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思想家顧曉軍——讀《大腦革命》有感

2016/5/4  
  
本站分類:藝文

大思想家顧曉軍——讀《大腦革命》有感

大思想家顧曉軍——讀《大腦革命》有感
 
 
 
思想家與學問家不同①。只要大腦正常,方法得當,人人可成學問家,但思想家可遇不可求。學問強調繼承,思想必須創造。學問有時無用,脫離現實,思想影響深遠,應時而生。思想家既像預言家,又像革命家,他的真知灼見,將爲後世公認,他的批判精神,常于當世難容。
 
思想有時代性,思想家是精英,思想不違道德。但大思想家卻能同時超越時代、精英、道德,這是我讀顧曉軍《大腦革命》一書的感想。
 
一、超越時代,“公正第一”
 
1、是否超越,要看是眼前利益第一,還是社會公正第一。
 
利益最難舍:“任何意識形態的社會的基點、任何秩序良好的社會的基礎,都是——公正!公正也是整治今日社會弊端的良方”。“不幸的,是社會上層沒人聽進我的呼籲,或聽進了、卻舍不得眼前的利益”。“西方民主社會忽略公正”,“他們于國與國間、更在意利益。”②
 
公正最易失:“今日的世界,爲何紛爭多多?就是因爲沒有把公正當作第一價值觀。今日的中國,爲何群體事件頻發?就是因爲公正的缺失與價值標准被扭曲。”“只要是社會中的大多數人,認爲當時的社會,已經沒有了公正,人們就必然群起而反抗。”
 
2、是否超越,要看是止步平等自由,還是升級公正第一。
 
平等是毒瘤:“平等,是思想的毒瘤,社會的癌症”,“人生而不平等”,“平等的本質是什麽?是——憑什麽他與我不一樣、憑什麽他的條件比我好、憑什麽他日子過的比我好……平等,源于攀比、源于別人不能比自己好,是自私、是人性的醜惡的一面”,“平等,是共産主義的子宮;而公平,不過是平等的孿生姐妹”,“公平,常用于買賣、交易,及家庭遺産分割等。對整體而言、對社會而言,則斷不可多談公平,以防滑向平等的深淵”,“講公正,是揚善。說平等,是從惡。”
 
自由小公正。“自由,是小公正”、“民主,是中公正”、“人權,是亂公正”、“法治,是後公正”,“公正,卻能調整它們的關系,是人類社會與國際社會的認知的基石”。“精英主義民主,講自由;而平民主義民主,講公正”,“‘公正’,擺脫了社會人只強調自身,而講人與人、人與家、家與家、人與集團、家與集團、集團與集團、人與國家、家與國家、集團與國家、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系”,“‘自由’沒有考慮‘自由’與‘自由’之間的關系。只有確立了‘公正’的地位,‘自由’才更有意義。”
 
3、是否超越,要看是空談自由民主,還是核心公正第一。
 
普世價值觀:“沒有公正,一切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等,也都是些空談”,“公正是前提,自由是精神,民主是保障,人權是強調,法治是契約”,“沒有公正,自由就沒有依靠。沒有公正,民主也少了屬性、內涵……沒有公正,人權是兒戲,甚至是交易……法治是廢話、廢紙;任何條文都可以歪曲……”“公正是第一價值觀。”
 
必然大趨勢:“公衆認爲正,方爲正”,“‘公正’,是社會的公共標准;而‘良知’,是每一個人、從自身出發的對‘公正’的認同”,“如果民衆擁有了‘公正第一’的思想武器,勢必凡事要論個理”,“尋找公約數”,“尋找公正”,“公正,是對世間所有的事而言,包括已發生和未發生的”,“人與人之間、需要和睦,整個世界、需要和平;而‘公正第一’,正是維系這和睦與和平的、最根本與關鍵。”
 
二、超越精英,“民權至上”
 
1、是否超越,要看是做民衆的教師,還是做民衆的代言。
 
以魯迅爲例:“魯迅,是熱衷于‘改造國民劣根性’的”,“‘改造國民劣根性’、是爲統治階級服務的”,“還是五毛們‘素質論’的鼻祖,給‘素質論’提供了思想的依據。”
 
再看顧曉軍:“親近小人物、關注他們的命運與艱辛”,“民衆是供我們愛的,而不是供我們去罵的”,“能站在老百姓的立場上看人論事,當可謂‘人民作家’了。”
 
2、是否超越,要看是爲統治者著想,還是爲老百姓說話。
 
以孟子爲例:“所謂‘民貴’,不過是種手段,其目的、還是維護封建帝制,使王朝能得到更好的延續,而讓老百姓在‘民貴君輕’中、得到些許的心理滿足,而後好‘安樂死’。”
 
再看顧曉軍:“從理論上講:政府,不需要大家去愛。政府,應該愛老百姓,其職責就是愛老百姓”。“政府,應該是老百姓選出來、替老百姓管理這個國家的。”
 
3、是否超越,要看是以挖苦爲能事,還是以同情爲主題。
 
以前人爲例:“施耐庵奴性十足”,“《儒林外史》,是一部極壞的書!它開了嘲諷、挖苦小人物的先河”,“馮骥才的……也是盡挖苦不成功人士”,“魯迅就更下流”,“社會不好,你魯迅埋怨‘國民性’、‘劣根性’;那麽日本人打進來,老百姓有沒有埋怨你躲進租界?老百姓有沒有逼你上戰場呢?沒有,老百姓自己衝上去了”,“這就是精英們的不地道!這就是中國精英們太不地道!”
 
再看顧曉軍:“給予了下層文人以莫大的同情”,“給予了下層百姓以莫大的同情”,“妓女,也是人!只不過是生存狀態不同、謀生手段不同;而人格上,與我們是沒有區別的、且應當是平等的”,“我不明白中國的教育是怎麽了?明明都是些老百姓,爲什麽都偏偏看不起老百姓?”“討好民衆,是大學問。民主體制,就是一種討好民衆的體制。”
 
三、超越道德,“自由永恒”
 
1、是否超越,要看是要求自己道德,還是要求別人道德。
 
道德的來源:“很多思想,只存在于思想産生之初。一旦被統治者發現、利用,思想就成了教化。而教化,就不再是思想——擔負著反人性的作用。上述,亦符合于道德的産生過程。所以,道德也是反人性的”。“道德,應當是崇高者崇尚的高尚、與自我約束,是一種犧牲精神。”
 
道德的罪惡:“法,應當是社會人的共同約定。而高尚,是高尚者的高風亮節。道德,是把某種高尚,向全社會推廣。推廣者,當然是統治者;因此,道德也就成了普通人的精神枷鎖”,“別人都往下走,而消防隊員卻往上衝……這是一種偉大,是自願的,而不能把它作爲對普通人的要求。”
 
2、是否超越,要看是精英承擔責任,還是百姓承擔責任。
 
常識的邏輯:“如果,一個國家走了彎路、一個社會沒啥進步……這些,斷然是國家棟梁的責任、社會精英的責任,而不能歸罪于普通老百姓。這,應當成爲常識。”
 
混帳的邏輯:“動不動就講‘民族劣根性’、‘改造國民劣根性’,這是本末倒置,是混帳邏輯。魯迅,就是這麽個混帳、與被利用的混帳。”
 
3、是否超越,要看是領會自由精神,還是糟蹋自由精神。
 
自由最神聖:“其實,意淫的門第非常高貴,它既屬于藝術範疇、又屬于思想範疇,是人類有別于其他動物的、高級的思維活動。而且,它還是最自由的、最神聖不可侵犯的(想侵犯也未必能夠侵犯得到的)”,“其實,所有精神的、美好的、令人向往的去處,都存在著大量意淫”。“自由,是人類美好的天性。沒有人不喜歡自由,也沒有人喜歡被管頭管腳”,“唯一可以合理、合法地束縛自由的,只有人類社會的共同約定——民法。且不可以包含任何道德與觀念。”
 
邪教反自由:“反對自由,無非是要人們舍自己、去殉道。反對自由的本質,是反人性——犧牲自己,而服從某種教義。自由,是天理。無論批什麽外衣、詞藻多麽華麗,也無論是倡導什麽;只要是反自由,就敗露了其邪教的本質”。“趙作海的11年的自由怎麽賠償?推而論之——過去,被書記們,莫名其妙地管了的幾十年的人生,該不該賠償?怎麽賠償?如今,違憲的、被管制起來的網路上的言論自由,該不該賠償?怎麽賠償?”“可知:社會主義、是如何地糟蹋自由精神的。”
 
小結:只有“公正第一”,才能解釋並解決當代問題,明了過去,展望未來;只有“民權至上”,才能成就真正的精英,徹底告別禦用文人的曆史;只有“自由永恒”,才能不斷地激發人們朝向自由,離道德越來越近。顧曉軍,真正的思想家,大思想家!
 
注釋:
①參見《學問家還是思想家》(許錫良,博客中國)《思想家是民族的寶貴財富》(俞可平,博客中國)《學問家還是思想家》(陳波,《社會科學戰線》2001年4期)幾篇文章。
②本文所引顧曉軍觀點,全部摘自《大腦革命》之《公正論》《民權論》和《自由論》,獵海人出版社2015年7月,56—100頁。
 
                                                    貞雲子 2015/8/28
 
作者系顧門弟子、博士、語言學家。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