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月亮地”

2016/5/23  
  
本站分類:其他

回眸“月亮地”

回眸“月亮地”
 
    --顧曉軍主義:改變中國·之二千三百九十二
 
 
  貞雲子的《已是卅年蹤迹——讀顧曉軍小說〈月亮地〉》,“逼”我不得不回眸《月亮地》。
 
  《月亮地》,是我1987年寫的美文之一。當時,寄給了《中國電子報》的副刊編輯王維勝,結果被副刊組的趙組長壓了很久。當然,他絕對是好心--他要在1988年的1月1日推出,而後推薦給《小說選刊》(《小說選刊》作品組的張組長,是他的好友)。
 
  一切如他所願,在《小說選刊》作品組的李編輯(女)處通過、在作品組的張組長處也通過,最後被《小說選刊》的李主編攔了下來,原因是離社會的主要矛盾及生活遠了些。這也合理,寫電視中轉塔影下的愛情糾結,于《中國電子報》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而于社會轉型中的中國的最高文學殿堂《小說選刊》,嫌矛盾糾結與展開不夠不算為過。
 
  不然,又多一篇上人們仰望的文學殿堂的作品。
 
  以上這些,當年他們都與我有過書信往來,現在也還都保存著,只是我幾次都欲翻、又止,實在是灰塵太厚(對不起!記不準全名的,就只能以姓加職務稱呼了)。
 
  貞雲子是生長在縣城(相當于過去的城鄉緩衝帶)、後通過努力進入高等學府任教的,且年齡約在我輩與80後90後之間,所以對反映城鄉差別與此狀況下的愛情糾結感慨良多(讀貞雲子文後,勞力與盧德素皆有感慨,或也與貞雲子成長環境與經曆相仿),然,今後誰還會關注呢?
 
  在貞雲子發《已是卅年蹤迹——讀顧曉軍小說〈月亮地〉》之文給我的信中,提到她的一親戚極似“桃花妹”。于此,我很相信。中國的鄉村人口遠遠大于城市人口,美好的形象的基因的比例、必然也大很多。
 
  上世紀九十年代(也記不得是第幾次離婚後),我曾在單位的工地上見過一跟著她父親做小工的鄉村女孩。那臉蛋、身材、膚色,真的是美若天仙。當然,那種美、單純的沒有內涵。我差點兒想雕塑她,把她做成一人世間的藝術品。
 
  若要接手,當然首先是人家的父母願不願意等;其次,就是我有沒有財力改變她的家庭環境與她的人生軌迹。如此,我也只能是望而卻步了。
 
  美,是生活的要素。美,更是文學必不可少的要素。沒有美,文學就不能稱其為文學。而發現美,不是人人可為的。
 
  最近,森林之子為寫《向諾貝爾文學獎推薦顧曉軍的文學(2014)》的文,正在泛讀以往的諾貝爾文學獎獲獎者的作品。他讀一篇,向我抱怨一篇;讀一人,向我抱怨一人。這其實也正常。
 
  其一,中國文字的凝煉與內在的意蘊,是世界之最。老外們,做不到。
 
  其二,我早期的《太陽地》、《月亮地》及複出後的《那一夜》等美文,是余秋雨等所不能企及的,遠遠超過了朱自清,且也超過了徐志摩、戴望舒等的詩的意境。
 
  其三,中國處在社會轉型期,人們的經曆和痛苦與折射出來的人性的掙紮及人物的形象、遠比生活在沒有太大變化的社會中的人的色彩要豐富得多、絢麗得多。我們的社會,每天都在制造“小說”;而他們的作家,不過是無病呻吟。
 
  其四,中共與諾貝爾文學獎共同推崇的莫言,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一、他“少年得志”,進入了專業創作隊伍,遠離了社會轉型期中的真正的生活。二、他在《紅高粱》之後,沒有超越自己的作品,已淪為體制的蛆蟲。三、他從寫中篇轉寫長篇,失去了貼近社會、貼近生活的機會(沒有人在寫長篇時不考慮中共要求,不敢賭、也賭不起)。四、《蛙》獲獎,不過是符合西方人反計生--因西方人極端反感打胎。因此,莫言不代表中國文學和中國小說的成就。
 
  還可寫其五、其六、其七……然,再寫也寫不過中共的“封殺”,也寫不過馬悅然等的私欲與有眼無珠,幹脆作罷。
 
  本想寫“思想的階段性”的,想與阿素和勞力說說“于過去的文,我只能改錯別字,而不能改內容、不能佯裝過去就有現在的認知;而你們推廣,則當推廣最正確(現在)的認知”的道理。然,“月亮地”畢竟是一片曾經的純淨之地;那時,我也尚年輕。
 
 
               顧曉軍 2013-11-30 南京

 

網購《公正第一》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395

 

網購《大腦革命》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2550

 

網購《顧曉軍小說 【一】》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2831

 

網購《打倒魯迅》

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226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4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