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的三種常態

2016/9/29  
  
本站分類:其他

理的三種常態

理的三種常態
 
    ——顧曉軍主義:道理學·三千一百零四
 
 
  我們說“道即自然,理即規則。道理者,自然而然的規則也”。那麽,自然的道、規則的理和“自然而然的規則”主要有哪些呢?今天我給大家介紹——理的三種常態。
 
  第一種
 
  由于我在紛亂的當代社會現實中率先喊出“公正第一”和不斷撰文闡述“公正第一、民權至上、自由永恒”及《大腦革命》與《公正第一》的相繼出版,及顧粉團的“向諾貝爾和平獎推薦顧曉軍”和“向諾貝爾文學獎推薦顧曉軍”的影響,使不同身份的人們不斷加入對“公正”的演繹(如“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公平正義無國界”等),致使“公正”進入“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以及國際社會與原本講“平等”的人們越來越強烈意識到“公正”。
 
  其實,“公正”、就是理的一種常態;且,是一種主要的、最常見的常態。
 
  在國際、國內、地域、行業等中,人們都講公正。即使土匪、黑社會等,也講公正,只不過他們講的是他們圈內的公正。
 
  公正,就是理、是規則、是自然而然的規則。不講公正、講平等,使很多道理說不通、社會混亂。
 
  比如,美國社會常出現的白人警察槍殺黑人、而引發騷亂的現象。這種現象,被美國社會歸結為種族歧視、不平等及其他,其實、這是亂彈琴。奧巴馬是黑人吧?黑人奧巴馬都當了八年總統了,還說什麽種族歧視、不平等?請問還要如何不歧視、如何平等呢?
 
  我早在《厘清公正與平等公平正義》中說過(見《公正第一》,台灣出版),平等是“起源于早期基督教,發揚光大于法國大革命”的一種理想化的東西,既不能實現、也無法在理論上自洽。
 
  叫囂“平等”,只能讓人類社會繼續亂下去。如,黑人講平等,白人心底會有“美洲大陸,是我們的祖先開發的”的潛意識。這是不爭的事實,怎麽平衡人家這種意識?
 
  “先來後到”是“自然而然的規則”。俗話說“上茅廁也有個先來後到”。
 
  何況,從人口、資本、社會資源等說,黑人無法與白人比;無法比,非要講“平等”,這本身是不是不平等、是不是無稽之談、是不是種不講理?
 
  若講“公正”,就簡單多了。因,“公正”講的是“現在時”、講的是“公衆認為正、方為正”、講的是“擠兌不公”。
 
  公正,是人類社會的、一種最主要的、規則的常態。
 
  第二種
 
  為何“嫖宿幼女罪”、會頻遭國人的反對?反對“嫖宿幼女罪”的內在的動力、是什麽?是良知。
 
  人,皆有妻女;沒有妻女,也有姐妹;沒有姐妹,總有母親……容忍“嫖宿幼女罪”之本質是挑戰人類的底線——良知。
 
  而良知,是內公正、人心對公正的認同(見《現在時的公正與良知是檢驗真理的標準》一文,已收入《公正第一》一書)、是人之所以是人的根本、是人與動物的區別。
 
  不能因需要高速發展,就良知泯滅。泯滅良知的發展,到頭來不是發展、而是種災難。如,日本曾為迅速崛起、聚斂財富,而讓女同胞們下南洋……結果,軍國主義還是覆滅了。再如,秦國統一了六國,然秦國並沒有存在多少年……因,商鞅之法是沒有人情、人性,也沒有良知的法。
 
  良知,是人類的、“自然而然的規則”之一;同樣,也是規則的一種常態。
 
  公正與良知,一個主“明”、一個主“暗”——前者,主社會、主各種相互間的關系;而後者,則主人類、主各個人的自身。前者,往往是在法的層面之內;而後者,則常常屬于道德的範疇。
 
  第三種
 
  我們常說“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漸被喻為雙方爭執、各說各的理、說己有理,甚至上升到哲學高度、指事物的矛盾與兩面性等。
 
  其實,“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原本的出處、是夫妻兩方對某事的處理意見的不一致與爭執。
 
  常見的有:一對小夫妻發生爭執、無果,男的一甩手出門、丟句“不可理喻”。或,一對老夫婦發生爭執、無果,老太無可奈何、罵聲“犟驢”。
 
  其實,這對老夫婦也罷、那對小夫妻也罷,都錯了。因,家庭不是社會、不講公正,而講情感、最多講情理。而情理之中,情為主、理為次。這情理之中的理,自然也有公正、也有良知,但、是潛在的、隱性的。沒有大的出格,不需要分出對與錯、不需要分出誰是誰非。強分對錯與是非,只能說明其認死理,如電視劇《小別離》中海清飾演的那個角色一樣,不斷地自尋煩惱、自己和自己過不去。
 
  情感或情理,是第三種“自然而然的規則”的常態。
 
  弄清理的三種常態,區分這三種常態、恰當處理好這三種不同的常態,是一個人走向成功的必備。如,該有良知、而沒有良知,自會為他人不恥。而該講公正、卻以情感代之,則是制造不公。同樣,在家裏、不需要講理而非要講理,亦怕是自尋煩惱與不痛快。
 
 
              顧曉軍 2016-9-29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