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顧曉軍小說《湖畔的石頭戀愛了》

2016/9/16  
  
本站分類:創作

讀顧曉軍小說《湖畔的石頭戀愛了》

讀顧曉軍小說《湖畔的石頭戀愛了》


顧曉軍先生的小說,長長短短,都具有立體思維(傘狀構思)的特征,無一不是深思熟慮、深入淺出的結果。正因為如此,必須多讀幾遍,多想幾遭,才能既得之形貌,又曉其精神,進而體會它們的寓意、寄情。

《湖畔的石頭戀愛了--顧曉軍小說·二百六十一(七卷:小烏龜詫異了)》(顧曉軍 2014-12-7 南京)是新作,而“家風”依舊。新在童話的形式和這個童話負載的道理,而藝術構思、藝術風格延續過往。具有獨特的藝術構思和藝術風格,是一個作家成熟的標志。這篇小說可為例證。

小說開門見山,要言不繁——

“湖畔的石頭、戀愛了。
  她,真心喜歡小烏龜,也真心喜歡老烏龜。”

既和盤托出長久等待在湖畔的石頭姑娘之賞心樂事,又順手牽出另外兩個童話角色(小烏龜和老烏龜),意在營造擇偶之兩難格局。有情人要成眷屬,好事總是多磨。報喜又報憂,不動聲色,盡在不言。

接著緊扣“真心喜歡”,簡介石頭姑娘的兩個對象——
 
“小烏龜,很青春、很陽光。
  而老烏龜,則是一位暖男……”

各有各的好,當然,也各有各的孬。男方公平競爭,各出各的牌,女方自由選擇,一時間左右為難,不妨聽聽“風”和“雨”怎麽說。

“風”試圖打破僵局——
 
‘風來了。
  風說:“小烏龜、石頭姑娘,多麽般配的一對呵!”’

“風”的勸說屬于年齡、相貌的常情常理常識,然而這種話只適于沒有第三者的兩相好。目前是“人生幾何、戀愛三角”(汪曾祺散文記錄西南聯大學生防空洞刻字)。風語能解石頭姑娘之心結否?

“風”勸似乎有理無力,“雨”勸又如何呢——
 
‘雨來了。
  雨對老烏龜說:“你就忍心破壞小烏龜的愛情嗎?你就願意看到小烏龜失戀的樣子嗎?”’

風語撮合年輕人,雨聲拍打暖男心。“老烏龜”豈是省油的燈——

‘老烏龜,很委屈。
 老烏龜說:“你知道我經曆過多少風風雨雨嗎?你知道我有多難嗎?”’

老烏龜道自己的情、說自己的理,其情堪動人,其理能服人。

“風”和“雨”說服不了“老烏龜”,這是有原因的——

“風,沒再說話;雨,也沒再說話……
  他倆,都不懂得滄桑。”

正所謂教條主義往往敵不過經驗主義。“他倆”只認定愛情是年輕人的專利,不知道久曆滄桑者,更懂愛情。況且,他們的勸說,只從小烏龜的利益出發,沒有考慮石頭姑娘的想法。

其實,“滄桑”感是“暖男”最吸引石頭姑娘的地方。——

“終于,石頭姑娘選擇了老烏龜、投進了他的懷抱……
 小烏龜詫異了、詫異地望著他倆。”

石頭姑娘想通了,選擇嫁給“暖男”老烏龜 ;被抛棄的“很青春、很陽光”的小烏龜,只有“詫異”的份。

我同情小烏龜的“詫異”,我理解石頭姑娘的“選擇”,我祝福老烏龜抱得美人歸。旁觀者未必清,清官也難斷家務事,何不順其自然呢?

這篇童話小說,講述有主見的石頭姑娘不聽風和雨的婉言直語,毅然放棄青春陽光小烏龜,選擇嫁給暖男老烏龜,這樣一個意味深長的故事,折射了當今社會之男女愛情婚嫁價值觀的多元、多變、甚至反常(反常或許也是一種合理、一種進步?),回應了正在流行的美女嫁暖男的社會現實。讀出這麽一層意思,恐怕只能算讀懂了小說的表層、中層的立意構思。

近段時間的顧曉軍先生,理論、時評、小說、跟帖,四管齊下,叱咤風雲。注重審美怡情的小說,政論的色彩濃淡相宜。這篇《湖畔的石頭戀愛了》,小巧玲珑,表面上看不出有何“政論”。如果把它放在顧先生這段時間的思想曆程中去求索,我們也許會尋覓出不少“兩岸三地”走向的消息來吧?這個深層意思,我也只是想到,就不饒舌了。

小說讀到這裏,還只是停留在它的“多意性”上,接下來探尋這篇童話體小說的“此非僅此”,或曰它的象征意義(以小喻大、用個別反映一般)。換句話說,從它的情思意境進入它的哲思理境。

就主題表現而言,小說是以個別反映一般的。而一般有兩個層次,特殊和普遍。小說中童話角色湖畔石頭甯願選擇老烏龜而放棄小烏龜可以看作是對社會現實中的美女甯願愛暖男而不愛帥哥之反映,這個反映局限于戀愛婚姻舞台,屬于個別反映特殊。我在上面已經分析過。

如果止步于此,未免小看、低看了顧曉軍先生這篇童話體小說。所以,有必要進一步從個別反映普遍的角度去閱讀分析它的立意構思和藝術表達。

首先,小說講述的石頭擇偶涉及的個別問題,可以共性化理解為人類事業發展須慎重抉擇的普遍問題。這樣一來,我們的立體思維的觸角就由婚姻家庭小舞台轉進社會政治大舞台了。

單說社會轉型時期民主政治運動就有個民衆慎重選擇什麽精英做領導的問題。

現在海內外有識之士都在擔憂一種現象,就是有利益集團力挺資曆淺、不學無術之陽光少年到民主運動前線瞎碰亂撞或招搖撞騙,而排斥學識淵博、思想先進、精通政治、資曆深厚的民主戰士(政治暖男?)。這種現象的存在,其結果就是嚴重損害所在國、所在地區的民主事業。

或許就是基于此,身為中國著名作家、當代思想家的顧曉軍先生,寫下這篇童話體小說,從側面提醒飽受磨難和欺壓的民衆不宜選擇不谙世事的少年做政治旗手,而應該選擇久曆滄桑、經驗老到、善解人意的政治家、思想家做顧問、領路人。

或曰,你這樣解讀,是否求之過深了呢?那就如魚飲水、冷暖自知吧。

                   盧德素 2014年12月9日星期二上午10:37寫畢于溯源河畔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6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