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總統八年 笑傲人生 ~ 2,922天酸甜苦辣

2016/5/30  
  
本站分類:藝文

副總統八年 笑傲人生 ~ 2,922天酸甜苦辣

2,922天酸甜苦辣

我在總統府上班2,922天,足跡遍及臺、澎、金、馬,還有各個離島及東沙群島,十一次飛離臺灣,訪問十八個邦交國及六個非邦交國,不多,但也不少,應該是我國歷任副總統代表國家出訪最多的一位。阿扁總統比我多一次,他是唯一親自訪遍所有邦交國的總統,還有精彩、驚險的迷航之旅。在李登輝之前,中華民國總統根本「足不出戶」。

至於臺灣三百一十九鄉鎮市,我下鄉訪視的次數,根據特勤中心提供的資料,前五年已超過三千五百次,八年合計起來,差不多五千次吧。一步一腳印,走過的是祖先留下的土地,握過的是血脈相連的鄉親,無論愁容或笑臉,他們都是臺灣人,踩在臺灣的土地上。無數次的天災,我總設法飛奔災區瞭解災情,協助救災和復健。即使是蘭嶼,我是有史以來第一位踏上蘭嶼的副總統,達悟族耆老們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應我邀請到臺北,並且進入總統府。為了綠島觀光,我親自下海浮潛,透過電視SNG,呼喚大家到綠島暢遊。

我總把擔任公職當作做功德,遭遇挫折當作修行,所謂笑罵由人,好事我自為之。上任不久,跟隨陳水扁總統主動將薪水減半,總共為國庫省下近四千萬元。二次大選,陳、呂選舉補助款高達二‧七億元,我分文未取。至於特別費和國務機要費,我依法領取,歷經司法檢驗,證明我清白無辜,而且超額支出。

八年之間,除了特別費案被當作藍、綠惡鬥的祭品,遭特偵組濫權起訴成為被告,之前我另外控告《新新聞》周刊捏造不實誣陷我散播總統緋聞,那次我是原告。兩件官司,前後纏訟數年,判決結果我都勝訴,證明清者自清,更證明我們的司法正義還是有「期待可能性」。

只是官司纏訟期間,是非不明,媒體扭曲,真是折磨人。2000年隨著政黨輪替,媒體開放到毫無節制的程度,好惡隨心,甚至介入政治鬥爭,相當一段時期,我成了媒體受虐兒,連累到我臥病在床的大姐,心疼、焦慮,直到《新新聞》嘿嘿嘿事件一審還我清白,她才含淚辭世。

副總統由總統提名,當然也算是由總統提拔,對總統的忠誠自是基本倫理。2000年當選,陳水扁宣布要做全民總統,就職第二天我先宣布退出民進黨正義連線,從此成為「黨內孤兒」,再無派系奧援。有人惡意說我「歹逗陣」,其實我是民進黨少數不與人爭功或結怨的人。兩次搭檔,承蒙陳水扁禮遇器重,反倒那些派系勢力雄厚的天王們,嚇壞了陳總統。奉勸有心爭取副總統大位的人,雖不必清心寡慾,卻千萬不可「拉幫結派」!

1999年及2003年,親身經歷兩次搭檔參選的「內戰」,其實早在年初阿扁就已與我表白約定,只因內外在情勢考量,必須保密到年底,致使阿扁身陷派系與蘇、蔡、呂、游、葉的爭風吃醋拉鋸戰。我不忮不求,卻也看盡人性美醜和成敗得失的無奈。必須肯定的是陳水扁的信守承諾,兩次邀我搭檔,恩情義理,豈可或忘?

 

本文節錄自非典型副總統呂秀蓮  副總統八年 笑傲人生 ......呂秀蓮

閱讀更多請見非典型副總統呂秀蓮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9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