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劉剛:顧曉軍被網控

2016/8/9  
  
本站分類:其他

答劉剛:顧曉軍被網控

答劉剛:顧曉軍被網控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七十
 
 
  于劉剛兄弟的《中國著名作家、諾貝爾獎候選人顧曉軍成腦控試驗品?》(原題《鄧小平欽點伍紹祖領導國防科工委和國家體委研制特異功能武器 中國著名作家、諾貝爾獎毛遂自薦候選人顧曉軍成為軍隊腦控武器試驗品》),我已寫了篇《答劉剛:顧曉軍是否被腦控?》;今天,再寫篇《答劉剛:顧曉軍被網控》,算完整回答。
 
  我被網控是事實。但,網控也至少分遙控電腦與網絡控制兩部分;而于網絡控制,又至少分網絡技術派生的資源控制與勢力動用社會關系的控制。
 
  遙控電腦的第一種,是我前不久的文章中談到的遙控按下SHift鍵。按下SHift鍵是個啥情況呢?在我寫文章寫到他們不樂意時,他們會遙控按下SHift鍵,如是,原本用的“全拼”,會變成只能打大寫英文字母,且,不能粘貼,並,點擊“我的電腦”或浏覽器,都會一點就兩個,很快塞滿,無法進入下一級。
 
  會不會是自己在無意中按錯了鍵呢?不可能,因為我試過,自己想把鍵盤左邊的SHift鍵按下去、卡住、彈不起來,是做不到的;自己按下去,必然會彈起,只有他們遙控才能做到把SHift鍵按下去、卡住、彈不起來。
 
  初次遭遇,必會以為電腦中毒,然,隨你怎麽殺毒都沒用。解決的辦法,其實很簡單——你按下SHift鍵,讓它彈起即可。
 
  遙控電腦的第二種,就是遙控、替你關掉電腦。使你寫好、沒有保存的文章,在突然間全部消失。
 
  遙控電腦的第三種,是遙控、使電腦發出巨大噪音。
 
  遙控電腦的種類,還有阻止你開機、摘除你的浏覽器、偷刪你的文件等等。
 
  用技術進行網控的第一種,是無論是否翻牆,不想讓你開的博客都會有驗證碼,而別人不會有。例如,海外李大師旗下的新聞網站的博客,別人能開,而我去開則要驗證碼。沒有辦法,我在仲維光的博客留言,請他幫我弄個驗證碼。他給我郵箱回信,根本不需要驗證碼。如今,我的留言還挂在他的博客上。
 
  用技術進行網控的第二種,是破壞郵箱。我被破壞的,有台灣的guxiaojun@iyw.tw、有英國的guxiaojun53@outlook.com、還有guxiaojun812@163.com等。
 
  用技術進行網控的第三種,是搜索器造假。早在2007年,我“打倒魯迅”被批判時,無論用百度或Google搜索“顧曉軍”,都是大幾百萬。然,如今你用百度或Google搜索“顧曉軍”,都是幾萬、十幾萬,妄圖用這種控制資源的方法欺騙人們:他不是啥名人。
 
  用技術進行網控的,還有讓你網速慢下來、訪問量上的作弊、有償新聞等等。訪問量上的作弊,又分反做與正做,即縮小或放大。如,我的新浪博客,早在我的小說《嘗試一夜情》等在網絡上被瘋傳時(2005年底),就是小幾百萬;到了我是圈主的新浪“網絡作家圈”打破頭才能擠得進來、有好幾萬人馬時(2006年秋),早已是大幾百萬。然,我“狂挺鄧玉嬌”時(2009年秋),每篇文章的訪問量只有幾十、一百多;即使跟貼不停被刪,有時都比文章的訪問量多。
 
  況且,在鄧玉嬌事件中,我是境內網絡上唯一持續放聲的人,也是唯一被默許放聲的人。換句話說,在鄧玉嬌事件中,你想看文章都沒地方找,只有我的博客(雖不斷地被刪,但我)能夠發文章。可見,他們欲“證明”鄧玉嬌不是熱點。
 
  而韓寒的博客,則是作弊、放大。點一下,就是幾十、幾百,甚至是上萬。
 
  韓寒,還是最早的有償新聞的作弊者之一(還有“二月丫頭”等),什麽“國民嶽父”、什麽“韓寒出軌”等,都是從有償新聞的渠道弄出來的。
 
  什麽是有償新聞?就是花錢買廣告位,再把廣告寫成新聞輸出。若韓寒遙遠了,難以理解,那麽,我可告訴大家:最近的“小嶽嶽”,就是用有償新聞的廣告位在炒作。
 
  有償新聞,我一眼就能看出(你看不出是你的事)。且,人家有不顯眼的標記(為以後解釋——早已告知:此非新聞)。
 
  以勢力動用社會關系的控制的第一種,讓紅頂商人收購媒體,從而控制輿論。如我2008年左右,就常在台灣東森新聞發時評了;且,是東森新聞時政評論編輯、打跨海峽長途向我約稿的。後來,我的文章發多了,台灣來大陸發展、發了財的商人,就回去收購了東森新聞。此後,就再也不用我的文章了,編輯還恨我。莫名其妙吧?
 
  以勢力動用社會關系的控制的第二種,撥經費,讓大陸商人控股海外網站,設法消滅掉。瑞典是評諾貝爾和平獎的地方,瑞典有個著名網站叫“戲劇”,瑞典更是個只有幾百萬人口的國家。看清了這三點,我就在“戲劇”開博客、發博文,大量加“好友”。通過努力,我做到了——讓每一百個瑞典人中(包括嬰兒),有一人是我的“好友”。我正向每五十人中有一人是我“好友”的方向努力,有關方面出資、讓百度出面控股了“戲劇”,而後把“戲劇”關掉了。大家可以查,現在“戲劇”還有郵箱服務之類。
 
  以勢力動用社會關系的控制的第三種,可能是通過政治約定,而達到控制輿論。如,台灣政治大學的台灣文學部落格,我2009年3月就在那裏發文章。後來,超過了台灣本土作家江明樹,甚至超過了台灣政治大學文學所所長陳芳明。再後來,文學部落格停掉了。
 
  我知道,台灣國民黨有內部規定:不發展大陸籍的黨員。國民黨,為什麽不發展大陸籍的黨員?難道她不願意壯大?應該不是吧?應該是兩岸有政治約定的吧?我以為:台灣政治大學的文學部落格停掉,亦是如此。
 
  以勢力動用社會關系的控制的例子還有很多,如我的曾很火的Google博客和Google+,如我的台灣聯合部落格(我在那裏還給謝長廷留過言),如我的台灣痞客邦博客等等。
 
  好了,就此打住,不再說了。我這人心特好、特善良,已經習慣了給人留面子,以德報怨。其實,善待他人,也就是善待自己。是不是這麽個理?
 
  劉剛兄弟,當你看完了本文,還會覺得我被人腦控了嗎?你不是很同情我的嗎?可說我被人腦控了,則是在客觀上毀掉我呀!是沒有想到?那你考慮問題是否略簡單了些?
 
 
              顧曉軍 2016-8-9 南京

 

網購《公正第一》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39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