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資中筠的幾個觀點

2016/7/1  
  
本站分類:其他

駁資中筠的幾個觀點

駁資中筠的幾個觀點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五十
 
 
  終于下決心大致看了資中筠的又臭又長的《知識分子感言》,下面,我來駁斥資中筠的幾個觀點。
 
  第一,資中筠在《知識分子感言》的“近代讀書人作為思想載體站在‘救國’的最前沿”之中說“一百年的中國知識分子視之其他國家在類似背景下的表現毫不遜色”。
 
  資中筠在《知識分子感言》之中,已經提到了“從曆史上看,每當社會轉型期,知識分子起先驅作用,出現傑出的思想家。例如歐洲走出中世紀,從文藝複興到啓蒙運動到科學革命,文人、思想家群體功不可沒”。
 
  也就是說,資中筠看到了從文藝複興到啓蒙運動,西方知識分子把歐洲領出中世紀,那麽,請問資中筠“視之其他國家在類似背景下的表現毫不遜色”的中國知識分子,又做了什麽呢?人所共知:中國知識分子,把中國領進了國共兩黨的大拼殺、領進了很不靠譜的社會主義實踐,領進了大躍進、大饑荒,領進了文化大革命等等。
 
  請問:這般的中國知識分子,還有什麽臉面說“一百年的中國知識分子視之其他國家在類似背景下的表現毫不遜色”呢?
 
  第二,一百年來,中國知識分子的生存環境,顯然是不好的,甚至是很糟糕的,但,與把歐洲領出中世紀的西方知識分子相比,中國知識分子做得很不好,應該自省、應該自我批判。然而,資中筠卻在《知識分子感言》中說,“輕薄地諷刺、貶斥前輩知識分子是缺乏起碼的自省力”。
 
  過去,是皇帝不能批判。後來,則是毛澤東思想不能批判。如今,中國知識分子也不能批判了嗎?
 
  我們應該尊重真理、尊重學問、尊重知識。但,有什麽理由要尊重所有的中國知識分子呢?尤其是那些做得不好、甚至可以說做得很糟糕,把中國和中國人領進了一次又一次災難的中國知識分子,難道不該批判嗎?
 
  批判,是前進的思想武器。歐洲的文藝複興、啓蒙運動,就是對前人的批判。資中筠在該文章中提到的“公車上書、六君子、七君子,以及新文化運動大批健將”,有哪一個不運用批判武器?
 
  第三,資中筠在《知識分子感言》中,還說“由于《圍城》拍攝成電視劇,錢锺書先生進一步在知識圈外的公衆中聲名鵲起,幾乎家喻戶曉”等等。這就更屬于扯淡了。
 
  難道,資中筠不知道社會主義可以壟斷所有的社會資源嗎?難道,資中筠不知道社會主義還可以想封殺誰就封殺誰、想捧紅誰就捧紅誰嗎?難道,資中筠不知道韓寒被質疑代筆嗎?難道,資中筠不知道韓寒如今又成了歌手(廣告,由周華健捧場,被CCTV-5放在歐洲杯的特殊時段裏)?
 
  如果資中筠誇錢鍾書的學問,或許我顧曉軍望而卻步。然,資中筠恰恰談到錢鍾書的文學創作;而我,還真研究過錢鍾書的文學創作,並寫有《扯卵蛋的錢鍾書》。可以這麽說,即使錢鍾書不是韓寒之流,也是“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而已(不服,可以拿錢鍾書的短篇小說,與我的短篇小說比較一下。正好,最近《顧曉軍小說【二】》也出版了)。
 
  就說這些吧。怕資中筠受不了,我又遭新一輪封殺。
 
 
              顧曉軍 2016-7-1 南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