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平民主义民主”——读顾晓军《公正第一》

2016/5/20  
  
本站分類:藝文

呼唤“平民主义民主”——读顾晓军《公正第一》

呼唤“平民主义民主”——读顾晓军《公正第一》
 
 
最近,一直在关注“雷洋”案,有两个晚上,一想到他最后的呼喊“救命”“帮帮忙”,想到他的父母妻儿,就有点睡不着,他已经侥幸逃脱、围观者众、110也来了,却还是被带走“嫖娼死”了。真希望这只是场噩梦,醒来时,不仅雷洋,之前的魏则西、徐纯合、钱云会、孙志刚们,也都活过来了,在阳光下,在欢笑。
 
顾晓军《打倒鲁迅》“一个稳定的社会,是三棱型:权力、资本、百姓、文人,为四极。权力与资本贴近了,文人就该与百姓亲近。若文人也贴到权力、资本那边去——社会,就太黑暗了;百姓,就太苦了。”①
 
顾晓军《公正第一》“而曾经高举着精英主义旗帜抗争的知识份子们呢,大多数已功成名就,与中共权贵集团分享着党殖民下的、‘绝不’政治改革的经济成果(尽管知识精英们的分享与权贵们没法比,但与老百姓却已有天壤之别)。”②
 
雷洋,已经进入“精英”阶层了,名校毕业,中产,北京户口,体面的工作,“朋友圈”里传播的都是“正能量”,但当他在大街上被代表国家意志的便衣警察询问、逮捕、追逐时,谁还管他是“青年才俊”还是“底层民工”?
 
“几乎所有的专制与集权者,都是利用控制‘面包’的手段进而控制思想、文化以及经济、历史乃至其他自然学科的;在如此的社会中,成功者无不是遵从专制制度与遵守潜规则的‘好人’,甚至还为虎作伥”,我们多希望雷洋就是那个唯一没有签字屈服的“毒地专家”③呀,“常州外国语学校”里读书的可都是未来的“精英”啊!当“精英”的“生命”与“长官”的“利益”相冲突时,被牺牲的可想而知,这已经不是“面包”的问题了。
 
为了掩盖一个较小的错误,只好去犯一个更大的错误,专制集权者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毛”的遗风既在,影响所及,不减当年,“而偶像,却总是在无形掠夺与支配着崇拜者”,哪怕一个最小级别的“警察”或“城管”,也能以骨子里的“毛”之名,对他们“保护”与“服务”的对象“生杀予夺”。说到底,还不是仗着他们是“权力”的走狗?
 
“离开了公正,自由是孤魂野鬼”,只有“民主”,才是“保障公正与自由的体制”,首先要“否定王权”。“精英主义民主,讲自由;而平民主义民主,讲公正”,中国,事实上还处于“王权”时代,既无“公正”,也无“自由”。
 
网友调侃“赵家人”,“凡标有‘人民’二字的东西,你只要换为‘赵家’二字,一切便都清晰。‘为赵家服务’,‘赵家公仆’,‘赵家教师’,‘赵家医院’,‘赵家法院’,‘赵家日报’,‘严重伤害了中国赵家人的感情’……”④“赵家人”一词,出自鲁迅《阿Q正传》,赵太爷训斥并打了阿Q一嘴巴,“你怎么会姓赵!——你哪里配姓赵!”
 
阿Q是平民百姓,鲁迅是精英文人,阿Q不配姓赵,鲁迅自己呢?《阿Q正传》“先前,我也曾问过赵太爷的儿子茂才先生”,从口气上判断,“我”(鲁迅)跟“茂才先生”似乎是朋友,很亲近。那“雷洋”呢?是“阿Q”,还是“鲁迅”?而从建国后“反右”“文革 ”的历史来看,鲁迅们是早已被赵家人收拾得服服贴贴了。
 
“平民主义,才是中国的出路。中国的出路与希望,就在于:人们,对平民主义民主的认识、认同与传播。更重要的,则是中共党内有识之士们,对平民主义民主的认识、认同与传播”,“党性,从本质上讲,就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放弃公正。党的利益与老百姓的利益发生冲突时、又怎么办呢?没听说过牺牲党的利益吧?那就只有牺牲老百姓的利益”,“‘温和派’不成立,因为社会主义不肯相容民主”,只有“赵家人”和“非赵家人”。
 
“思想,自由化;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法治,公约化”,“一、民选:全民参与的直选。二、分权:社会几大权力相互制约。三、上下台:无论党或派,都有上台的机会与下台的时候”,“其实,现今的美国民主,已经进入到了逐步平民化的发展过程中”,“民主的制度是选精英”,从“平民”中诞生“精英”。
 
“‘素质论’,说到底是社会强者与强势群体的不愿意或抵制民主的推托之辞”,“是社会形式决定社会之中的民众的素质的高或低。如,奴隶社会,最多只会出现奴隶英雄,而不会出现公民”,“精英主义民主的双重标准”,“就是利益在影响价值观”,“鲁迅”们以为自己“素质高”、“阿Q”们“素质低”。
 
“人类社会已从神权、王权进化到了民权时代,那么,平民主义民主从精英主义民主的手里分权,也是早晚要发生的、必然的事”,因为“无论何时,与强势群体相比、这个世界上的弱势群体,永远会是多数”,“平民主义民主比精英主义民主更关怀人类社会的大多数”,如果阿Q们的自由与人权都能得到保障,更何况鲁迅们的呢?
 
“‘民主’,是西方人提出来的;其前面并没有冠以‘精英’,但,其实际上就是精英主义的民主或‘精英主义民主’”,“西方民主社会,在社会活动中,讲人与人之间的公正、讲集团与集团之间的公正;而在国与国之间,就不太讲公正了,而是讲利益”,“这是西方民主社会的思想、理论家们的错——如果一个世界、有双重标准,那么,这个世界就永远也不会得到安宁”,“这就像一百五十年前的解放奴隶一样的艰难,我们(目前所有非民主国家的民众)都在等待美国政治家们醒悟——自愿放弃奴役、圈养在各专制国(相当于奴隶主的庄园)里的、各种不同肤色的奴隶”,“那么,美国政治家们会不会醒悟呢?也许会,因美国政治家们有《解放奴隶宣言》与二战胜利后不要求殖民地的传统;也许不会,因我们所处的社会是私有制,利益仍是根本。于是,这就需要外力——媒体的力量了。而媒体的标尺呢?不就是公正——人类社会自群居之始,就有的;迄今,仍深藏在内心的第一价值观——公正吗?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有什么比政治精英们更高明、且能够说服他们的东西呢?”“公正,是人类群居的基础,是人类社会的维系”,“公正第一”。
 
“简单说:精英主义者,一般都是社会上层、富人。而有钱人,谁不懂追求利益最大化?当然,在追求利益的过程中,资本也造福于整个社会。但,没有抗衡的单边发展是不好的”,“为抗衡资本的快速发展,人类社会已经出现了错误的、各种的社会主义”,“这,就是平民主义民主思想产生的必然”,“平衡这个世界、是人类的需要。但客观上,她又是王权、社会主义等不民主的掘墓人,是精英主义的‘敌人’”,“精英”排斥“平民”,“平民”包容“精英”,这正好比“鲁迅”与“阿Q”的关系,鲁迅们绝不会与阿Q为伍,阿Q们却从来仰慕鲁迅先生。
 
“一党制的执政党(所有的社会主义,基本上都是实际上的一党制),形同过去的王权或神权”,“从道理上讲,王权社会、神权社会崩溃以后,就是民权社会”,“她宣导——民众的民权至上、老百姓的民权至上,可以是思想、也可以是制度”,“因此,把‘民主’改为‘民权’,是更符合本质的表述、是让思路清晰,也便于民众自己在社会形态的犬牙交错中认识与比较各个发展阶段的优劣、而后产生自己的倾向性”,这次“雷洋事件”,至少能使部分“精英”觉醒,别再做“苟且”的美梦了。
 
“民权,其实就是不可以打着公权的旗号侵犯老百姓的利益”,“在中国,被‘舆论’放大的所有维权事件都是有猫腻的。因为,官方的丑闻一般是不能被你看到的,你所看到的东西只是官方希望你看到的东西”;“如果有一天,官方的丑闻自曝给你,那这种自曝定得玩味”,天津大火有结论吗?长江沉船调查如何?毒疫苗?巴拿马?莆田系?都是一个“拖”字不了了之。
 
“直到我提出‘民权至上’,并形成了一整套理论,才真正开启了人类社会史上的民权时代。这是事实,谁能否认?”“其实,没有民权、又何来人权?人权、维权,就成了少数人的奢侈品”,“在现代,民主其实就是民权,且首先是民权。因,民主就是在尊重多数人意愿的同时、极力保护个人与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不讲多数人意愿、不讲民权,而只叫唤个人或少数群体的权利,这还能叫民主吗”,“在中国,没有办法维权!所有的所谓维权,都是与中共串通的演戏”,毕竟,维权成功的,只是那几个人,平民百姓们终其一生,照样哀苦无告。
 
“而能够确保社会公正的形式,也莫过于民主的社会形式。而能够确保民主的社会形式不徒有虚名的,也莫过于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台湾的自由民主,在思想的探索和务实的追求的两个层面的合力下,跑赢了民众的对立面。当然,这也是因为——自由民主的对立面的思想与理论,是没有办法发展的。这就像大陆的‘决不’与‘自信’等一样,不过是一种表达顽抗的心境与决心而已”,前途是光明的,大势所趋。
 
顾师新书《公正第一》读完了,我最大的收获是明白了“精英主义民主”和“平民主义民主”的区别,“民主、不民主,精英主义、平民主义,是两对矛盾的四个存在面。民主与精英主义结合,就是民主的精英主义,或者叫精英主义民主,一般简称为精英主义。不民主与精英主义结合,在过去、就是王权。王能夺得政权不就是当时的精英?承袭不就是自认且自封的世代精英?而抓住权力不放,不就是精英主义吗?不民主与精英主义结合,在如今、则一般表现为一党制的专制体制,或曰党权、党殖民等。党权,在专制体制内,又分党内王权与看似非党内王权的变种,如形成多家族的利益的派系等;而于体制外看,党权则依旧具有王权性质。不民主与平民主义没有办法结合。因,平民主义追求的就是民主;而民主,现在可看到的最终形式,只有平民主义。民主与平民主义结合,就是由中国的顾晓军首创的平民主义民主。”
 
读顾师文章是很轻松的,用某网友跟贴的话讲,就是“我说不出来,但你一说我就明白了”,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化繁为简、不厌其烦。这种为文的态度,用顾师自己的话讲,就是“一个学者的逻辑方式是大众化的”,“是普通民众可轻易看得懂的”。忽然想到鲁迅笔下“中国的脊梁”,“埋头苦干”、“拼命硬干”、“为民请命”、“舍身求法”⑤,说的不就是顾师这样的人吗(鲁迅自己,起码后两条是不具备吧)?凡顾门弟子、顾粉团的,这些年来,有目共睹,顾师在怎样坚持着,身先士卒、率先垂范。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读到顾师的书,“创造一个我们自己的民主的土壤与环境!我们,也自己先享受着、这小氛围中的民主的生活方式”,“写文章、争取更多人的认同。认同的人多了,社会舆论会变,法、最终会修改。法规修改了,自由的度、自然就不一样了。这就是自由的路径、常规路径”,总有一天,即使我们自己不能,我们的子孙后代也能,享受到今天大部分地球人都能享受到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穷及免于恐惧的自由”。
 
注释:
①《打倒鲁迅》138页,猎海人出版社2015年12月。
②《公正第一》80页,猎海人出版社2016年4月。下文引用,除非特殊注明,均出自《公正第一》。
③指常州外国语学校毒地事件,因新址建在毒地之上,据传致癌物超标数万倍,数百名学生出现异常症状甚至白血病等危疾,但校方(官方)坚称达标。详情参见百度新闻。
④来源微信朋友圈文章《当赵家人成了一小撮》中所附的网友跟贴。
⑤鲁迅文章《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贞云子  2016/5/17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