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刘刚谈对思想家的认知

2016/7/23  
  
本站分類:其他

与刘刚谈对思想家的认知

与刘刚谈对思想家的认知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零六十一
 
 
  读到刘刚的“就算顾晓军是当代思想家吧”,甚感欣慰。但,刘刚似十分无奈,且非常勉强,如是,我想与刘刚好兄弟谈谈“对思想家的认知”。
 
  刘刚兄弟显然知道胡平吧,知道胡平的、在民主运动中的“见好就收”吧。
 
  在民主运动中,一般被热忱所左右,如是,就有人提出了“见好就收”(姑且不论好坏、及动机等)。“见好就收”,无疑是种思想,第一个提出“见好就收”的人,就是这个思想的拥有者。
 
  据我所知,胡平不断写文章、将“见好就收”形成了一种理论。那么,胡平就是民主运动中“见好就收”理论的拥有者。
 
  而如果胡平拥有几个这样的理论,那么,胡平就可以称之为理论家了。同理,如果第一个提出“见好就收”的人、还提出过其他思想,那么,那个人也可谓是思想家了。
 
  直观地说,拥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农村包围城市”、“支部建在连上”等的毛泽东,是思想家。其实,蒋介石也是思想家;拥有“攘外必先安内”、“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有争议,说非蒋提出),难道不是思想家?
 
  其实,都是思想家,只不过是思想家的思想产品有对与错、大与小等之分。
 
  我们不能说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就错,但至少有时空等等上的局限性。“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其实也是蒋介石的信条,且先做了,但他没有说,毛泽东说了,就成了“毛泽东思想”。
 
  “农村包围城市”,更是一反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城市暴动”的思想与理论,且成功了,所以非常著名。“支部建在连上”,实用性也非常强,是建成“党军”的基础。
 
  现在把胡平的民主运动中的“见好就收”理论,放在蒋介石与毛泽东的框架中来比较。显然,“见好就收”既不能与“攘外必先安内”比,更不能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农村包围城市”比。“见好就收”,最多也只能与“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或“支部建在连上”比。
 
  且不管对与错(对或错,常由不同的信仰决定),以上的比较、是不是已经可以看出思想与理论的产品的大与小来了呢?
 
  我顾晓军,已拥有“公正第一”的思想与理论,且是丛生性的——“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而后,又提出了《平民主义民主》(近将出版)的思想与理论。还有“质疑学派”(包含《一个弥天大骗局》、“伪民主”和“‘维权’是阻碍中国民主的毒计”等),还有指出了西方哲学是“化简为繁”、并提出了“化繁为简”的《顾晓军主义哲学》(将出英文版)。
 
  如此,我怎么“就算顾晓军是当代思想家吧”呢?我的《平民主义民主》,显然是与马克思的科学共产主义的思想与理论是同一个级别的,且我的《平民主义民主》显然比马克思的科学共产主义更有实现的可能性。
 
  而我的《公正第一》(已出版),也显然比卢梭的“自由思想”更具有社会实践的意义。因为,卢梭的“自由思想”,是人们根据卢梭的“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的“人生而自由”而得出的。显然,“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是卢梭对“自由”的思想矛盾的表达,而不是在倡导自由;“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的出处《社会契约论》、这本书的书名,也可以证明:卢梭的思想,更在意对社会的管理,而反对现代意义上的自由。
 
  而我在界定“自由永恒”、界定“民权至上”的基础上提出的“公正第一”,显然是人类社会的本质——公正,从来没有离开过人类。公正缺位的社会,是最糟的社会。
 
  即使简单看,我不够“大思想家”吗?刘刚兄弟的“我认为思想家首先是要由后人评说的”,是一种妄自菲薄。后人的评说,也不一定对。后人,把近代自由思想的出处,归结到卢梭、归结到卢梭的“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归结到卢梭的《社会契约论》,难道也对吗?
 
  当然,对于“思想家”的妄自菲薄,也不是刘刚兄弟的错,而是一种集体无意识。刘亚洲就说过“老聃,你说他是思想家吗?仅凭五千字的《道德经》能当思想家吗”。可在中国古代思想家中,最有思想个性的老子如果不能算思想家,那么,孔子还能算思想家吗?而如果孔子都不能算思想家,那么,中国两千年的封建文化的思想基础是什么呢?当知道,没有思想基础、是不可能形成一种文化的。
 
  其实,刘刚兄弟可以以“见好就收”为例、梳理一下自己的三十年,没准发现自己也是思想家呢。当然,刘刚兄弟不会成为理论家,这是因你文章的写法所框定,而不是指你没有这样的水平。
 
 
              顾晓军 2016-7-21 南京

網購《公正第一》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39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