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中筠不能自洽

2016/6/30  
  
本站分類:其他

資中筠不能自洽


資中筠不能自洽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四十九
 
 
  貞雲子跟我聊《文學散論·引言》,說到以下:前幾天讀到資中筠為楊绛辯護的《知識分子感言》,提到“至于上述本該站在社會批判前沿的作家群體,在媒體上只見各種評獎、頒獎,頗為風光熱鬧,卻很少聽見為公共事務發言的聲音,似乎不被認為是‘公共知識分子’,這與其他國家,包括前蘇聯和東歐,情況大不相同”等。
 
  我不知道資中筠的辯護,是否衝我而來(我也不打算去讀資中筠的《知識分子感言》,省得展開)。因為,我前時寫了《反議楊绛》。從《反議楊绛》中亦可知,整個社會,包括海外網站,對楊绛的議論都是正面的,只有我反其道而行之。因此,我以上的懷疑,不能算空穴來風之類。
 
  現在展開本文標題:“前幾天讀到資中筠為楊绛辯護的《知識分子感言》”是貞雲子的話。我沒理由懷疑貞雲子話的正確性。貞雲子是語言學家、博士,不可能把不是為楊绛辯護的《知識分子感言》讀成是“資中筠為楊绛辯護的《知識分子感言》”。如此,“資中筠為楊绛辯護的《知識分子感言》”成立。
 
  而資中筠的《知識分子感言》為楊绛辯護成立,其之《知識分子感言》一文中卻有“至于上述本該站在社會批判前沿的作家群體,在媒體上只見各種評獎、頒獎,頗為風光熱鬧,卻很少聽見為公共事務發言的聲音,似乎不被認為是‘公共知識分子’,這與其他國家,包括前蘇聯和東歐,情況大不相同”。如此,這為楊绛辯護的《知識分子感言》,豈不與對“公共知識分子”的批判,呈現出對立?
 
  因此,我說“資中筠不能自洽”。除此之外,資中筠的“本該站在社會批判前沿的作家群體,在媒體上只見各種評獎、頒獎,頗為風光熱鬧,卻很少聽見為公共事務發言的聲音”,亦屬于不谙世事。試想,如果都像我顧曉軍這樣,批評黨、批評政府,還怎麽上媒體呢?還怎麽與評獎、頒獎有緣?還怎麽風光熱鬧?不被封殺,不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嗎?
 
  這又是“資中筠不能自洽”吧?再,楊绛話到百歲,不就是清心寡欲嗎?而清心寡欲,怎麽“站在社會批判前沿”?事實上,楊绛也只有《幹校六記》是“反黨”的。其它,都屬于跟隨這個社會,或者說不過是跟著這個社會混的小混混。
 
  而于跟隨這個社會混的小混混的楊绛,資中筠還寫什麽為楊绛辯護的《知識分子感言》,是不是“資中筠不能自洽”呢?
 
  看來,資中筠也不過是空有其名。更不知,資中筠的名氣是從何而來的?資中筠,能告訴我怎麽裝、怎麽混名氣嗎?再,願意反駁我的這篇文章嗎?打擾。
 
 
              顧曉軍 2016-6-30 南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