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理

2016/9/19  
  
本站分類:其他

在理

在理
 
    ——顧曉軍主義:道理學·三千零九十三
 
 
  已發表的《道理學》一文,是整本《道理學》這書的開篇。既然開篇已發表了,我就得寫這本書。
 
  在《道理學》一文之中,已經明確了——道理學,是一門規範道理的學問。
 
  《道理學》這書,是本規範道理的書;同時,也是作者與讀者一起學習、一起研究——如何講道理、如何才能講好道理。
 
  要講道理、講好道理,首先是所講的道理——在理。
 
  在最近一期的“緣來非誠勿擾”中,孟非與黃磊、譴責“現在是個看臉的時代”;尤其是孟非,氣急敗壞地追問,是誰造成這樣一個輿論的環境。
 
  孟非是江蘇衛視的主持人,捧黨的飯碗,講究主旋律、正能量……可以,也能理解。但,氣急敗壞地、追問是誰造成這樣一個輿論的環境,就過分了。你是誰?你在“追查”?你想“批鬥”別人嗎?你在一檔自稱為“服務類”的節目中、搞文革的那一套,是誰給你的權力?黨,恐怕也不願看到文革遺風吧?
 
  何況,“看臉”是中國文化、源遠流長——皇家選妃,總選美女吧?民間弄出“四大美女”、潘安宋玉,也是崇尚美吧?即使潘金蓮,也首先是美、而後才是騷吧?如果潘金蓮只騷不美、甚至還很醜,那西門慶會對她有感覺、有意思嗎?
 
  可見:中國,從來就是個看臉的社會。且,世界恐怕也是個看臉的世界吧?
 
  看臉的社會、看臉的世界,被演繹成“現在是個看臉的時代”有何錯?自改革開放後,日本化妝品進大陸、韓國整容術進大陸……及大陸人的審美意識被喚醒,如今、可不就是個看臉的時代?
 
  黃磊在配合孟非時說,他身邊的人都是主要靠演技。可,黃磊如果沒有那張臉、沒有年輕時的帥氣,能有後來的演技嗎?
 
  孟非如果不在電視台混、不是“非誠勿擾”出名了,那“孟非的小面”、能溢價賣嗎?憑什麽你一小碗米飯賣5元人民幣?你這不是占了看臉的光?
 
  孟非與黃磊對“現在是個看臉的時代”的譴責,是不合情理。反之,合情理、是在理的第一要素。
 
  在理的第二要素,是有根據。
 
  既然在理的第一要素——合情理,看臉了;那麽,在理的第二要素——有根據,我們就繼續看臉。
 
  我跟那誰誰誰一樣,最喜歡的、過去的女演員、“夢中情人”,也是王曉棠。我至今還記得的她主演的電影,有《英雄虎膽》、《野火春風鬥古城》等。我最喜歡的、過去的男演員,則有梁波羅、項堃、王心剛等。
 
  也不知為什麽,後來大陸就反過來了——葛優等,大紅大紫。葛優大紅大紫,我能理解:他爹是演“馬尾巴的功能”的。“馬尾巴的功能”,在沒有電影看的時代非常出名。再說,葛優還有一雙大眼睛,也不算太醜。潘長江,我也能理解:他的看點,就是矮。
 
  不知不覺中,就滿大街都是馮小剛和徐帆的廣告了。現在,央視還到處都是馮小剛的廣告。這我就不明白了——徐帆漂亮,馮小剛就漂亮了嗎?央視,究竟是讓我們審美、還是讓我們審醜呢?
 
  當然,馮小剛是著名導演。央視,或許在給我們輸送“成功學”的價值觀:只要成功,無所謂美與醜——成功了,醜也是美;不成功,美也是醜。
 
  就算央視有理,可前不久,孫紅雷竟說他自己顔值高。我也不懂那雙小眼睛的臉上,哪裏顔值高?
 
  孫紅雷演的電視劇,我記得的有《一代枭雄》和《好先生》。在《一代枭雄》中,孫紅雷是一身匪氣加流氣;是他主演的那個人物,給了他異樣的光彩。當然,反過來說,也是他演好了那人物。同理,在《好先生》中,孫紅雷則多少有些痞氣吧?難不成,這匪氣、流氣與痞氣,就是他所說的“顔值高”嗎?
 
  就算放過孫紅雷,韓寒呢——韓寒當紅的時候,網絡上幾乎所有人都說他帥(韓寒當紅,涉代筆之嫌,且他不敢對簿公堂,也不給社會一個合理的交代)。韓寒,除了一頭長發(可,那是文革後期的小纰漏的遺風呀),請問他那張臉上、哪裏帥?是眼睛迷人呢,還是鼻子漂亮,或是嘴巴性感?抑或,整張臉特別協調、動人?啥也沒有,傻乎乎的而已。
 
  這,就是沒有根據。反之,就是在理要——有根據。
 
  在理,除了要合情理、有根據之外,還有其他的、很多要素;但,本文的篇幅已不小了,就此打住。另,大家也知道我寫書的習慣——先搭骨架,再填空白,最後升華。
 
 
              顧曉軍 2016-9-18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