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女孩與竹馬-07

2016/3/17  
  
本站分類:創作

口罩女孩與竹馬-07

#07 【今天我哭了。】

 

3月17日

 

  放晴的第一天,第二次心理諮商。

 

  心裡的苦悶和委屈好像漸暖的天氣一樣,水氣多了,雨也下了。

 

  老師說,流淚是簡單的事情,為什麼啊?

 

  老師說,與我所敘述的病症不同,她看見的我,是一個節制的、謹慎的、有禮的我,換句話說,就是沒有得到釋放的、壓抑著的、把自己控制得很好的樣子。

 

  她說,她不希望看見這個樣子的我,至少在這個只有兩人的空間裡,身為我的擔當老師,她能夠看見我是放鬆的、毫無顧慮的、讓她看見最真實的……「我」。

 

  當然,我沒辦法完全放開,那個空間給我的感覺雖然很私密,應該可以很放心,可是就像我已經習慣了的一樣,在自己以外的人面前,那個「真正的我」絕對不會出現。

 

  「妳多久……沒有為自己哭過了?不是因為任何外在的因素,就只是單純的妳自己?」

 

  沒有,沒有想過,或者沒有仔細算過,又或者其實沒有過?我給了不確定的答案,她讓我嘗試著發洩出來,可我告訴她,那樣的我,不會再說話,妳會看到一個沒有辦法溝通的人。

 

  「我寧願這一個小時裡,妳是一直在哭的。」

 

  於是,我哭了。

 

  應該說,我終於得到允許能夠哭出來了,就在諮商結束前的十五分鐘。那種突然得到解脫,而無所適從的感覺,讓我只能哭,只能掉下眼淚,而眼淚並沒有讓我真正得到治癒,而是繃緊許久的橡皮筋應聲斷裂,失去控制的樣子。

 

  「謝謝妳,願意發洩出來。」最後,老師這麼跟我說道。

 

  結束了諮商,走出諮商中心,我擦乾了眼淚,卻止不住情緒,拉上外套連帽和口罩,我撥了通電話。

 

  「喂?」電話那頭,是讓我一顆心空了又滿的溫暖。

 

  「禹瑞……」開口的那個瞬間,我嚇到了,原來哭過的我,會是這樣脆弱的聲音。

 

  「妳在哪裡?」

  「體育館後面。」

 

  電話被掛斷,我將手機收回口袋裡,看著遠景、看著天空,即使它們是模糊的。

 

  不到五分鐘,他來了,就站在我面前,什麼都沒有說,抱住我,緊緊的。

 

  「禹瑞……」

  「嗯?」

 

  「我好累……」太累了,習慣忍住應該留下的淚水,太累了。

 

  「累了,就像現在一樣說出來。」

 

  他的聲音好近,就在我的耳邊。「說出來之後,我會聽的。」

 

  今天是放晴的第一天,水氣蒸散了,我卻哭了……在失措的情緒之中、在他的懷裡。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0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霧濛濛一片,該不會是傳說中的霧霾吧=口=!!!
回應    0    0
竹攸    
竹攸
沒有啦,文大一到春天就會這樣起大霧><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