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廁隨想

2016/6/8  
  
本站分類:其他

如廁隨想

如廁隨想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三十三
 
 
  一
 
  記得,是四月底吧?莊豐觀點說,劉剛“從4月9日後在網上消失,極為反常,諸多網友擔憂其出現安全問題,請媒體出于人道主義,給與關注”。莊豐觀點的推,是發給我的;因此,我就不得不寫了個《劉剛事件(四)》。但,我說:“是劉剛釣魚未成,又實施離間,被我說破,他羞愧難當,躲一陣……”
 
  如今,劉剛出現了,還急急忙忙站出來說“我不紀念‘六四’”。看來,莊豐觀點是多此一舉了。
 
  其實,莊豐觀點,真的是在無意中為難我了——就算劉剛真的“失蹤”,他在自由世界的美國失蹤,你讓我向誰叫板呢?
 
  唉,真的是無處不是——《一個彌天大騙局》、“一盤很大很大的棋”……
 
  二
 
  “阿素的專欄”上,轉發的、森林之子的《習主席又學習了顧曉軍主義》和我的《習主席汲取民智是大好事》,被朝陽群衆用舉報的手段、搞掉,如是,我寫了篇《我抄襲了習主席的思想》。
 
  結果,朝陽群衆之黑客,去我的和訊博客上反複地刪《我抄襲了習主席的思想》(我早明白、也說過——如是小編不通過,是“隱”、不是刪)。
 
  朝陽群衆之黑客,為何要反複地刪呢?他們想告訴我——誰誰誰,容不下我、容不下我這麽說……
 
  可若真容不下,會這結果嗎?
 
  朝陽群衆之跟貼者及黑客,你們是何人、我很清楚——我那篇《“民主新秀”談“六四情結”》,咋不跟貼、不罵我了?
 
  三
 
  海外地下黨網站上的文章,一直引導大家期待、誰誰誰引領我們走向民主。
 
  這讓我想起“狂挺鄧玉嬌”時,QQ群裏的“火把傳遞”——那上面,有十幾個人的名字,說是中國民主的希望。第一個,是某某某(高官);第二個,好像是周方……其中,有我,還有韓寒。
 
  後來,就是“政改”呀等等。
 
  如今,某某某退休了、回家了;偶爾,出來一下。而人們熱切期盼的“政改”,也沒有人再提了。
 
  其實,如果說、某某某是紅色官僚的話,那麽、誰誰誰就更是正統的紅色接班人……什麽“走向民主”,根本沒有可能。
 
  當然,若出現“八一九”,則另當別論。但,“八一九”的勢力、在哪呢?
 
  誠然,匿名的水軍也算勢力。可,這算什麽勢力呢?
 
  結束語
 
  很多朋友還惦記著我的《九月隨想》。其實,我如今已覺:那些東西淺了。
 
  而深的呢,又沒有時間去想。只有如廁的時候,才有空、泛起這絲絲縷縷的隨思隨想……如是,我把這些隨思隨想,叫“如廁隨想”。
 
 
              顧曉軍 2016-6-8 南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