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曉軍是英雄

2016/9/3  
  
本站分類:創作

顧曉軍是英雄

顧曉軍是英雄

——致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


    少時,那些為國英勇殺敵、不怕犧牲的人,是我崇拜的英雄。成年後,對英雄的理解,寬泛了一點。為捍衛真理而不屈、舍己的人,我也視為英雄。百度“民族英雄”:“民族英雄是指維護國家領土、領海、領空主權完整,保障國家安全,維護人民利益及民族尊嚴,在曆次反侵略戰爭中,獻出寶貴生命和作出傑出貢獻的仁人志士。”維基百科“英雄”詞條:“英雄指品質優秀、做出超越常人事迹的人。”

    無論是民族英雄、英雄,顧曉軍先生當之無愧。不懼政治恐嚇、為老百姓代言,如狂挺鄧玉嬌、通鋼工人,批毛、批鄧、批三個代表、《揭批韓寒》、揭批僞維權、爆料重慶事件,等等,具體而言就是“維護人民利益”。撰寫《打倒魯迅》的行為藝術,有山寺仙妖的贊譽《還魯迅以真面目,顧曉軍是民族英雄》。及至撰寫《公正第一》的理論專著,則更是維護世界人民的和平與利益。

    讀《英雄史詩才是人類文學的方向》一文,對顧曉軍先生是英雄這一感覺尤甚。諾貝爾文學獎以其一百年不變的提名、評獎的傳統方式,向世人展示著諾貝爾的老字號,似乎以傳統的方式選出的獎項,就是公正的、令人信服的,就是繼承了世界文學的傳統和精神,就有充分的資格引領人類文學的方向。但事實上,對近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獲獎者“以詩的凝煉,散文的率直,描繪流離失所者的處境”“用幻覺現實主義將民間故事、曆史和現代融為一體。”“當代短篇小說的大師。”“用出色的‘回憶藝術’喚醒了最難以道明的人類命運。”等等,顧曉軍先生認為“對于構成人類社會、推動人類社會的發展、沒有意思!至少也是沒有積極意義,屬于無病呻吟。”可見諾貝爾文學獎這個老字號也在屈從或引導著現代人的獵奇、無為、無聊的心理,盡管把持著“在文學領域創作出具有理想傾向之最佳作品的人”的評獎宗旨,但也在色彩斑斓的世界中逐漸迷失了方向。

    著名作家、思想家顧曉軍先生無疑是這個時代的清醒者。繼對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把2014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女騙子馬拉拉而撰文作出抨擊,強調諾貝爾和平獎更要尊重事實,指出“伊斯蘭教、是當今世界矛盾的多發區,而根子、就在于世俗化、就在于樹立政教分離的思維。”之後,顧曉軍先生也在《英雄史詩才是人類文學的方向》一文中,批評了2014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改變了人類有史以來的英雄史詩觀。”“表彰無病呻吟,只會讓人們更加自私;表彰無病呻吟,只會讓人類不知自己該做什麽;表彰無病呻吟,就是一種無聊……”,指出“英雄史詩才是人類文學的方向”。這是思想家顧曉軍先生在人類社會偏離正道及迷茫之際對人類的及時的提醒。

    在《英雄史詩才是人類文學的方向》一文中,顧曉軍先生說“我顧曉軍以為:你可以不寫大英雄,但、小人物身上也有英雄氣概、英雄本色;大英雄,往往出自于那些普通的小人物。 刻畫小人物,要有血、有肉,要寫他們的血性、寫他們的氣概、本色……這些,就是英雄的底色。 這,就是英雄史詩觀,就是構成人類社會、推動人類社會發展的真正原因。”顧曉軍先生如是說,也如是做。他以“親近小人物、關注他們的命運與艱辛”的理念,創作了《南京瘋老太》《那一夜》《兵馬俑》《少年美麗地死去》《傷兵敢死隊》《裸跳》等200多篇小說,塑造了一個個有血性、有英雄底色的不屈的靈魂。這就是英雄史詩般的篇章。

    毋庸置疑,以“親近小人物、關注他們的命運與艱辛”的態度創作了英雄史詩篇章的偉大作家,也是英雄。假如諾貝爾文學獎頒發給創作了英雄史詩篇章的顧曉軍先生,假如諾貝爾文學獎以“英雄史詩才是人類文學的方向”作為世界文學的價值取向,人類的思維將更清晰、精神將更飽滿,人類社會必將充滿希望。

    顧曉軍是英雄。中國需要顧曉軍。世界需要顧曉軍。

 

                          顧粉團 森林之子 2014年10月27日星期一 1:33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