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抄襲了習主席的思想

2016/6/5  
  
本站分類:其他

我抄襲了習主席的思想

我抄襲了習主席的思想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三十一
 
 
  “阿素的專欄”上轉發的《習主席又學習了顧曉軍主義》和《習主席汲取民智是大好事》兩篇文章,被朝陽群衆用舉報的手段搞掉、已好幾天了。
 
  今天,我無意中看到自己的舊文《習近平也在抄襲顧曉軍》;突然,我徹底明白:是我不好,是我抄襲了習主席的思想。
 
  2014年9月21日,習主席在慶祝中國政協成立65周年的大會上,說“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下,有事好商量,衆人的事情由衆人商量,找到全社會意願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是人民民主的真谛”。
 
  而我,竟在2012年11月10日發表的《以公正為標尺》一文中,說“在商業談判或政治及其他的談判中,談判的雙方或多方、實際上尋找的就是--合理。這個尋找合理的過程,用個形象的說法,那就是--尋找公約數。而從本質上講,則就是--尋找公正”(除《以公正為標尺》外,還可參考森林之子的《“公正第一”是民主的真谛》和我的《習近平也在抄襲顧曉軍》)。
 
  2016-5-18,習主席說“這是一個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夠産生思想的時代”。
 
  我竟又在2009-4-25就呼喚《中國第二個諸子百家時代》,撰寫了《中國百年思想史綱》、《中國精英們的思想誤區》等。還在2014年年初至五月,撰寫並在網絡上公開發表了《大腦革命》的各章節,又于2015年7月在台灣出版(除參見《大腦革命》一書外,還可參考小人物的《習主席認可了顧曉軍先生》)。
 
  最近,就更是我不對。雷洋被嫖娼慘死,關我什麽事,我有必要在5月17日發表《還是民權與政權的問題》嗎?就算想湊熱鬧,我為何要寫“問題的本質是:個別警察作惡”、“其實,個別警察錯,不等于警察群體錯;警察群體錯,不等于警察的機構錯;警察的機構錯,不等于政府的錯;政府的錯,也不等于執政黨的錯、不等于就一定要下台”、“你若不懂這樣的道理,拼命護著某個警察,以為這是維護警察的形象、維護政府的威信、維護執政黨的權威……那麽,就只能是你的錯了”呢?
 
  5月17日,我發表的《還是民權與政權的問題》是導火索。這篇文章,引出了森林之子的《習主席又學習了顧曉軍主義》;而後,我又寫了《習主席汲取民智是大好事》。
 
  我抄襲了習主席的思想,我不好。請朝陽群衆放過我。
 
 
              顧曉軍 2016-6-4 南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