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女孩與竹馬-01

2016/3/12  
  
本站分類:創作

口罩女孩與竹馬-01

#01 【這是我的第一篇日記】

 

3月11日

 

  先說好,這並不是什麼童話故事,也不是什麼浪漫愛情史詩,只是單純的記錄我,與我的竹馬的日常,當然大部分還是我,因為這是我的日記。

 

  我叫向瑩謙,中文系大四,剛滿二十二歲沒多久,精神官能症患者,帶有輕度憂鬱,除此之外,我的生活正常、理智正常,還能堅強的與病魔搏鬥……不,是非得拚出個你死我活。

 

  其實這個病來得並不突然,是我有好長一段時間,大約十年左右忽略了它,直到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意識到自己的危險性時,才鼓起勇氣踏入身心診所。當然,不是我一個人去,而是由我的竹馬——紀禹瑞陪著的。

 

  目前為止,除了他和另一個好朋友知道我的病,對其他人我認為沒有說的必要。

 

  媽媽?她眼色很敏銳的,根本不需要我說啊。

 

  這種病,能說出來本身就要提起很大的勇氣,何況容易被貼上標籤,即使我平常就有些瘋瘋癲癲的,但那是沒發作時鬧著玩的狀態。所以我選擇避而不談,因為不喜歡被特殊對待。

 

  這個病給了我一個任性的理由,但我更清楚墮落下去的話,就是放任自己消極的卑劣藉口,我想好起來,只是還在尋找方法。至少我並不是毫無出口來發洩自己的情緒,我可以彈鋼琴、寫小說,可以在自己創造的世界裡當一個幸福的正常人。

 

  但,其實我已經很幸福了。

 

  在這深夜,心血來潮的日記,無人打擾的閑靜能讓我想起很多事,包括我自己,和紀禹瑞。

 

  那個住在舊公寓對門的男孩,小時候纏著我踢足球、打棒球、賽跑,玩些必須混在一群男生裡才能玩的遊戲,當然我不是說女生不能玩,只是附近女孩們都不玩而已;長大後裝穩重、裝大人、裝乖巧、裝天使的紀禹瑞。

 

  我才不會記得他把我芭比娃娃五馬分屍的事件,也絕對不會記得我為了報復他,在他的腳踏車輪上插滿圖釘的事。

 

  不,我才不記得。

 

  電腦螢幕跳出了一個LINE的對話框,來自:禹瑞。

 

  「我覺得我鼻子很癢,是你在說我壞話嗎?」

 

  「不是因為你感冒嗎?抓一抓就趕快睡覺!」我在鍵盤上回覆道。

 

  「你也是,該睡了,晚安。」

 

  我回送他一個睡覺的貼圖。

 

  但我跟他都清楚,誰都不會這麼聽話,這就是我跟我的竹馬。

 

========

 

久違的,日記體。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