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是法的子宮

2016/9/23  
  
本站分類:其他

理是法的子宮


理是法的子宮
 
    ——顧曉軍主義:道理學·三千零九十六
 
 
  在《理的不對稱性》中,談到“因為客觀存在著‘理的不對稱性’”、談到“而‘理的不對稱性’的根源,則是社會的‘叢林法則’,是社會的精英們的位高、權重或錢多,因而就嘴也大——什麽都得由他們說了算,甚至是法(包括立法與執法)。即使法錯了,改正都十分困難,如‘強拆’、‘嫖宿幼女罪’等”,更談到了“也因此,我們在學習與探究《道理學》……”這,就是講理的重要性。
 
  換句稍粗俗一點的話說,就是——理,是法的子宮。
 
  誠如民主。我們知道:現代民主,是英國的貴族們擐甲揮戈、在與皇族的征戰中,爭取來的。征戰,是爭取中的非常態化;而常態化,則是說理——讓民主的道理放大、再放大。民主的道理,被人們廣泛知曉了、成為了一種社會的共識,民主、就走進了人們的心中……久而久之,民主的體制、就成了現實。
 
  還如公正。大家知道:公正,是我在“批鄧理論”中呼籲的,是我在《現在時的公正與良知是檢驗真理的標準》中上升到理論層面的,是我現已出版的《公正第一》中的數十篇文章(《公正第一》一書是精選,當時更多)和顧粉團幾年來的“向諾貝爾和平獎推薦顧曉軍”形成陣勢的……形成了陣勢後,才有了“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公平正義無國界”等等,才有了“公正”進入“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說近點、更具體點,如“嫖宿幼女罪”。廢除“嫖宿幼童罪”,是無數時評人的功勞、是全社會有良知的人們的功勞……僅我顧曉軍,不算文章、單小說,就至少兩次調侃“嫖宿幼女罪”:一次是2013-5-30寫的《六女童誘奸校長記》(將收入顧曉軍小說【三】,將出版),另一次是2015-3-8以“嫖宿幼女罪”為題寫的《嫖宿幼女罪》(已收入顧曉軍小說【一】,已出版)。
 
  是我們這些良知尚存的人們的不懈努力,“嫖宿幼女罪”才終于得以廢除。
 
  “強拆”也一樣。只要大家都來說、不斷地說,讓人人知道它的危害、讓社會形成共識……“強拆”,就終將成為曆史!
 
  上文說過:道理者,自然而然的規則也。然而,理、卻不是法。但,法、就應該是公民的公約;而理,就應該是社會人心目中的法(起碼也該是種道德標準)……所以,我說:理是法的子宮。
 
  一如成語,一個定型的詞組或短句,人們反複說、經常引用,引用的多了,就叫成語。一個有良知的、符合公衆利益的理,也需要人們反複講、講成一種社會的共識——她,自會像子宮孕育出新生命一樣——誕生出民衆真心擁護的、屬于民衆自己的、嶄新的法。
 
 
              顧曉軍 2016-9-22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