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女孩與竹馬-09

2016/3/20  
  
本站分類:創作

口罩女孩與竹馬-09

#09 【我逃避了、軟弱了。】

 

3月19、20日

 

  週休二日。

 

  星期六很安逸的過了一天,小朋友的鋼琴課雖然有稍微機起我的負面情緒,但終究忍了下來,沒有爆發。

 

  星期日卻有些不同,原本早上出門的計畫讓我很掙扎,但在媽媽的責備下,我鐵了心反抗,說不去就不去,躲進房間裡,誰也不理,然後開始放聲尖叫。

 

  我發現了,我會對管教與努聲責備產生故意唱反調的心理,然後情緒會開始不穩定,彷彿誰說話誰就會惹道我似的。

 

  媽媽也許會覺得我故意拿生病當藉口,但的確,我逃避了、軟弱了,雖然飛刻意,卻真真實實地躲開了我所害怕而後被激起反抗心理的事。

 

  知道這樣是不對的,我應該聽話出門的,而不是在房裡,像現在……徒增不安。

 

  門鈴作響,原本這個時間不會有人按鈴的,我帶上口罩,出去開門,卻看見禹瑞站在門口。

 

  「你要幹嘛?」我問。

 

  「妳知道這舊公寓隔音不好的。」他說。

 

  我頓了頓,想起剛才自己的歇斯底里。「你都聽到了?」

 

  「嗯。」他逕自走進客廳,也沒問過我。當然我也不覺得他有需要問我,因為我也已經習慣了。

 

  「所以呢?」關上門,我見他自己給自己倒了杯水,杯子還是我的。

 

  「所以就來啦,想說來看電視。」

  「什麼跟什麼?」

 

  「妳家電視比較大。」他說著,坐上沙發,卻沒有打開電視,也沒有繼續喝水,只是把水放在桌上。

 

  我看著他,他看著我,我才知道他其實根本不是來看電視的。「好了,你看見了,我沒事。」

 

  他點點頭,伸手拿下我的口罩,臉上盡是我熟悉的嚴肅。「可是妳白天沒有藥可以吃的吧?現在如果我不來,妳一個人要忍到什麼時候?」

 

  突然失去了安全感,我有些無所適從,但面前的是他,我深呼吸,試圖保持平靜,卻依然可以感受到內心深處那愈來愈大的躁動。

 

  我沉默了,沒有話說了。我的藥都只有晚上的,白天再怎麼樣都得靠自己忍下去,如果不發洩出來,或者不轉移注意力,我很難結束這種連自己都很討厭的壞情緒。

 

  「所以做什麼好呢?下棋怎麼樣?」他從旁邊的小櫃子拿出象棋盤。「我們來一場戰爭如何?」

 

  我還沒應允,他就打開了棋盒,紅子黑子就這樣整齊的排列在棋盤上。他就是這樣,問歸問,還是會按照自己想做的去做。

 

  我在他面前坐了下來。「禹瑞。」

 

  「幹嘛?我不會放水喔。」他警戒的推了推他的黑子,「炮」走到了中間的「卒」後面。

 

  本想道謝的我,只是笑。「才不會輸給你。」

 

  伸手,我們開始了一局又一局的對弈,不知什麼時候,我安定下來了。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