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無音公主 第二部 20 以愛為名

2019/10/5  
  
本站分類:創作

【互動】無音公主 第二部 20 以愛為名

20 以愛為名

  筆跡可模仿、血漬可假製,語氣、用詞卻模仿不了,尤其當僅僅是字句安然地躺在紙上,沒有聲音、沒有畫面,那一筆一畫卻能拼湊出另一個人的樣貌、聲線時,梧音很清楚這根本假不了。
  那也稱不上是什麼家書,根本是母親的用血淚寫成的遺書,她說她是個失責的母親、不孝的女兒、不仁的妻子,把錯全都攬在自己身上,卻一句沒有怪過那個自私自利的丈夫,沒有怪過自己這個狠心拋下一切的女兒,整張書信以愛為名,卻完全沒有出現一個「愛」字,讀完讓人格外鼻酸、格外憤怒。
  梧音強忍著翻湧的情緒,揉皺了紙條,一把丟進煎藥的火爐裡,看著紙條被燒成灰燼,她的神情也逐漸淡然,最後化作一抹輕淺的笑。
  「公主不愧是辰王爺親自培訓的菁英密探,很清楚接下來該做什麼,您若想保自己和王妃一個平安,就得聽話些。」蔚彤絲毫不顧慮梧音瞪視自己的輕蔑目光,依然是那張招牌的甜笑。
  梧音知道她在使激將法,不怒反笑,道:「先用我母親的血來威脅我,再用我的處境逼我妥協,難道你們不怕我不顧家族安危又去死一次?」
  「我們差這麼一條命嗎?」論心理戰,蔚彤可是最拿手的,對方有多刁鑽,她就可以拿出比之更高的自信。「何況您不是早就『死了』的人嗎?」
  聽見最後一句時,梧音臉上的笑容倏然消失,她一下子懂了,自己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無論逃到哪裡,終究都會落在父親設好的網羅之中,就像被蜘蛛網纏住的蟲子,掙扎會成為最快送命的方式。
  「說吧,你們到底要什麼?」
  而她——現在更失去了了結自己的權利。
  蔚彤嫣然的笑容中閃過一絲詭譎,上前耳語幾句,話說完便離去。
  梧音絲毫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令人摸不清頭緒的計策,本來宇文漣讓他們入府就是為了要探知他們的目的,加以阻止兩國戰爭,可是被這麼一攪和,除了能猜到他們想要利用宇文漣之外,她竟然什麼都沒辦法聯想,好像沒有一件事情是能夠被接起來的。她該怎麼做?又該從何做起?
  彷彿被困在沙漠裡,放眼望去,毫無方向。
  恍惚之間,一只藥罐被燒裂了,她急忙滅火降溫,望著被燒乾的罐底若有所思,就連阿陌站在門口喚她也恍若未聞,直到他走到面前才驚覺回神。
  「怎麼了?是哪兒傷了,還是營裡的藥不夠了?」她隨手用濕布將破瓦罐蓋住,問道。
  「我以為九殿下來過這裡。」阿陌瞥了一眼藥罐,並不在意。
  「早上見過一次,後來好像被師叔帶回去了。」梧音回答。早上她把宇文漣落在院子裡後,依稀有聽見古傾川的聲音,之後就沒看見任何身影了。
  阿陌平時不太有變化的神情閃過一道慌張顏色,緊抿雙唇轉身要走,又回過身來,把一個信號筒交給梧音:「要是九殿下回來,用這個通知我。」

----進入問題----

Q:宇文漣去哪裡了?

A. 店舖找賠禮
B. 上街找情聖
C. 看戲找靈感
D. 書店找同感

截止:2019/10/06 18:00

小提示:上面四個選項有不同的後續發展,有的會發生危險,有的會產生小浪漫,有的會出盡洋相,有的會貽笑大方。(嗯,我絕對不是按照順序寫下來的)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