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喚“公正第一”

2016/7/28  
  
本站分類:創作

呼喚“公正第一”

呼喚“公正第一”——讀顧曉軍《平民主義民主》

      《平民主義民主》即將出版,我提前看到了書稿。

      《公正第一》①書中,我印象最深的,是有別于傳統“奴隸/封建/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等的社會形態劃分,顧師根據“民主/不民主”和“精英主義/平民主義”兩對判斷標準,將人類文明進程分為三個階段:精英主義專制——精英主義民主——平民主義民主,其中只有“平民主義”與“不民主(專制)”不能相容。中國還處在精英主義專制階段、黨權如同過去的王權,美國的精英主義民主則已經開始平民化。

      那麽,精英主義民主與平民主義民主,到底有何不同呢?作為精英主義專制下的平民,我們很難想象,“夏蟲不可語冰”②,中間隔著的,尚無法逾越。

      我讀《平民主義民主》,以為精英主義民主與平民主義民主 、首先是核心理念上的不同。精英主義民主宣揚“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平民主義民主則堅持“公正第一、民權至上、自由永恒”。

      “法治”,其實,沒有必要再強調了,“古今中外,又有哪朝哪代,沒有‘法’、沒有‘治’呢?‘法治’,與‘自由、民主、人權’排在一起、和諧嗎?‘法治’,何嘗不是‘神權’‘王權’‘黨權’的、自上而下的‘治’呢?這樣的‘治’,把民權放在哪裏、又把‘民’作‘主’放在哪裏呢?”“既然公正于人類社會這麽重要——專門安排了法治這一形式,把守最後的社會公正之門,那麽,我們何不叫響‘公正第一’呢?”③

      “人權”,具體落實時,容易指向“個人”,而非“民衆”,不如講“民權”。“人權與民權,就好比個性與共性。個性,是一個人的特點。共性,是一群人相通的地方。同理:人權,是以自由為前提的、個人的權力。而民權,則是公衆的判別權、選擇權等。”“對于不同體制的國家,應區別對待。”“其一,人家尚沒有民權,又如何爭取人權?其二,即使少部分人爭得人權,而于大部分人又能有何補呢?”“我顧曉軍,甚至懷疑:把民權問題的呼聲、漸變成對人權問題的要求,是個政治大陰謀!是世界政治精英們共釀的一大政治陰謀——把社會問題個案化、分解而處理之。”“于個人,許是人權;若具有共性與普遍意義的社會問題,則就是民權問題。”

      “民主”,則必須要求“權力”。“‘民主’,顧名思義‘民’作‘主’。可沒有權力,讓‘民’怎麽作‘主’呢?靠罷工、遊行、街頭運動、‘網絡霸淩’之類嗎?即使這些東西管用,不還得人家買賬嗎?人家不買賬,又怎麽辦呢?人家‘神權’、‘王權’、‘黨權’,都知道與權力挂鈎;而輪到‘民’作‘主’了,就不要‘權’、拱手讓‘權’了?”“改民主為民權”,“公衆的認可、公衆的選舉權,就賦予了公衆選舉的政府;民權,就轉化成了政府的權力。這樣,就以‘公衆認為正、方為正’、打通了(從此、才真正打通了)公衆與權力之間的通道,從而證明了‘民權’的合理性;當然,同時也就證明了‘民主’的合理性。”“講民主、而不講民權,有假民主、僞民主之嫌。講人權、而不講民權,則更是有本末倒置、混淆是非之嫌。”

      “自由”,更必須要求“權力”。“自由,是權力的主體”,“也只有當‘自由,是權力的主體’時、權力體現的是自由時,自由與權力、才不是一種矛盾關系、也才不是一對對立著的矛盾。而這樣的時候,自由、也還是自由、還是其原來與本身,權力、是自由的意志與外化,如民權;而通常的權力,如政府之類,則是自由之本身與自由的意志的、委托與代理機構。”“只有當權力體現的是自由、權力是自由的本身與主體時,權力、才會設身處地地、為自由著想,替自由去思考與理順方方面面的關系,把自由尊為非神的神。不然,都是假的。”“如果說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是第一個層面的話,那麽、新聞自由與出版自由、就是第二個層面了。”“自由,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實實在在的生存狀態!”“民生與自由,便是我們常說的、最基本的民權。”

      現在看來,“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口號,與法國大革命時的“自由、平等、博愛”一樣,是西方貴族與精英,在推翻王權統治中,對民衆的承諾及對自身的要求,所以,“精英主義民主是打破王權的民主,而不是真正的民主;精英主義民主中的精英,難道不是另一種形式的‘王權’嗎?”“民主,是貴族創造的。同時,也是不標榜‘貴族主義’的、貴族主義民主。”“民主先驅、英國貴族們,是從王權的手中分權。而今,專制體制下的民衆,是要求實現民權;民主體制下的民衆,則要求充分兌現民權。”

      既然不是真正的民主,精英主義民主就一定有缺陷,“西方民主社會,在社會活動中,講人與人之間的公正、講集團與集團之間的公正;而在國與國之間,就不太講公正了,而是講利益。這,就是為什麽西方民主社會不強調公正。” “如是,民主楷模之美國不講公正,那麽,很多國家就都會不講公正。”“而領導世界的真實的權力,其實不看經濟總量、而看經濟模式,看其經濟模式、是否真的可以成為世界的榜樣,看世界是否認同你的價值觀。”

      對內講公正,對外則利益第一,“美國的‘國際警察’的地位的喪失,不是從奧巴馬開始、且是一種必然。”“美國能夠維持世界秩序,其首要、是美國參加二戰、且在參與之始承諾不要土地。這,就終結了殖民主義、終結了‘炮艦政策’。以這樣的姿態出現,美國、當然有資格當新盟主,也當然有資格當‘國際警察’。而當好‘國際警察’、維持好世界秩序,則靠美國的實力。這是其二。而這其二之中,又分三個層面:一、是美國的國力。二、是美國的輸出模式。三、是美國的軍力。”“在美國的輸出模式之中,也分政治上的、現代民主的模式,與經濟上的、且叫‘高附加值’的模式吧。現代民主的模式的輸出,該輸出的、都已輸出,剩下的、一般都是些難啃的骨頭。”“美國如果落伍,就在于思想的落伍。即使美國自己不能創造引導世界的思想,起碼也該敢于認同。”

      “‘公正第一’的提出,是因為在中國社會中普遍存在著大量的不公和國際關系與國際事務裏也存在著不公。這雙重的不公,是‘公正第一’的思想理論、提出的立足點。所謂‘公正第一’,就是人們都應該建立‘公正是第一價值觀’的思想與概念,從而爭取在社會中及國際事務裏的公正。那麽,這個世界上、有沒有絕對的公正呢?沒有。‘公正第一’,是一種追求;只要結果比原先公正,就體現了追求‘公正第一’的價值與意義。”“為什麽要說第一、而不是第二呢?這就是扼要地說明了公正的重要性。”“平民主義民主思想,大致可以說、是現代民主思想的‘2.0版’。因此,平民主義民主、也是當今世界的民主思想的、最高峰與最前沿。且,平民主義民主、是植根于中國社會轉型的本土思想。”

      前段時間,顧師與人討論“什麽是思想家”④,以毛澤東蔣介石為例,思想就是對戰爭形勢的清晰認識與準確判斷,然後提出相應措施並經實踐檢驗。思想有對錯,實踐有強弱,成敗錯綜複雜。思想家則分大小,要看是關心個人還是群體、關心一國還是世界。

      “公正第一”的“平民主義民主”思想,肯定是關心全人類的。先看其對本國問題的分析:“如,主流社會說‘代表’、說‘和諧’,就是思想與理論的不真實。人類,從事的一切社會活動、最終都要落實到利益上;于利益,是一種分配、一種博弈……誰能代表他人利益?這種代表,包含不包含、掠奪他人的利益呢?因此,‘代表’一說、就是思想與理論的不真實。”“思想與理論的不真實、與精英們自己帶頭編故事的結果,就是全社會的墮落!而全社會墮落的結果,則是誰也無法在其中獨善其身。”“不以公正之心、堅守真實,就是縱容造假、摻假,最終、也必然會發展到生活中、處處是假。”

      再看其對世界問題的分析:“如果說馬克思主義的關鍵是‘剩余價值’,那麽、‘顧曉軍主義’的關鍵、則是‘公正第一’;如果說‘剩余價值’的本質是揭示剝削的客觀存在,那麽、‘公正第一’的意義、則在于呼喚良知、呼喚社會的良知!所不同的是——馬克思認為,推翻王權與神權之社會的資本主義也該推翻,建立共産主義。而我顧曉軍認為:資本社會推翻王權與神權之社會是自然的,資本社會之本身至少尚有數幾千年的生命力;因此,我們只需要以平民主義民主、抗衡與改良號稱‘保守主義’的精英主義民主,而無須、也無法淘汰它。”

      至于有人質疑或挑戰“顧曉軍主義”,這很正常,大思想家的思想本就是超前的,“平民主義民主”思想沒有誕生在離它最近的“精英主義民主”的國度中,卻是誕生在民不聊生四面恐怖的“精英主義專制”的國度裏,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迹。“在劇烈的社會轉型期中、最容易出現思想家”,這既是一個普通人的不幸,也是一個思想家的大幸。“美國,是自由世界的旗幟與典範;美國的福利社會主義,是徒勞!因此,美國不處在社會轉型期中,所以,既不産出思想家,也沒有什麽‘公知’、‘公共知識分子’。”這話看似偏激,實則事實,“飽漢不知餓漢饑”,自由世界的人們衣食無憂被免除各種後顧之憂,事不關己得過且過之下又怎能感同身受水深火熱的滋味呢?

      而“公正第一”的“平民主義民主”思想、在傳播過程中遇到的各種阻難,都可視為舊精英的反動,“每當曆史發生重大變革的前夜,精英都是阻礙社會發展的力量。”“千百年來、曆朝曆代(包括全世界)的精英們,總是給民衆灌輸‘啓蒙民衆’的意識。而既然‘啓蒙民衆’成立,那麽、‘素質論’就自然成立。而‘素質論’能夠成立,那麽、精英們延緩社會改革或社會變革的理由、也就自然而然成立了。這,就是曆朝曆代(包括全世界)的精英們的、維穩之計。其實,當社會處于改革或變革的前夜,需要啓蒙的是精英、而不是民衆。精英,需要啓蒙、需要適應正在改革或變革的社會!而民衆,從來就是一個、社會的人才庫。”

      “啓蒙精英”,這可真是個顛覆性的意見,“‘啓蒙精英’認為:當社會處于改革或變革的前夜,該啓蒙的是精英,而、否認民衆需要啓蒙。這個‘否認民衆需要啓蒙’,不是替民衆拒絕啓蒙,而是民衆中的優秀分子、早已走在了社會的前面、早已在替民衆說話、早已在‘啓蒙精英’,早已理性地分析出社會發展的前景、正在參與著社會改革或社會變革……而民衆中的絕大部分人,必須生存第一、以發展與改善自己的生存狀態為要。這也是——民衆是社會的方方面面的人才庫——的道理。”

      無招勝有招,不拘一格才能出奇制勝,“‘啓蒙精英’,還包括這樣的一個絕對的真理——精英,往往是利令智昏的、愚蠢的;而民衆的智慧,則是無窮無盡的。自由,是思想的源泉。而‘精英’,則是思想(包括認識的、方法的等等)、都一步步走向程式化的結果(而程式化,則是以新銳為敵的、講究規範、套路等等的。這也絕對是不爭的事實)。因此,自由的、新銳的思想,有理由、也有權力、啓蒙與教育、那些個自以為精英的精英們。”

      “‘公正第一’,是下個時代的文化。”“而從實際出發去分析,今後的中國民主派、至少分兩派:一派,是以‘顧曉軍主義’為代表的平民主義民主人士;另一派,是以劉無敵為首的精英主義的民主派的傀儡。”“總之:‘公正’,是前提,是平民主義民主者的思想武器,是與權貴、精英及其他階層講道理的道理;‘民權’,是實質,是新民本或曰新國本,是公衆和老百姓要求自治和自己管理自己的社會權力;自由,是根本,是人的尊嚴,是人類社會永遠的追求……所以,才叫‘公正第一、民權至上、自由永恒’!”

注釋:
①《公正第一》,顧曉軍著,獵海人出版社2016年4月。同時參見筆者《呼喚“平民主義民主”——讀顧曉軍<公正第一>》一文。
②《莊子•秋水》。
③本文引用,均出自《平民主義民主》,不再一一注明。
④參見雅典學園《致劉剛》《給劉剛支招》《與劉剛談對思想家的認知》等文章。

                                          貞雲子 2016/7/26

 

網購《公正第一》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39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