班去。然,習近平已經犯了逃出來的錯誤。但因自己回去了,算是自行改正了錯誤,雖逃出來的錯誤依然存在,可總能減輕些。且,齊心是沒有錯誤的。第二種,齊心給習近平弄飯吃,吃飽後送習近平回去或勸他自己回去。這樣,首先是齊心犯了同情等的錯。其次,習近平被送回去,習近平就完全被動了;即使習近平自己回去,也會因吃飽了回去與餓著回去而完全不一樣。且,需交代弄飯吃的過程,必無端弄出是非來。第三種,齊心給習近平弄飯吃,吃飽後給點錢糧、讓習近平逃走。如果這樣做,齊心與習近平就全完了——習近平是畏罪潛逃,齊心是協助習近平畏罪潛逃。畏罪潛逃,在文革中是大罪。
 
  由上可知:在非常態下,尤要冷靜、講理,講符合當時情景的理;且,有的理,不是講,而是做。
 
  再舉個例子,是我自己的。大家知道我的《那年,我13歲,站在主席台上挨批鬥》的文章吧?與習近平同年,我是因反對造反派而占領教室,導致毛主席像框上的玻璃碎了,說我是反革命、被揪到大禮堂開批鬥會。
 
  被揪去批鬥的路上,我是完全可以反抗的,但,我沒有反抗。為什麽呢?因在當時,毛主席像框上的玻璃碎了,是件不小的事。因此,第一,我當緩解他們的怒火;第二,是爭取自辯的機會。
 
  到了大禮堂、在衆目睽睽下,我的機會來了:第一,我是反對造反派的頭,我大包大攬——這次毛主席像框上的玻璃碎了,我有責任,與其他人無關。第二,毛主席像框是什麽時候放到門後去的、什麽人放的,不知道;但,放的人也不會是有意的,誰也不希望毛主席像框上的玻璃弄碎。這樣,不知道的放的人無罪,我自然也就無罪了。第三,毛主席像框上的玻璃,是教室的門被衝開的過程中弄碎的;因此,如果一定要追究,是衝門的人的錯。
 
  衝門的人的錯,又分是誰下令衝門的、誰現場指揮的和是誰先衝的、及毛主席像框上的玻璃碎時的那一下是誰衝的……如此,責任就在他們身上。
 
  “非常態下的講理”,更能說明“為何要講理”吧?
 
 
              顧曉軍 2016-9-24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