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晨光

2016/8/29  
  
本站分類:其他

享受晨光


享受晨光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八十二
 
 
  婚外情
 
  天涼快了,夜跑也改成了晨跑。出門時,路燈還亮著;等快到玄武湖,已能享受到薄薄的晨光了。
 
  快進玄武湖的大門時,注意到前面快走的一男一女。男的,高個、較壯,從背影上看,像大一號的我,也刮了個光頭(在嚴格的意義上說,我只是推了個光頭)。女的,也高個,約四十多,或近五十了。如今,看外表很難判斷年齡,何況又是只看了眼背影呢?
 
  進了大門,我捂著鼻子去臭氣熏天的廁所小解了下。
 
  出來,迎面見一女的,眼睛在說話,很漂亮。這時,我才意識到:就是進門前見到的那高個的女的。此女除了個高,其他都不算突出。身材,不錯,但不是很好的那種;臉蛋,不錯,也不是很漂亮的那種……唯那不很漂亮的臉蛋上的那雙眼睛,會說話;眸子,像二十來歲的大姑娘,又黑、又亮、又會說話。
 
  那雙眼睛,可謂風情萬種;因那雙眼睛,她那個頭也讓我覺得嬌小玲珑了。
 
  那雙眼睛說什麽,我自然懂。怕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懂。懂,我也只能裝不懂,只能是辜負她了;這,是因如今的大環境和給我的特殊的小環境。
 
  其實,一個正常的社會,婚外情也應當是一種正常的。唯,官員不能有婚外情;若官員有了婚外情,那就不能叫婚外情,而叫腐敗。婚外情,也不能與金錢有關系;若與金錢有了關系,那也不能再叫婚外情,而叫詐騙,或叫變相的出賣。
 
  在路上
 
  不無遺憾。在薄薄的晨光中跑著,見迎面過來一老者。其實,也不見得多老,可能跟我差不多;或許,比我還小一兩歲。
 
  跑過去了,他沒有給我留下什麽印象,只記得他身上的那背心。那背心,原本應該是白色的,現在泛黃,甚至可以說是醬油色,且似乎還有破洞。
 
  我夏日裏夜跑,除了選擇最涼快的時候跑,還有個原因、就是可以赤膊跑。
 
  靜靜的夏夜,偌大的玄武湖,只有我一個人——看湖、聽夜,與星星對話……這是一種享受。兩點鍾出門,甚至不到兩點就出門,四點半就到家了,沒有人知道我赤膊。
 
  我太太,也曾建議我買件白背心套著,我堅決不要。
 
  不是洗不幹淨。我的衣裳即使有了洞,也是雪白幹淨的。話說回來,不幹淨的話太太也饒不了我。
 
  于汗衫有洞,我有段記憶。約十年前,一日,我穿著件洗得雪白幹淨,但背上滿是破洞的汗衫,出門;在院子裏,遇見一作家,便點了點頭(我絕少與人點頭的)。誰料,他裝著沒看見。當然,他約是去大門口接了另一作家回來、去他家;約,是托人辦事或還人情,在家裏有個飯局。
 
  可,我就是再窮,也不至于會在這種時候,去打擾、去蹭飯,是不是?偌大個南京城,就這麽幾個名作家,誰不知道誰,還住在一個院子裏,這算什麽?且,他接來的那個作家,大家都認識,有必要這麽做嗎?那時,氣得我呀,真想找個碴,狠狠地揍他一頓。
 
  如今想通了。文人不修邊幅,是種極無聊的口舌。年輕時,或許受此影響。我年輕時,破衣服是沒有的,可隨便、髒,就常有的。但,那時既提倡艱苦樸素,大家又都知道我家裏條件很好,穿邋遢些,也沒人會說。
 
  問題是,後來家裏出事了,再後來又遇改革開放,我變成了“窮人”。成了窮人,就不該示弱。自己不注意、不藏拙,還要別人像過去一樣尊重我,這就不太有道理了。
 
  就這麽胡思亂想著、就這麽“寫”著,早已到了玄武湖邊的、我的老地方。
 
  “艱苦樸素”,真是沒有道理呀!或許,這是過去的道理。但,如今,只要不是故意糟蹋資源,能穿好些、就當穿好些,該享受點、就當享受點。
 
  就像這薄薄的晨光,不享受、躲著,就比別人白嗎?
 
  余生談
 
  完全不知是什麽時候往回跑的。意識到自己往回跑時,已經快出玄武湖了。
 
  就這麽享受著晨光。突想到一電腦彈出窗口的新聞:一百四十五歲老人,兒女都死了,不想活了。
 
  哇,一八七一年生的!比魯迅還大十歲。不想活,與養老機制不完善有關吧?如果是高幹,會不想活嗎?當然,與觀念也有關系。中國人,很少有人真懂得享受的。過去的人,就更是不懂了。
 
  又想到一電腦彈出窗口的新聞:一百零一歲老太,辦護照,說要去看世界。
 
  我是讓十年文革等等,給耽誤了。想做的、該做的,都沒有做到。如果我八十歲能做到,那我八十一歲,也辦個護照、去看世界——去看看法國女郎、日本女優、泰國人妖……當然,到那時,我恐怕是什麽也不能做了了,那就看看。看看,總不至于被掃黃吧?
 
  網上有個說法: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是耍流氓。我以為:認為“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是耍流氓”的人,自然只能收獲“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反之,則可享受愛情。
 
  據說,歌德是八十一歲時找了個十八歲的少女。我是不願禍害少女,能有場愛情即可,無論是轟轟烈烈、還是纏纏綿綿。
 
  價值觀
 
  世界是多元的,價值觀也應是多元的。價值觀除了是多元的,還是動態的。
 
  價值觀,不是與生俱來的。環境,決定價值觀;生活,改變價值觀……價值觀,不是概念,當是由感受而提升成的觀念。
 
  強調普世價值或社會主義,至少是種不客觀——普世價值,不就是同一?而社會主義,怎麽消滅私有制呢?如今或今後的社會主義,不還是私有制嗎?別人到你家偷錢,什麽時候都不可以吧?
 
  一個人或黨,說什麽信念、堅持,或說是誰的先鋒隊,其實是極愚蠢的。試圖改變別人,則更蠢。
 
 
              顧曉軍 2016-8-29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