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記事

2016/7/27  
  
本站分類:其他

 夏日記事


夏日記事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六十二
 
 
  媽媽和女兒
  圍著大樹“藏貓貓”
 
  草地上
  年輕的爸爸在笑
 
  鍋開了
  野炊的香味在飄
 
  遠處,一個垂釣者
  四周靜悄悄
 
  這是一個初夏的
  星期天的清早
 
  繁忙的生活中
  一支輕音樂的小調
 
  以上,是我于上世紀八十年代發表在《中國青年報》的“星期刊”上的一首題為《遠郊》的小詩。
 
  詩中的情景,或許還能偶然看到;而詩中的心境,如今是很難再遇得到了。
 
  對于南京來說,今年的初夏,是個陰黃黴,不算熱。
 
  天不算熱,可日子並不算好過——大名鼎鼎的劉剛,質疑與批判我,還外加預言與詛咒。很多朋友勸我別理他,我以為,這其實是劉剛看得起我。
 
  如此,我便一路寫下了《答劉剛的質疑與批判》、《與劉剛談做人》、《致劉剛:人品高度與人格魅力》、《給劉剛支招》及《與劉剛談對思想家的認知》等。7月20日,劉剛總算說了:“關于顧曉軍是否是思想家,我可能是過于苛求了。我近日同網友們屈指細數一下中國當今的文學家和思想家,數來數去,還真數不出幾個顧曉軍這種水平的。也罷,矬子裏拔將軍,就算顧曉軍是當代思想家吧”。
 
  不管是不是“矬子”,我總算是“將軍”了。劉剛是一呼百應的大人物,劉剛算我是當代思想家了,那麽,他那裏的“九爺”“萬爺”等,也當算我是思想家了,是不?
 
  剛剛被算作思想家,天就暴熱了。沒有辦法,我就改為下午睡覺(睡著了,就不知道熱呀),晚上起來,夜裏出去長跑。
 
  夜裏跑到玄武湖邊上,坐坐、躺躺,那個美呀,無法言喻。可,再美也沒法與我小說《很黃、很暴力!》(寫“麻搶”、麻醉搶劫的,已收入《顧曉軍小說【三】》,將出版)裏的意境相比。
 
  記得貞雲子在最近的文章中說,沒聽說我有啥聚餐或旅遊。其實,我一直認為:在實地見到的景色,一定沒有影視中的漂亮;而影視中的景色,也一定沒有想象中的美。
 
  幸好我寫《很黃、很暴力!》時,沒有夜遊過玄武湖,否則,一篇世界名著、將與人類失之交臂。
 
  至于聚餐之類,我在張耀傑的文章中見過他與劉曉波等聚餐。在我看來,那就是浪費時間(無論對劉曉波、或對張耀傑來說,都是種浪費時間)。
 
  你想想吧,那酒足飯飽後的喋喋不休,有哪一句能當真、有哪一句是人話?
 
  上面提到貞雲子,我再說一點感悟。借貞雲子的《什麽是“英雄”——讀顧曉軍〈文學散論〉》,重溫了我的“英雄”言論,如今,我對“英雄”的最新感悟是:所謂英雄,就是專指小人物。
 
  你想,蔣介石是英雄嗎?不,蔣是領袖。毛澤東是英雄嗎?不,毛也是領袖。領袖做了了不得的事,那是他們應該做的。只有小人物做了了不得的事,才謂之“英雄”。
 
  夏日還在,夜跑不止。我將從夏夜,跑出黑暗,跑進我收獲的、人生的金秋。
 
 
              顧曉軍 2016-7-26 南京

 

網購《公正第一》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39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