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氏小說之“詩意”

2016/8/18  
  
本站分類:創作

顧氏小說之“詩意”

顧氏小說之“詩意”
 
    ——讀《顧曉軍小說(二)》
 
 
  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希拉裏對選民承諾,如果她當上總統,將解密美國某神秘空軍基地關于“外星人”的資料,不論希拉裏競選是否成功、成功後是否兌現承諾、外星人資料解密多少,此言論都揭示出精英主義民主的一大弊端:欺瞞民衆。一旦發生類似電影《2012》那樣的災難,精英們就完全可能只為自己準備諾亞方舟,而棄廣大民衆于不顧。
  顧氏《文學散論》①“只有‘平民主義民主’的政治,才會是公正、透明的政治。而無論是哪一種的精英主義的政治,都擺脫不了千百年的、根深蒂固的習慣——愚弄民衆;因此,精英主義政治、無論怎樣也脫不了其愚人政治的胎記。”若無平民主義與精英主義相抗衡,精英主義民主就只能與精英主義專制拉鋸;因為自古以來,精英、尤其是政治精英,永遠都是社會上的極少數,並理所當然地居于統治地位。
  民主,在精英主義專制那裏,是有和無的問題,在精英主義民主那裏,是多和少的問題。廣大民衆要想獲得更多的民主權益和自由(包括對涉及地球及自身安危的重大信息的知情權),就要以平民主義“公正第一”為思想武器,據理力爭。政治,有精英主義和平民主義之別,文學也一樣,曹雪芹《紅樓夢》就是典型的精英主義文學,維克多•雨果《悲慘世界》就是典型的平民主義文學。
  《文學散論》“以我的創作經曆而言,我個人覺得:寫小人物,就是寫他們的美。通過他們不同尋常的人生與經曆,去表現他們(別的階層沒有或難以企及)的美。那麽,能不能寫小人物的醜陋的一面呢?肯定可以,精英主義者們也一直在做(如魯迅),他們為此津津樂道。我們就不加入了,這是一‘老百姓的主義’者的由衷想法。”魯迅就是典型的精英主義作家,顧曉軍就是典型的平民主義作家。
  老子《道德經》“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余。”真正的人道主義者是奉行“天之道”、而非“人之道”,這大概可以視為平民主義與精英主義的本質區別。賈寶玉林黛玉們失去所有之後的狀態,正是焦大劉姥姥們習以為常的;而阿Q祥林嫂們的悲劇,正是魯迅趙太爺們壟斷一切物質及精神資源所造成的結果。精英“利益”、平民“情懷”,決定彼此不同的價值觀、審美觀、及對“詩意”的理解。
  本文重點談顧氏小說之“詩意”。
  《小說(二)》②前三篇,分別是《太陽地》《凝重的綠色》和《少女之孕》,詩意盎然,宛如一幅幅濃墨重彩或清新隽永的油畫,逐幀手繪而成,每幀畫面都能當壁紙,目不暇接,連讀下來,就是一部完整的動畫電影,美輪美奂。都說“詩情畫意”,詩意,首先是畫意。
  《太陽地》“太陽,沒有輪廓;燃燒成燦爛的一片,輝煌、且耀目。太陽光,猛揉草地不止;竟將綠色草,揉成一簇簇藍色的火苗。沼澤湖灸痛了,默然無聲,任郁苦與微香抖抖地飄升;似草地上一只只美麗的眼睛,沈積著無數憂傷的故事。古老,又新鮮。起微微一絲細風,卻吹不起沼澤裏那綠水半點漣漪。于是,焐熱的草地上,便有了些絕望的寂寞。”開篇,引人入勝又暗藏殺機。
  《凝重的綠色》“窗外的月亮,挺圓、挺圓。你的眼睛,睜得也挺圓、挺圓。沒有一點兒睡意。你,閉上過眼睛嗎?記不清了。你很惱火。你的心裏,很是惱火。你知道,不是為了奧抗陽性,不是、決不是。可,究竟是什麽呢?你又琢磨不透。”開篇,主人公躺在床上皺著眉頭。
  《少女之孕》“潮汐,在心中;漲漲,又落落。潮漲時。浪湧,從天邊、從海天相接處,湧來……這些海的精靈,排著隊,翻滾著、咆哮著;一浪、接著一浪,撲向大堤……潮頭,在堤岸上撞碎,濺起無數朵美麗的浪花;後面的浪湧依舊,擁擠著、推搡著……前赴、後繼!她,不知道想表達什麽,大概是心情吧。她,自己也說不清。”開篇,是海浪拍打海岸的聲音。
  《文學散論》“表現小說中的人物,可以是性格的刻劃,也可以是心理的描寫等等。過去的小說,因中國受話本影響、注重性格刻劃,西方則在意心理描寫。這些都是直接著筆于人物,而現代卻往往通過氛圍來烘托出人物。小說的優劣、好壞及其成功與否,就在于小說中塑造的人物,是否有視覺感、栩栩如生等。”詩意的第一個特征是——畫面感。
  剛看完動畫電影《海洋之歌》,趁熱打鐵又在網上看了導演的前一部作品《凱爾經的秘密》,令人回味不已的是片中的音樂。電影中都有音樂,但《海洋之歌》的音樂、卻是整部電影的靈魂,那麽簡單,那麽憂傷,反複出現,終于在片尾升華,在釋放中治愈,這就是藝術的神奇魔力啊,詩意的第二個特征是——音樂性。
  《太陽地》中反複出現的小戰士精神的象征“銅號”,金子般的锃亮的銅號,永遠不會沈沒;《凝重的綠色》中反複出現的男青年寂寞的象征“月亮”,月亮代表他的心,明亮的圓圓的;《少女之孕》中反複出現的女學生美麗的象征“浪花”,一浪一浪湧來,壯烈的犧牲。都將人物的情緒,波浪般地推向高潮。
  《文學散論》“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動機……才能為這世界的文學園地、增添不同的新形象。也許,小人物的美,是粗粝的、粗犷的、粗俗的……但,這仍然是美。這也是人類生生不息的本源。把輕浮等等,留給官吏與商賈子弟吧!這也是權勢與財富、不能世世代代相傳的根本之所在。”詩意的第三個特征是——生命力。
  如果說詩意的前兩個特征,畫面感、音樂性,精英主義文學也有,技術上不成問題,那麽,詩意的最後一個特征——生命力,就是平民主義文學獨具的了。林黛玉“花落人亡兩不知”,何等悲戚,賈寶玉“赤條條來去無牽挂”,何等悲涼,《紅樓夢》“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幹淨”,何等無望;《凝重的綠色》盡管“凝重”,依舊還是“綠色”,《少女之孕》盡管流産,仍舊孕育希望,《太陽地》盡管無情,照舊生機勃勃。
  《文學散論》“描寫、于小說、乃雕蟲小技”,“立意、統帥描寫”,立意得到的,必然失去,立意失去的,必然得到③,《太陽地》中的小戰士、《凝重的綠色》中的男青年、《少女之孕》中的女學生,無一例外,都為了某種美好的理想而被犧牲、被誤解、被傷害,又都在這種打擊甚至毀滅當中、變得愈加頑強,堅毅的性格是被鑄造的,精純的品質是被粹煉的。
  顧曉軍,開啓了“平民主義文學”的新時代④,同時是“平民主義民主”的創始人。《小說(二)》中有篇《生命》,虛構了一個陋巷中的姑娘“巴黎西”,法國人,卻對來自中國的窮畫家們情有獨鍾,像他們的姐妹,也像他們的母親,像情人,更像女神、像聖母,小說中有句話,“你,無須創作;只要能準確地表達出巴黎西的胴體, 就是一幅很有價值的畫。”永遠都是“天才為藝術立法”,我讀顧曉軍小說、兼評論,常有發現,很輕松,這完全有賴于顧氏作品自身的與衆不同及邏輯內涵、及對新時代命題的完美回答。
  注釋:
  ①顧曉軍著作,待出版。
  ②《顧曉軍小說(二)》,獵海人出版社2016年7月。
  ③《聖經•馬太福音》“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
  ④與周作人提出的“平民文學”截然不同,“平民文學”是反英雄主義的,而“平民主義文學”是真英雄主義的,顧曉軍《文學散論》“文學,也不應放棄人類有史以來的、英雄史詩的總體方向。沒有英雄史詩,人類不可能主宰世界。即使人類社會發展到了平民主義民主的階段,人們、也不會放棄成為英雄的渴望。只不過,那時的英雄、少了精英主義的弄虛作假、而更加真實。”
 
              貞雲子 2016/8/14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