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惡警的處理意見及我自己

2016/6/13  
  
本站分類:其他

對惡警的處理意見及我自己

對惡警的處理意見及我自己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三十七
 
 
  關于“把你跟那些艾滋病,小偷,強盜關在一起慢慢去享受”,我寫了篇《“惡警”,是普遍的》;阿素轉發後,有不少網友不過瘾、很有意見。
 
  “堅決支持自由勇士”說,“顧大教主,我們的誓言是,拿起榔頭,砸爛他們的狗頭。我們不像你這樣當好好先生,沒用”;“維克多-楊”說,“顧大教主,歲月將你的激素水平弄混亂了,所以你站著說話不腰疼,盡是些虛無缥缈的大話!晦澀難懂的‘方言’。深圳流塘警匪事件,絕非小事!從當事‘警察’陳軍那歹毒惡狠狠的變態人格語言!——可以這樣認為吧——此人為變態分裂型人格!它刺激著我們以後怎樣面對這些流氓惡棍癟三雜痞!顧大教主,你怎麽看,別玩虛的!你怎麽面對?說說看!”等等。
 
  那就說說對惡警的處理意見:
 
  一、開除這樣的惡警,並追究他的過去,該判就判。
 
  二、追究這惡警的曆任相關領導的責任。同時,在全國範圍內整肅警風等。
 
  三、在整肅警風的基礎上,把整肅推向公檢法、乃至各種各樣的公權力機關。此項運動,可作為中共的反腐敗的一部分。
 
  好,我說完了,中共能接受嗎?而如果中共不能接受,我豈不是白說了嗎?自2005年以來,我已經說得太多、太多了——大家都知道,鄧玉嬌事件、是我在支撐著。而今網絡上的時評家,大多也是我新浪“網絡作家圈”(2006年)的人。
 
  十年,社會變好了嗎?不見得吧?那麽,我們該不該思考、該不該自我反省?我是被封殺、也是在自我反省中,從時評轉戰到思想與理論戰線的。
 
  別以為我怕死,我依舊不怕!
 
  但,我以為:在十三億中國人中、挑幾個熱血勇士,容易;而在十三億中國人中、出個理論成熟的大思想家,難上加難!
 
  所以,我回答“堅決支持自由勇士”:第一,你還沒有砸爛他們,你就可能被自由了。第二,“砸爛他們的狗頭”已這麽多年了,結果如何?所以,應該考慮另辟蹊徑。美國人的“人權”,並不等于一定適合中國。
 
  我回答“維克多-楊”:你對惡警的指責,沒有錯。錯的是,你對我的攻擊。因為,你們大多數人,說的是現在時的、具體的問題;而我文章說的,是長遠的、徹底解決這些問題的思想與理論。
 
  其實,《“惡警”,是普遍的》是一篇劃時代的文章——“不預設制度”,只有真正懂的人、才能理解她的偉大的突破。
 
 
              顧曉軍 2016-6-12 南京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4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