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氏“鞭撻”與莫泊桑之比較

2016/8/27  
  
本站分類:其他

顧氏“鞭撻”與莫泊桑之比較

顧氏“鞭撻”與莫泊桑之比較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八十一
 
 
  貞雲子的《顧氏“反轉”與歐亨利之比較》發表後,我在《“家”與“匠”之思》中道:“貞雲子,可能是個完滿主義者。她,比較注重外在形式的統一,如‘讀《顧曉軍小說(二)》’的《顧氏小說之“立意”》、《顧氏小說之“多意”》、《顧氏小說之“詩意”》。我在想:《顧氏“反轉”與歐亨利之比較》這樣標題的文章,大約也是三篇吧?”
 
  在我發表《“家”與“匠”之思》後,貞雲子真的發表了《顧氏“同情”與莫泊桑之比較》,如是,貞雲子可能的還有一篇文章的標題就很好猜了,可能是——“顧氏‘鞭撻’與契可夫之比較”(之“鞭撻”,也可能是“問題”之類)。
 
  一是讀貞雲子《顧氏“同情”與莫泊桑之比較》有感,二是跟著專家貞雲子湊湊熱鬧,我決定寫這“顧氏‘鞭撻’與莫泊桑之比較”。但,為不妨礙貞雲子在下篇中的挖掘,這裏只點到為止。
 
  貞雲子在《顧氏“同情”與莫泊桑之比較》一文中指出:“與歐•亨利、莫泊桑偏‘再現’的‘同情’不同,顧曉軍是偏‘表現’的‘同情’”。此外,貞雲子具體分析道:“《項鏈》中的那位普通的家庭婦女,也是要爭強好勝,太想出頭,所以借了一條項鏈去參加舞會,得意忘形之下、丟了,也算咎由自取”、“《我的叔叔于勒》,也有家不能回,先是把家産敗光,後來闊過一陣子,向家人炫耀,卻並未及時歸還欠款,以至于最後沒臉見人,也算罪有應得。但《爺們》何罪之有呢?明明是功臣,卻落得個罪臣的下場,明明是英雄,卻連狗熊都不如,比生離死別還悲慘的,是親人活著近在咫尺卻如陰陽兩隔。文學,也是一種‘哀悼’,既是英雄贊歌、也是英雄挽歌”。
 
  換言之,莫泊桑是從人性的角度出發,用他的文字去刻劃人性的醜陋的一面,用他的小說技巧去諷刺與鞭撻社會人的種種缺點與缺陷。而顧氏小說,則是用他的文字去“同情”、甚至是袒護他筆下的小人物,用他的小說技能去鞭撻小說中的主人公所存在的那個社會、與社會中的不公。
 
  這,就是顧氏與莫氏的區別。
 
  鞭撻個人的缺點與缺陷和鞭撻社會與社會的不公,也許沒有高低之分,主要是作者的出發點不同。但,教育人、提高人的素質,則更像社會主義。說句玩笑話:莫泊桑及魯迅等,或許是最早的社會主義工作者吧?
 
 
              顧曉軍 2016-8-26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