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第一”價值觀的所有權

2016/6/1  
  
本站分類:其他

“公正第一”價值觀的所有權

“公正第一”價值觀的所有權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零二十七
 
 
  曾有朝陽群衆跟貼說,公正早就有了,這個價值觀與我提不提出沒有關系。
 
  那麽,軍隊的重要性,人們是不是也早就認識到了呢?古今中外的帝王們,有哪一個不知道軍隊的重要性呢?知道,你沒有很好地表達出來;或者,表達出來了,沒有記載、沒有傳播等等。直到1927年,毛澤東在“八七會議”上,提出了“槍杆子裏面出政權”,才把軍隊與政權的關系簡單而明確地概括出來。因此,“槍杆子裏面出政權”也成了毛澤東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同理:“公正”這個詞彙,也是早就有了,不是我顧曉軍發明的。但,我在人類社會史上,前無古人地提出了“公正是第一價值觀”,而後進一步簡化為“公正第一”。
 
  為什麽要說第一、而不是第二呢?這就是扼要地說明了公正的重要性。“公正是第一價值觀”,說的也是公正的重要性。
 
  毛澤東的“槍杆子裏面出政權”,是說若要想取得政權、就要抓槍杆子。我的“公正是第一價值觀”,是說想要世界安甯,就得講“公正第一”。
 
  不講公正,社會必然亂套。不講“公正第一”,世界也別想安甯。“公正是第一價值觀”,將隨著科技的發展、世界越來越缤紛、社會越來越複雜……而顯現出她的地位、重要與不可替代性。
 
  曹長青的《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一文,顯然是為狙擊我《打倒魯迅》一書的出版而撰寫的。然,曹在文中贊美魯迅的“而且這種‘敢于獨立’的精神價值超過提出一個普世價值”,不也不經意地、承認了我提出的“公正第一”價值觀?
 
  “公正第一”價值觀,不是“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公平正義無國界”、“公平正義沒有國界”、“自由·公義·愛”等可以掠奪的。恰恰相反,這些剽竊與抄襲反證了“公正第一”的先見之明與重要。
 
  注:本文之主體,節選于我昨日文章《說說“公正第一”價值觀》,並將編入《平民主義民主》一書,將取代某篇。
 
 
                顧曉軍 2016-6-1 南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