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總統八年 笑傲人生 ~ 副總統的故事

2016/5/17  
  
本站分類:藝文

副總統八年 笑傲人生 ~ 副總統的故事

副總統的故事

我是副總統,這本書寫的是我八年副總統任內的經驗和工作記錄,當然沒有總統回憶錄重要精彩。但它是「第一位」女性副總統,也是「唯一」連任的副總統的故事。

副總統是備位元首,不是半個總統。只要總統健在,有效行使職權,副總統就「備而不用」,但他畢竟不像工具,不用時收藏起來。更何況,萬一總統突然出事,喪失治理能力,副總統立即繼任,接掌國政。因此之故,平時他可以不聞不問政務嗎?總統不應該與副總統「共參國政」嗎?

美國總統小羅斯福主導二次世界大戰戰局,副總統杜魯門完全被摒除在外,小羅斯福猝死,杜魯門倉惶上臺,誤判戰局,於是下令對日本投擲原子彈,造成不必要的人間浩劫,就是歷史殷鑑。

有些國家沒有總統,因為不是總統制國家(如日本)。有些國家有總統,但無副總統(如韓國),有些國家一位副總統,有些兩位,中美洲的宏都拉斯過去有三位副總統。我曾經向宏國總統請教,為何有三位副總統?他半開玩笑說:「如果只有一位副總統,會讓做總統的日夜擔心副總統奪權篡位;如果有兩位副總統,他們可能因爭寵而勾心鬥角;如果有三位,彼此就相安無事了。」這比喻有點像封建社會的妻妾關係,卻也道盡正、副總統之間的微妙和詭異。尤其在正、副總統分別選舉的國家,如果當選的正、副總統分屬不同政黨,往往副總統會在所屬政黨的推波助瀾之下起異心,與總統作對,甚至發動政變取而代之,如2000年時的近鄰菲律賓和印尼,兩國副總統先後推翻總統,政變成功。

依據「中華民國憲法」以及「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總統及副總統同印在一張選票,雖然未必需要同黨。「憲法」又設行政院長,但院長的任命是在當選之後,選舉期間選民只知正、副總統候選人,行政院長藏在潘朵拉的盒子裡,卻是全國最高行政首長。一旦就任,除了國防、外交之外,立即職掌全國行政大權,莫說副總統相形見絀,即連總統都得尊重禮讓。閣揆不用選舉拼命,更不用接受人民的事先檢驗。這種半總統制的憲政體制,採行的國家不多,但臺灣行之有年,有識之士主張應予檢討改革。尤其行政院長無任期保障,總統為平衡派系或作政治考量,往往將閣揆的職位排班分派,任期不長,人人有機會。如此一來,不止行政院長任期不定,也不長,所有閣員及其幕僚也因經常政治大風吹而異動頻繁,無法深入嫻熟執掌的業務。最後,總統必須概括承擔政績不佳的責任,而吃虧的永遠是人民。

古今中外歷史充滿「宮廷秘史」,現代民主國家的正、副元首之間,也不乏恩怨情仇。由於「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總統因故缺位或不能視事時,由副總統接任。因此,只要總統面臨政治風暴,毫無例外地,首先遭殃的必定是身為副總統的我,因為總統身邊的人為了自保,必先將矛頭對準副總統。至於在野黨,也希望把我拉下臺,以便提前改選奪回政權。

2000年11月,陳水扁總統因為行政院宣布停建核四而被國、親兩黨聯手罷免,但連、宋認為如果只罷免阿扁,豈不便宜了我?因此立法院蠻橫修法,通過「呂秀蓮條款」,允許正、副總統一起罷免,那時我們上任才四個月,我什麼事都還沒做。國、親的目的很簡單,同時罷免,提早重新改選,方便他們奪回政權。

為了壯大罷免的理由,藍營散播總統緋聞,而綠營為了圍魏救趙,搶救阿扁,更精心擘畫《新新聞》「嘿嘿嘿事件」,誣賴我「散播總統緋聞,意圖推翻阿扁,篡奪總統職位」,掀起「獵女巫」的荒謬劇,有效轉移罷扁的焦點,順便逼我下臺。我辭職對誰最有好處呢?依「憲法」規定,總統出缺,由副總統繼位;副總統出缺,總統在三個月內另外提名,交由立法院同意就可繼任。因此,誰最接近總統,逼副總統下臺當然對他最有利。但如果把正、副總統同時逼下臺,在野黨就最開心了。

除了新新聞事件外,2006年第一家庭爆發金權醜聞,反扁紅衫軍崛起,綠營當中又有人重施故技,逼我下臺。因為不逼我先下臺,萬一總統被迫辭職,由我繼任,那些依附總統的權貴和幕僚豈不也要通通下臺?但因為我不下臺,他們就硬挺總統。有人笑說,原來副總統是總統的保護傘。

 

本文節錄自非典型副總統呂秀蓮  副總統八年 笑傲人生 ......呂秀蓮

閱讀更多請見非典型副總統呂秀蓮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