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是民主的基礎

2016/8/12  
  
本站分類:其他

公正是民主的基礎

公正是民主的基礎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七十二
 
 
  我是先看到劉剛的《細說王丹如何剽竊“北大民主沙龍”的信用和商譽》一文,而後再看到姜維平的《劉曉波獄中種菜是實情 余傑不要誤導》的。
 
  姜維平對余傑的“一篇批評我的文章”,頗有微詞。而從姜維平的《劉曉波獄中種菜是實情 余傑不要誤導》看,余傑的“一篇批評我的文章”,約對姜維平亦頗有微詞。
 
  姜維平在其之文尾道,“余傑弟,別酸溜溜的了”。
 
  恕我直言,當看到“別酸溜溜的了”時,我首先就覺得姜維平亦酸溜溜的。
 
  坦率地說,文化人、甚至是整個知識分子群體,就是比工人或農民要酸,或者說要有心機。有些人,他們原本就是工人或農民,然而,在努力成為知識分子、甚至是文化人的過程中,他們、就不知不覺地有心機、也不知不覺地酸起來了。
 
  記得剛上大學時,我就已經發表過不少文字、就已經小有名氣了。我的一位同學說,他有個過去的老鄰居,非常崇拜我、很想見見我。我說,行呀。可我同學說,他是鋼鐵廠的爐前工,上夜班、沒有空,想請我過去。那就去呗!那時我年輕,很不懂計較這些。
 
  如今想來,我已小有名氣、且在上大學,他不過一國民黨的後代……可謂有心機吧?當然,他後來在當時頗負盛名的《青春》雜志上發表詩了(可我早就上過)。後來,他考上了《南京日報》。再後來,楊恒均的文章裏、把他稱作老師。一搜索,才知他已是台灣的雷震的研究的專家。
 
  心機、酸,往往能讓人成就一時一地。然,終不堪大用。心機,使人專注于一時一事的成功,而阻礙自己眼界的開闊。而酸,就更是些小打小鬧了。不知大家以為然否?
 
  姜維平的《劉曉波獄中種菜是實情 余傑不要誤導》和余傑的“一篇批評我的文章”,或許也是一種酸、更是一種心機——是想借“劉曉波獄中種菜”與否,而被人關注,甚至渴望能成為熱點。
 
  當然,渴望被人關注、能成為熱點之本身,沒錯(總比韓寒生二胎成新聞好吧)。然,不是就民主的思想與理論及實踐、卻是就獄中是否種菜、而引發爭執,姜維平及余傑們,是否對得起自己曾經追求過的民主呢?
 
  大陸的監獄很多,大陸的監獄也自然會有它的共性與個性。是否種菜?這又有什麽爭執的意義呢?
 
  為是否種菜起爭執、海外媒體發這類文章,怕是還不如劉剛的《細說王丹如何剽竊“北大民主沙龍”的信用和商譽》吧?
 
  于王丹,我是先看過曹長青的文章(如《從王丹拒入美籍談愛國主義》等),後看過仲維光的文章(如《紙裏包不住火 仲維光許良英先生信中的王丹》等),再看劉剛的文章(如《細說王丹如何剽竊“北大民主沙龍”的信用和商譽》等)的。然,曹長青的文章、仲維光的文章、劉剛的文章……于王丹,大多是負面的。可我覺得:王丹,如果確如曹長青、仲維光、劉剛等筆下這般,那麽,當年的王丹、就不可能成為王丹。
 
  吾爾開希亦然。或許,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他們的成長、他們的壯大,不如他們當年的名氣,或曰不如我們的期望;然對待他們,我們、是否該有一顆公正之心呢?
 
  公正是民主的基礎。民主,就是——在尊重多數人意願的同時,極力保護個人與少數群體的基本權利。而如果沒有公正之心,又怎麽能夠區分好多數人與少數群體及個人的意願與基本權利呢?
 
  然否?
 
 
              顧曉軍 2016-8-12 南京

 

網購《公正第一》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39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