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新秀”談“六四情結”

2016/6/7  
  
本站分類:其他

“民主新秀”談“六四情結”


“民主新秀”談“六四情結”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三十二
 
 
  劉剛說“我不紀念‘六四’。每逢六月四日,世界各地就會有形形種種的各類紀念活動。我從不參加這種紀念活動”,在網上遭到不少人的反對。
 
  我以為這是劉剛的正常表達。
 
  記得在“3.19顧曉軍被政治釣魚案”期間,劉剛說過他沒有“六四情結”。
 
  有“六四情結”不等于好,沒“六四情結”也不等于不好。所謂情結,其實是放得下與放不下。姑且不論“六四”本身。
 
  劉剛的問題,是在六月四日說“我不紀念‘六四’”。比如,在“3.19”期間說,我根本沒在意。
 
  而在六月四日說,劉剛不就成了柴玲的一種翻版嗎?
 
  一個曆史事件、一段人們曾經的經曆……可以放得下,也可以放不下;可以紀念,也可以不紀念;可以追究、討個說法,也可以不追究了、不要什麽說法……這,都是不同的人的不同的態度,不一定非得分出哪種態度好、哪種態度不好。比如“荊轲刺秦王”,如果當年人們紀念這位“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壯士,很在情理中;而如果今人再紀念荊轲,就似乎不在情理之中了。
 
  但,如果親曆者還在、親屬還都在,說“我不紀念”,這就如同在他們的傷口上撒鹽了。所以,我覺得:放得下的人,大可以沈默——尤其是在這樣的當口,大可以沈默。等過了這個當口,想說些什麽,也都不遲。
 
  而一定要在這樣的當口說,那就除非是別有用心了。
 
  于別有用心,非本文能承擔。
 
  與“六四”相比,我的“打倒魯迅”、“公正第一”等,對中國民主的貢獻而言,也許意義要更大一些;但,從時序上看,就只能算是小弟弟了。
 
  與“六四”那些人比,我只能算個“民主新秀”。以上,就算是我這個“民主新秀”,對“六四情結”的一點看法。
 
 
              顧曉軍 2016-6-6 南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