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作诺贝尔文学奖”

2016/5/19  
  
本站分類:其他

 “运作诺贝尔文学奖”

“运作诺贝尔文学奖”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零二
 
 
  诚言的“另:我虽然对顾晓军先生运作诺贝尔文学奖的做法持不同意见,但对你的写作艺术水准还是认可的。作为一种带有鲜明个人特色,紧贴现实的作家,顾晓军先生理应在现当代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我与你在某些问题上的分歧,并不影响我对你的文学成就作出符合事实的评价。这也是我做人的一贯态度”中的“运作诺贝尔文学奖”,我是怎么看都觉得不舒服。
 
  说实在,若说“运作诺贝尔文学奖”,倒不如我说“运作诺贝尔和平奖”。
 
  我被封杀、被围剿,这一事实、大家都看到了。而如今,社会的不公又比比皆是。为此,我研发出了“公正是第一价值观”的思想,开发出了“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的价值观;而后,又把“公正第一”理论化,形成了“平民主义民主”的新哲学。
 
  为了能普及这种能约束不公的、非精英化的哲学和平民百姓需要的、属于自己的民主思想,我必须借助于精英社会的某个平台,才能够更好地加以推广,是不是这道理?
 
  然,大家都看到了,社会主义封杀我,西方民主也参与了对我的围剿。如此,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只有寻找一个中性的、具有学术意味的国际平台,才能更好地推广人类社会需要的新价值观。
 
  这个国际平台,我找到了,就是诺贝尔和平奖。而恰在这时,封杀我的人,为了导演“顾粉团8.30政治大冤案”,给我送来了“顾晓军粉丝团”。
 
  将计就计,我接受了“顾粉团”、而规避了大冤案;从此,以顾粉团为主体的“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开始了,后来又发展出了“向诺贝尔文学奖推荐顾晓军”。
 
  说白了,“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和“向诺贝尔文学奖推荐顾晓军”,就是推广“公正是第一价值观”、就是推广“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而且,“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和“向诺贝尔文学奖推荐顾晓军”,还是我的政治的保护伞。
 
  当然,既把什么都说白了,而说“运作诺贝尔文学奖”、也就不能算过了。
 
  好,就算我“运作诺贝尔和平奖”和“运作诺贝尔文学奖”。那就让我说说“运作”合理的道理。
 
  所谓“运作”,其实就是争取的方法与过程。人类办大事,在远古时代,是由氏族社会的长老们商定。后来不行了,巫师要参与,如是就装神弄鬼,假托天的旨意。再后来,王权渐渐巩固,皇帝便自称“天子”,而把装神弄鬼的人都甩一边去。如是,司神的神职人员就吃亏了、不干了,又想着法子把王权社会、变成神权社会……
 
  人类社会,正这么反复着。西方的文艺复兴时期,就到来了;不久,工业革命又开始了……在这之后,大家就再清楚不过了——现代民主出现了。
 
  其实,无论大事或小事,人类争取的方法与过程、是在不断变化的。而且,是朝着去专制化的方向,一点一点地渐变的。
 
  因此,莫言由中国作协推荐而获诺贝尔文学奖、若可以的话,那么,顾晓军由顾粉团推荐而获诺贝尔和平奖或诺贝尔文学奖,也可以。是不是这理?没有什么是不变的。
 
  据说,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运作诺贝尔文学奖”、已七八年了;且,《挪威的森林》的书名、就是为了讨好北欧人。据说,中国诗人北岛“运作诺贝尔文学奖”、也有十多年了;且,还专门认了某评委的太太为干妈(曹长青有文揭露)。
 
  相比,就算我顾晓军、确实是“运作诺贝尔和平奖”或“运作诺贝尔文学奖”,不也很光明磊落,不也很“高大上”,不也占领了道德的高地吗?
 
  认为“顾晓军先生理应在现当代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诚言,你看、我说得在不在理呢?
 
 
              顾晓军 2016-5-1 南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