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民族魂”——读顾晓军《打倒鲁迅》

2016/5/14  
  
本站分類:藝文

谁才是“民族魂”——读顾晓军《打倒鲁迅》

谁才是“民族魂”——读顾晓军《打倒鲁迅》

 

“民族魂”,代表“一个民族的精神”,“应当是提取民族原生态精神与长期、非病态的主流精神,供发扬光大”①。鲁迅去世后,灵柩上覆盖一面旗帜,上书“民族魂”三个大字,这是当时人们对他的赞誉,但历史人物享受巨大名声的同时,也要接受来自方方面面持续不断的考核②,以满足不同时代人们的不同精神需求③。 

鲁迅留给后人的,最主要的精神遗产是什么呢?恐怕就是“挖掘国民劣根性”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一、谁在挖掘、谁的劣根? 

1、为谁写作?

“鲁迅先生的错误,在于他写了平民百姓,却不是为他们而写的”,“他是为文化人写作。所以,多年来,他为文化人所津津乐道。鲁迅先生的错误,不在于他自身,而在于他影响了很长的一个时代”,“中国文化人的最大毛病,就是拎着自己的头发,拼命地想把自己从老百姓堆里拽出来、变成高人一等的人”,“在鲁迅的眼中,中国老百姓是可悲的,可恨的,愚昧的,生来就是‘吃人血馒头’的料”,“鲁迅,对中国、对子孙后代,也是有害的”,“鲁迅写出了:民族处于病态的社会时期的、某种不幸状态”,“不能代表中国精神”。

“民众,是供作家、文艺家们去爱的,而不是供我们去骂的。一如:民众是供政治家们去服务的,而不是供他们去管的”,“鲁迅先生,希望民众都像他一样成为战士”,“民众需要的是休养生息,而不是大战三百回合”,“阿Q、祥林嫂们,首先要吃饱肚子,而后去认字,再看懂他的道理,做出分析、判断等等。这,在他所处的时代,是几乎没有可能的”。 

“鲁迅先生,于今有何积极意义”,“他的思想,于今无补”,“庆幸的:是在对待民众、对待老百姓的情感与态度上,我与鲁迅是截然不同的、有天壤之别的”,“中国的知识分子、文化人,什么时候能有点独立的人格:对上,少点阿谀奉承、歌功颂德,多点实事求是、敢讲真话?而对待民众、对待老百姓,则少点鲁迅式的呵斥、指责与内心的看不起?这就要:从打倒鲁迅开始!” 

“中国人,说中国人自己丑陋,叫挖掘民族的劣根性。其实,挖出来的大都是人性。人家外国人,咋就不挖掘自己民族的劣根性呢?人家知道:保护自己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中国的老百姓,实在是太可爱了”,“有活干。下了班,吃饭;最好,时不时有点小酒喝喝。吃过饭,睡觉;最好,时不时能快活一把。国家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棉袄一脱、扛把刀:走,拼命去!这,就是老百姓,或曰:人民”。 

2、为谁服务? 

“鲁迅先生,痛斥国民劣根性。而这正是:我们要倒鲁的关键所在”,“哪个民族没有自己的劣根性?你见过哪个民族的‘主将’、‘旗手’类的人物揪住自己民族的劣根性不放、‘痛打落水狗’的?你又见过哪个民族是靠‘反思’、‘痛斥’民族劣根性而强大起来的?没有!都是靠自尊、自强,强大起来的!”“所谓劣根性,其实就是指责民众的一种方式。为什么呢?请问:皇帝有没有劣根性?没有。即便有,他也不会承认;别人,就更不敢去说他了。所以,对于至尊者皇帝而言,是没有劣根性的;劣根性,是说臣民的。类推:县长,也是没有劣根性的;劣根性,是老百姓的事”。 

“挖掘劣根性,是为统治者服务的。古有‘每日三省’之说。‘三省’,是自察、修正,是自省。也不知是从何人、何时起,就变成了‘挖掘’”,“挖掘劣根性,其实就是辱民。所以,精英们向来是很喜欢‘挖掘’的。在资本没有崛起时,中国社会力量实际就三种:权贵、精英、民众。精英们挖掘劣根性,其实就是说:老百姓,不好。而说老百姓不好,实质上,就是在向权贵献媚”,“如果说:精英们,挖掘劣根性是辱民、向权贵献媚。那么,在即将发生民族大决斗的背景下,还不遗余力地挖掘民族劣根性,就不是向权贵献媚了,而是媚敌。在中国,有很多人喜欢挖掘民族劣根性,原因是:有人挖掘民族劣根性,反而成了‘民族魂’。其实,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挖掘’。民族的特性,无论好坏、优劣,都是与民族相伴相生的。这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挖掘民族劣根性,就是打压民族自信心,就是媚敌。任何民族,在任何时候,都有敌人;只不过,有时是显而易见的,有时是潜在的”。 

“在全民族抗战的前夜、在那么一个历史大背景中,一个高知名度的人,留下了数百万文字,竟不说一句爱国的话、没写一个抗日的字,算啥‘民族魂’呵”,“当时的鲁迅,是中国文化界的主要亲日分子。有鲁迅言论为证,他曾说:像这一般青年被杀,大家大为不平,以为日本人太残酷,其实这完全是因为脾气不同的缘故,日本人太认真,而中国人却太不认真……”“鲁迅,生活在抗战的前夜。那时,已有‘九•一八事变’、‘一•二八事变’、‘长城抗战’等;而鲁迅,数百万的著作,没有正面反日的文章。相反,鲁迅敬慕日本民族及大骂中国人愚昧的文字,则随处可见。我一直有个猜想:鲁迅,是汉奸、日本特务。只是,我没有证据。我没有证据,但政府要弄到此类证据还是较容易的——只需解密日本战前特务档。这些档,现在应在美国,日本战败时掳去的”。

“责骂国人的逻辑是——‘改造国民的劣根性’、‘思想改造’、‘社会主义教育’……直至‘专政’”,“人类文明存在的依据,就是老百姓的需要。反之,即为反动”,“真正的老百姓,都渴望自由——思想的自由、经济的自由、文化的自由……等等。谁会愿意被管头管脚呢?所以,‘改造国民的劣根性’,及其所派生出来的‘思想改造’等等,实际上不是老百姓的意愿。说重一点,动不动想要改造国民,是反动的、反社会的。即便是打着大多数人的旗号,改造少部分人,其实质是——少部分人,对大多数人中的一部分人进行改造。说穿了,任何‘改造’,都是反人性的、反现实的,也是反社会、反进步的。任何人、任何集团,都没有理由与权力,以自己的思想、文化,去改造他人。过去的法,是王法。现代的法,应该是民法——人们,约束自己行为的共同的约定。违者,遭受惩罚,而不是啥接受‘改造’。所谓‘改造’,不过是用‘环境’手段,让被改造者的思想、性格等,在挤压中变形”。 

二、因何不幸、为何不争? 

1、该改造谁? 

“我不知道鲁迅先生有什么权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鲁迅先生,相悖于今天这个时代”,“今天,是个宣导开放、多元、和谐的时代。我不知道:有多少网友真正愿意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责骂”,“鲁迅先生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是最糟糕的态度。不同阶层的老百姓,各有不同的难处”,“鲁迅,一再宣扬中国的老百姓‘愚昧’,其目的就是要贩他的封建士大夫文化与西方精英文化的混合体。而如今,之所以被网友们叫出‘叫兽’、‘砖家’、‘削者’、‘精蝇’,就是因为主流社会恶捧他们、士大夫文化与精英文化至上的结果”。

“国民的劣根性,能改造好吗?我顾晓军说:不能!我们都知道:思想,是后天的;而人性,是与生俱来的。上个世纪,我国人民曾致力于改造思想。后来,改革开放了;结果,是原还原,白改造了。思想的改造,尚且不能持续久长,又怎么可能把与生俱来的人性改造好呢?”“其实,要一个国家强、社会好,不是要改造国民、老百姓,而是要改造官员、社会上层。如今日中国,我们究竟应该改造邓玉娇、改造通钢工人、林钢工人及数千万下岗工人?还是应该改造贪官、色官与腐败们呢?不言而喻,中国与中国社会,应该改造后者。因为,是他们败坏了社会、是他们使老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骂社会,是文人的命。一个稳定的社会,是三棱型:权力、资本、百姓、文人为四极。权力与资本贴近了,文人就该与百姓亲近。若文人也贴到权力、资本那边去——社会,就太黑暗了;百姓,就太苦了”。 

“把精英们做不好、做不了的事,逼老百姓去做。那要你们这些狗屁精英干什么?凭什么你们出名、多拿钞票?长久以来,中国的混蛋精英们,就是这么欺负老百姓。‘思想’是他们的事,他们做不好、做不了,怪老百姓;钞票是老百姓的事,他们却拼命要,不肯多给老百姓”,“中国的精英们陷在思想误区里,自己不觉得”,“我的诀窍:老百姓没有错,错了也不错。这一点,是我的发明,恐怕要写进历史了。没人与我争,争的代价是——受穷,自己受穷、子孙受穷。谁愿争呢?” 

“中国的问题,不是要去教育谁,而是知识份子教育自己。‘打倒鲁迅’与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呢?反对‘打倒鲁迅’的,都是知识份子,思想僵化的知识份子。这些人,与官员一样——是中国改革、政治改革的阻力,或潜在、或阶段性的阻力。任何想要教育老百姓的人与想法,与鲁迅的‘改造国民的劣根性’及老毛同志的‘思想改造’、‘斗私批修’等等,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各种不同的阶段,妄图凌驾在老百姓头上的‘神’或准‘神’”,“中国,需要‘打倒’的精神。如果哪一天,没有了这种精神;中国,将完蛋。幸而,任何时候,中国总不缺这样的底层‘士大夫’。”“当然,我得承认: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比如,鲁迅,挖掘国民的劣根性,我就处处维护老百姓了,而批评知识份子。也确实,中国的事情,是中国的知识份子没做好,不能怪老百姓”。 

2、该打倒谁? 

“打倒鲁迅的意义,更重要的在于:打倒已形成的学阀态势,及这种态势中的一成不变、因循守旧、抱残守缺……的思维方式!”“在今天,打倒鲁迅,就是解放思想。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于今已是摆设;束缚国人思想的,只剩鲁迅这尊‘神’。中国的思想再解放,必须从打倒鲁迅开始!”“化为腐朽的,踢开;人类社会,就前进了”。 

“历史,是什么就是什么,切忌掺进价值观”,“推论:鲁迅,很可能是日本潜伏特务”,“‘推论’,不在于把鲁迅推论成日本特务,而在于告诉大家:庸俗政治,可以隐瞒马克思加入邪教的史实,可以虚构李大钊的所谓英勇就义,可以编造鲁迅给到达陕北的红军发贺电……庸俗政治,无所不能,通吃世界。然,历史,就不再是历史,而是面人、泥人,随便捏。作为政治家,当然无所谓;但,作为史学家、常人,就会觉得:活着,没有意思了——世界,没有常理。谁胜,谁嘴大。这不成黑社会了吗?” 

“中国人的素质,不是天生‘太低’,而是被中共灌输与鲁迅影响的结果;且,有的很无奈,只好装傻。总之,一种错误的、指责民众的思想方法,在中共与鲁迅作用下,蔓延。无论中共、鲁迅,还是被教育与改造而受其影响的人们,动不动就指责民众的思想方法,无疑都是错误的,甚至是极其反动的”,“在民主世界,没有人从事批评、教育与改造民众的工作。相反,民众有权讽刺与批判当权者和公众人物;而被批评与指责的执政党与当权者及公众人物,不但不敢恼怒,还主动收集意见,改进自己的工作。这,就是——在现代民主环境之下,中共、鲁迅及其被教育与改造成功的人们的思想方法上的错误与反动”。 

“提出‘解放思想’,就必须明确批判对象;没有批判对象,‘解放思想’就是泛泛而谈。而在中国(含海外华人),如果是批毛不倒鲁,不过是政治上的需要,没有完成思想与文化上的突破,谈不上思想解放;而如果是倒鲁不批毛,又不过是思想与文化上的突破,没有完成政治上的思想解放”,“鲁迅,批评老百姓愚昧、批评中国人一盘散沙……其实,是绝对没有道理的。我顾晓军一向认为:老百姓有权愚昧——因为社会资源向上流社会倾斜,尤其是优质资源;普通老百姓获得的教育资源少,你有什么权力要求他们比占有了优质资源的知识份子更优秀?如果老百姓愚昧,责任在知识份子、是你们启蒙不够!”

 

小结:中国从来不缺“民族魂”,真正的“民族魂”是担当民族苦难、甘为民族代言的人。“小人无错,君子常过”,小人不知、不改、诿过他人(民),君子知错、改错、代人(民)受过。鲁迅先生,分明小人;顾氏晓军,民族英雄。顾氏思想,“民权至上”,“至上”为“圣”④。谁才是“民族魂”? 

注释:

①《打倒鲁迅》37页,猎海人出版社2015年12月。本文正式引用文字均出于《打倒鲁迅》,不再一一注明。

②参见单少杰老师《中国史学的双重职能》,《社会科学论坛》2001年第8期,“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是要过历史关的,他们的较量是要从现世中延续到历史中的,是要在历史中决胜负的”,“中国史学具有双重职能:一是记录历史事实;二是维系人伦价值,故多有道德评价”,“许多人本身是要上史书的,是要受到历史严厉考核的,其生前拥有权势的大小与其死后受到严厉考核的程度成正比”。

③笔者14年在复旦大学进修,5月19日听俞吾金教授演讲《确立自觉的历史意识》“知识分子是有使命的,只有理解当代,才能阐释历史,历史意识的本质是当代意识,不仅要有主观价值判断,更要考虑客观价值需求”。未料俞先生不久之后(10月31日),即突然辞世。

④吾友王家斌之教育思想“启示大道、国和民圣、千年立学”,“民圣”好比“父母看孩子,都好,不可替代为好,人人皆圣贤,人人都不可重复”,“民安是当小民贱民,有统治思想在里面。民强,强了会欺负别人。民贵,贵有阶层。民圣,圣无阶层。老天爷看人人都是圣人。天生我才必有用,人尽其才”。

 

    贞云子  2016/3/14

 

網購《打倒魯迅》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226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