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民權、自由”與“為人民服務”

2016/7/11  
  
本站分類:創作

“公正、民權、自由”與“為人民服務”

“公正、民權、自由”與“為人民服務”

 

    “公正、民權、自由”,即“公正第一、民權至上、自由永恒”①是顧曉軍先生提出的平民主義民主的精粹所在,直白、清楚地點明了先生的理論主張。但我為什麽要把“公正、民權、自由”與“為人民服務”放在一起進行討論呢?

    因為在我看來,“為人民服務”是黨、國宣傳理論的精華、甚至根基,而從表現形式上看,也是極為溫情的。新華門裏邊的紅牆上,就有金光閃閃的“為人民服務”幾個大字,此外,它還常常見于各級政府機關的辦公室裏、街頭宣傳欄中,而很多官員、為別人辦事的無職無權的人也有“為人民服務”的口頭禅。 

    有時,還會聽到官員說“為人民服好務”,這時,我就會感到很別扭。說“服務”就完了嘛,怎麽還要說“服好務”,難道還有“服壞務”“不服務”“亂服務”? 

    唉,雖然很荒誕,但這一胡思亂想卻正反映了現實!

    這幾年的冬天,很多城市經常會有霧霾,就有網友調侃說,這是“餵人民服霧”。其實,這說的就是一種“不服務”、不作為,至少是沒有做到位。 

    此外,還有“亂服務”。有一個笑話講,3月學雷鋒,“為人民服務”,可很多小學生找不到好事做。不過還是有幾個學生做了好事:他們前一天扶一個老太太過馬路了,不過都累得夠嗆。同學問怎麽會這樣,答曰:“老太太不想過馬路,我們硬把她架過去的……”很多官員也是如此,搞“拍腦袋”工程,亂下命令。某些部門的紅頭文件怎麽出來的?就是政策制定者上廁所時,“靈光一現”後出爐的。

    “服壞務”的,完全以惡意為出發點的,確實有,但是不多;也有頭腦不清,好心辦了壞事,卻還自以為得意的;還有的則是以小團體利益、部門利益、行業利益為出發點的,當然就侵犯了民衆利益…… 

    種種表現的背後,都折射出“為人民服務”的不切實際,它只是一種美好的說辭,是一種貌似謙卑的傲慢。 

    其美好的極致,當數雷鋒語錄:“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為人民服務是無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中去”。 

    面對“為人民服務”種種所謂的美好,民衆會追問: 

    這種服務是否就是民衆需要的? 

    你們如何走上服務者的位子? 

    服務效果如何評判,服務不好時,比如該做的不做,不該做的亂做、硬做,如何阻止,如何處罰? 

    怎麽換掉不合格的服務者? 

    遇到硬要為民衆服務,民衆怎麽辦? 

    如此種種。 

    這裏就出現了一種主體的不一致:人民、民衆(即公衆、百姓)。 

    對于這種主體錯位,顧曉軍先生指出,“哪有什麽‘人民’呢”、“‘人民’的概念的錯誤,是其企圖把不同的民衆與不同的民衆的要求、統一在‘人民’的概念中”、“然而,這樣的統一,除了混淆是非,從來就沒有起到過任何的、好的作用”、“‘人民’其實從來就不存在”。“我從來就不用‘人民’這個概念,而用民衆;民衆,是有不同的要求的”②。 

    “為人民服務”,強調為“人民”服務,而不是為“民衆”服務,它永遠是一種出于己意的服務,只是為一小撮人服務。 

    “為人民服務”,消解了民衆的主體性,所以只是披著溫情面紗的權力宣示。 

    要真正實現為“民衆”服務,要讓民衆滿意,只有平民主義民主,只需要實現“公正第一、民權至上、自由永恒”。 

    因為平民主義民主是真正以民衆為主體的:“公衆認為正、方為正”;“民主,其實就是民權的初級階段”;“公衆認為自由,方為自由”③。 

    以民衆為主體,民衆可以選擇一部分人為自己服務,可以確定服務的標準,可以按這些標準獎勵或懲罰服務者……總之,民衆可以而且應當享有平民主義民主所揭示的幸福! 

                                             顧粉團-風北吹

                                                2016.7.8

  

注釋:
⒈①③見顧曉軍著《公正第一》,該書2016年4月由獵海人出版社出版。
⒉②見顧曉軍文章《黨姓什麽》。

 

網購《公正第一》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395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6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