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綜複雜

2016/7/19  
  
本站分類:其他

錯綜複雜

錯綜複雜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五十八
 
 
  與莊豐觀點認識,大約是兩年前、在揭露黃之峰之中。後來,就沒有接收到莊豐觀點的信息;再後來,找到了莊豐觀點的一個海外博客時,他已經是明確挺習了(我沒有看他的文章,但,大量的標題,應能說明一切)。而這個時候,我已經明確“不站隊”了。
 
  最近,莊豐觀點在做一件事(如揭露黃之峰一類),我內心是贊同的,但,我不便于寫文章支持。
 
  海外地下黨網站——阿波羅新聞網,此刻的“日排行”之首,是“王德邦:習近平王岐山都很危險 絕非危言聳聽”。阿波羅新聞網,也似是挺習的,但,我覺得與莊豐觀點是絕然不同的,我把他們叫作“高級黑”。
 
  如“習近平王岐山都很危險 絕非危言聳聽”的摘要是“變質的公權力自然將天下變成欲取欲奪的獵場,將民衆變成肆意獵取的對象。民衆任何意欲質疑或逃避被獵殺命運的嘗試,都必遭致權力集團的提防與打殺。如此,民意自然就成為了權力集團的敵人。今天習近平、王岐山所主導的強力反腐,也是順應了民心,那就意味著必將成為權力集團的敵人。如此,只要公權服務于民的本質不能回歸,那麽習與王如同胡與趙一樣被統治集團抛棄乃至鎮壓就絕非危言聳聽。”
 
  文章的核心是“今天習近平、王岐山所主導的強力反腐,也是順應了民心,那就意味著必將成為權力集團的敵人”,其意思就是:習近平王岐山,如今和我們是一派了。
 
  “習近平王岐山,如今和我們是一派了”,這無論怎麽看都是混淆陣線。文章中的“權力集團”,不可能不是指共産黨吧?如果是,那不就是——習近平王岐山,與“權力集團”是兩派的?把習近平王岐山與“權力集團”分成兩派,怕是習近平王岐山也不能同意。這不明顯是分裂黨?
 
  而把習近平王岐山與我們劃成一派,也顯然是一條毒計——要我們大家都依靠習近平王岐山,而放棄對民主事業的爭取。
 
  其實,爭取到或爭取不到,是一回事;而放棄自己、去依靠別人,就是另一回事了。是不是這理?
 
  “習近平王岐山都很危險 絕非危言聳聽”的本質,是恐嚇習近平王岐山;通過恐嚇習近平王岐山,再恐嚇莊豐觀點之類的挺習派;通過恐嚇莊豐觀點之類的挺習派,進而再恐嚇我們這一類“不站隊”的普通老百姓。
 
  不好意思。阿波羅新聞網,又發“高智晟爆內幕”之類了,我就只好寫了以上,揭露阿波羅新聞網是海外地下黨網站,並說出他們的手法、揭露他們如何“高級黑”,以便斷了他們的經濟源。
 
  一叫“好一朵茉莉花”的,在回我的“阿波羅網搜羅鼓吹高智晟、章天亮等人的文章,不就是地下黨網站嗎?”時說,“你真是一派胡言”。可,我能說道理,你能嗎?
 
  最早見到“資中筠”,是在海外的網站。記得,資中筠是一個民主刊物的主編。前時,我寫了《資中筠不能自洽》、《駁資中筠的幾個觀點》,有顧粉團的朋友告訴我:資中筠信仰社會主義。
 
  我剛擺渡了下,百科明確說“資中筠[yún],湖南耒陽人,中共黨員”。那她在海外的網站上、主編什麽民主刊物呢?難道,這又是什麽釣魚之類?
 
  我的朋友悟性很高,自滿懷熱忱談到羽談飛,而我說了幾句後,其便意識到“羽談飛很像當年的郎鹹平,一出場就是意見領袖的氣勢,又帥又有才,年輕有為”、“但羽的危害極大。極力否定‘制度’,宣揚理想但卻無望的‘精神’,使人心墮入無底深淵”。
 
  錯綜複雜!我等就是看棋的。人家怎麽下、怎麽下“一盤很大很大的棋”,我們怎麽可能都知道?(剛剛,又有人遙控、關掉了我的電腦。不讓我寫,就不寫)。凡事,多長心眼、多想想,沒錯!別像什麽“好一朵茉莉花”,這般的傻。
 
 
              顧曉軍 2016-7-17 南京

 

網購《公正第一》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39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