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被動的學術人生

2016/7/5  
  
本站分類:其他

我的被動的學術人生

我的被動的學術人生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五十二
 
 
  《駁資中筠的幾個觀點》的原題,是“批判資中筠的幾個觀點”;怕資中筠及一些人受不了,把“批判”改成了“駁”。
 
  我的批判類的文章,最有名的、是不是應該數“批鄧理論”?而這類的文章,更早的當數《原始共産主義的謊言》和《科學共産主義的夢呓》等。
 
  當然,最早的和最有名的、都應該是《打倒魯迅》,且也結集出版了專著。
 
  剩下的,如“批鄧理論”、“批判馬克思主義”、“批判毛澤東思想”等,早夠出一本書、也該出一本書了,可我總找不到好角度、好形式(我滿意的),來出版它們。
 
  如果真把批判類的文章結集、出版了,那麽,這次的《駁資中筠的幾個觀點》,是不是算漏掉了?
 
  我一直在這樣糾結之中,且總找不到好的解決辦法。
 
  如上一般糾結的,還有“質疑學派”的系列。人家的“一盤很大很大的棋”,一直在下,且越下越大;我的《一個彌天大騙局》,也就沒有辦法停下腳步,而告一段落。
 
  當然,糾結的還有《九月隨想》(《脫歐·追責·諾獎》亦屬這類吧)。知道很多朋友期待這本書(因內容簡潔、有思想張力),可我真沒辦法。
 
  《文學散論》,則是我實不忍貞雲子到處找、還不好找,才信手編出來的。
 
  不曾料,貞雲子喜歡,還打算為此專門寫幾篇文章。
 
  當然,《文學散論》若真的成專著,我還得寫些文章、補充進去,甚至是多寫一些、置換其中的一些文章。但這樣做,總容易些,比糾結著、不知怎麽做容易得多不是?
 
  如此,如果《文學散論》真的能夠面世,則可謂是——由貞雲子所催生也。
 
  其實,《公正第一》,又何嘗不是盧德素催生的呢?記得,《公正第一》一直只有“公正第一”和“民權至上”兩部分;第三部分該是“自由永恒”,我卻一直以“質疑學派”充數。阿素詢問之,我說出了“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題詩在上頭”的心境;阿素說《九月隨想》中的“論自由”,比盧梭的深刻。
 
  原來,人們是這麽看的?我自知《九月隨想》,多思想性、而少理論性;如是,便大膽地《閑話“自由”》,且“(二)”“(三)”“(四)”地寫,一發而不可收。
 
  “論自由”突破了,自然想到了從哲學的高度、《大腦革命》的角度再論之,自然想到了完善《平民主義民主》的理論。
 
  其實“我的被動的學術人生”,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說更準確。《打倒魯迅》,就是我對個別網友恥笑我是“阿Q”的反抗;“公正第一”的理論雛形與基礎——《現在時的公正與良知是檢驗真理的標準》,也是我的時評遭封殺之後的轉型。
 
  貞雲子,曾建議我寫部自傳體的小說。自傳體的小說,我是肯定不會寫的(我不願自己編、自己吹自己,只願留真實在人間),但,自述性的文章,還是可以陸續寫上一些的(過去當也有)。
 
  如果這類文章真的繼續下去,“我的被動的學術人生”,亦可作為書之名。
 
 
              顧曉軍 2016-7-5 南京

 

網購《公正第一》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395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