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的殼與瓤

2016/6/4  
  
本站分類:其他

哲學的殼與瓤

哲學的殼與瓤
 
    --顧曉軍主義:大腦革命·之二千七百五十一
 
 
  我大約是在十六歲,遊獵了一些哲學。後來,就是上輪訓隊,政治課裏、有馬克思主義哲學。再後來,就是自學“毛選”了;“毛選”裏,有《矛盾論》、《實踐論》。
 
  一生幾十年,沒理睬哲學,自然、哲學也不理睬我。
 
  五十歲後,上網。上網,寫小說;有人說我像阿Q,我就幹脆“打倒魯迅”。
 
  也不知誰惹了我,約說我沒思想。我就稱“顧曉軍思想”。想想,“顧曉軍思想”即使成立,也不過與老毛一般。如是,我就叫“顧曉軍主義”。
 
  既然叫了“顧曉軍主義”,就不能只有《原始共産主義的謊言》、《科學共産主義的夢呓》之類是不是?也得寫點《趨勢》、《再論趨勢》、《唯物唯心是扯蛋的學問》、《辯證法教你怎麽扯蛋》、《讓唯物唯心見鬼去吧》之類,是不?
 
  之後,就又忘了扯哲學的淡。再想起來,已是在顧粉團中。那是2012年的夏天(嚴格說,應該是秋天,就像現在),否悟等,每天晚上在群裏等我上課。我能說什麽?寫文章,可以;教書,挂過黑板。如是,我就扯淡,扯“認識論”、“方法論”,算是哲學。
 
  再與哲學相遇,就是寫《大腦革命》了。《大腦革命》中,有“顧曉軍主義哲學”,但、我真的沒有當哲學寫;至少,在意識上、是不夠清醒的。
 
  如今,我都後悔,書、不該叫《大腦革命》,應該叫《顧曉軍主義哲學》。自然,寫法會不一樣。
 
  當然,如果板著臉寫《顧曉軍主義哲學》,這部書,或許、就寫不出來。因,于“顧曉軍主義哲學”,我想到的遠不止這些;而貪多,會嚼不爛。
 
  校對組的人,都知道:《大腦革命》的一校、發過來,見書被列在哲學類中,大家還又喜又憂--喜的,是上檔次;憂的,是怕不太好賣。當然,總體是高興的,還興衝衝地把“顧學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專門改成了“哲學研究所”。
 
  書郵來了,太太拿了本送她朋友。她朋友老公,還一本正經地看了;之後,問“你家那位是哲學家”?我太太道,“他是寫小說的”。對方糾正道:“不,是哲學家!”
 
  無獨有偶。前幾天,擺渡“顧曉軍”時,竟然還見到了這樣的一條帖:“納悶顧曉軍一個搞政治哲學的看股市怎麽比很多大師都準?”再仔細一看,發帖的時間竟然還是“2012年3月31日”。
 
  也就是說,在別人的眼裏,我顧曉軍、早就是個“搞哲學”的了,是不是?
 
  如是,我想折騰出篇小說,如“兩個哲學家”:一個,大腹便便,西裝革履,且穿的是那種吊帶褲(肚子太大了),喝著咖啡,叼著煙鬥,滿嘴都是“哲學就是把人能聽懂的話,寫成一般人看不懂的生澀文字而已!這是一個哲學博士50歲時感言”那種。另一,赤膊,短褲,腳上是雙拖鞋,裸露的腿肚子上,筋像蚯蚓樣盤著……那嘴裏的話,像白開水,細想想、才琢磨出道理,很久以後、若突然頓悟,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自然,這小說是寫不出來的。但,這兩種哲學家,一種、得的是哲學的殼,而另一種、得的則是哲學的瓤。君以為然否?
 
 
              顧曉軍 2015-8-18 南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8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