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無音公主 第一部番外 師叔

2019/9/18  
  
本站分類:創作

【互動】無音公主 第一部番外 師叔

番外 師叔

  古傾川看著桌上那些從梧音身上取下的物品,又不安地看了眼安坐在桌子對面的宇文漣,腦內飛過成千上萬複雜的念頭。他是現場唯一的西瑤人,也知道宇文漣在等答案,只是他內心的焦慮,不曉得有沒有人能看得出來。
  「古大夫,你可認得這些東西?」阿陌看著眼色,打破了沈默。
  桌上有一只藥瓶、一支簪子,兩樣都是他很熟悉的東西,卻不知道該從何開始說起,畢竟這兩樣東西不只可能代表著梧音的真實身份,更是他過往回憶中最不堪回首的部分。
  「認得是認得,唉……但是九殿下,你真的想知道真相嗎?這很可能會讓你深陷危機,俗話說不知者無罪,你……」話才說一半,古傾川對上宇文漣堅定的眼神,頓時曉得自己繞再多路、說再多廢話打太極也沒有用。他拿起藥瓶:「這是西瑤藺氏專門裝毒藥的瓶子。」
  西瑤藺氏醫毒技術名揚四海,所用藥瓶也都是訂製的,他一眼就能認出來。且在醫治梧音時便發現她身上有微量毒素,若沒有猜錯……他拆開封口,以口就鼻聞了聞,立刻封了起來。
  「是何毒?」阿陌問。
  「失神毒。這是迷藥的一種,毒不致死,但依照份量,輕則短暫心神恍惚、重則昏迷不醒十二時辰,下藥後一刻鐘內便會開始發揮功效。」古傾川答道。
  阿陌蹙起眉,沒有說話。
  「那簪子呢?」宇文漣指了指桌上的一支簪子。「樣式好特別啊!」
  「這叫藺草簪,以梧桐木製,上頭會刻上藺氏家紋,其直系族人一人一式,代表各自的身份,『門生』與姻親家屬是不會擁有的。」古傾川在「門生」二字上加重了語調。方才他進門前還聽見宇文漣和舞如飛在討論梧音可能與自己一樣是藺氏門生,本來他也以為藺姬老太太可能又收了門徒,直到阿陌將簪子帶了回來,他才發現事情可能沒那麼簡單。拿起簪子,看清之後瞳孔微瞠,不敢置信:「這……不可能啊……」
  宇文漣看向他:「怎麼了嗎?」
  古傾川似乎受到了很大的衝擊,他轉向阿陌:「這真是你在岸邊拾到的?」
  「是。」阿陌答得十分肯定。
  「你怎麼知道這很有可能是和親船上的東西?」古傾川問道。
  「因為……」阿陌解釋不上來,目光轉移到宇文漣身上。
  在兩人的視線中,宇文漣從懷裡拿出另一支簪子交給古傾川。「這支才是無音姑娘身上的物品,你看看上頭的花紋是否跟阿陌拿回來的有些相似?」
  他拿著端詳了一會兒,道:「這支的樣式我沒有看過,但阿陌拿回來的這一支……是我師妹之物。」
  他與師妹自小一塊兒長大,絕對不會認錯她的東西,可是藺氏族人向來簪在人在、簪亡人亡,這支簪子又怎麼會單獨出現在這裡?難道師妹早已過世?不對啊……當年他離開藺氏前,師妹早已是辰親王妃,這幾年又不曾聽聞西瑤皇室傳出喪事,簪子出現在這裡,難道!
  古傾川腦袋裡突然閃過了個念頭,他又拿起另一支陌生的簪子,獨自喃喃道:「難道那位姑娘是師妹的女兒?」
  「你師妹的女兒?」宇文漣並沒有錯過他這段呢喃,直接抓到了重點。
  古傾川想起十五年前離開的時候,師妹剛懷了第二胎,雖不知是男是女,但梧音的年紀看上去十分符合,再加上這支沒看過的藺草簪,他怎麼想都覺得這個推測的可能性非常高。他道:「我師妹就是辰親王妃,弘月公主的娘親。」
  他這番話讓整個謎團突然撥雲見日,但梧音的真實身份仍然沒有得到直接證實,尚有部份存疑之處。
  「你的意思是,梧音很有可能就是弘月公主?」宇文漣不解,問道:「可是她若只是代為保管呢?或者她是公主身邊隨行的親屬,不想被人發現才穿著宮女的服飾,這也不無可能啊!」
  「的確,此話在理,但是一個人保管兩支藺草簪是不可能的,除非……簪子的主人死了,家人收藏其身後之物,或者自行劃割了與藺氏的關係。」古傾川說到後來臉色完全沉了下來。「依照師妹優柔寡斷的性格,這都不會是她的選擇,她不可能選擇死亡,也無法與藺氏斷絕關係,畢竟她是最正統的宗主繼承人。若她真的被逼著下了抉擇,我唯一能想到的只有西瑤國這幾年五大宗族與皇室之間日漸激烈的權位鬥爭,尤其是她的丈夫辰親王,極有可能將她逼上了絕路。」
  弘月公主和親也許就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兩支藺草簪竟能牽扯出這麼多可怕的推斷,宇文漣細細琢磨古傾川的話。「這麼說來,無音姑娘到底是不是弘月公主,只能讓她自己親自證實了。」
  「你這是有想法了?」古傾川見他似有一計,問道。
  宇文漣笑而不語。
  然而等到真的完全證實梧音的身份,幾乎是一個月後了,在這期間發生了很多事,古傾川每每得知消息時總是為宇文漣和梧音捏了把冷汗。
  梧音越想避開追查,所做的事情就越是破綻百出,從她承認辰親王妃的藺草簪是自己的開始,到前往港口認領物品,尤其當那支假的藺草簪出現在假公主的遺體上時,還有遺體上殘存的藥物反應,都再再暴露她的身份。
  不錯,她是挺聰明的,如果不是他們早就知曉了藺草簪的意義,她的辦法的確能夠瞞天過海,也許直到現在也不會有人發現她是誰。
  只可惜,一山總比一山高,比她還要更加聰明的人,就在這裡。
  「這樣反而會把她逼走吧?」古傾川對著專注描繪簪子的宇文漣說道:「既然已經知道她的身份,不是更應該要保護她嗎?」
  當初是誰說絕對不能把梧音交給西瑤國和太子的?
  宇文漣畫好了簪子,將它摺進信封裡交給阿陌:「派人送回夢嶼,一定要無音親自打開!另外,吩咐如飛時刻盯緊她的動向,隨時回報給我。」
  阿陌領命退下,留下宇文漣和古傾川二人。
  「放心,她最後會乖乖回來的。」宇文漣發現古傾川臉色不好,安慰道。
  古傾川鄙視他一眼。「你就是想玩英雄救美這招,我還不了解你嗎!」
  宇文漣挑挑眉,不可置否。「不過像她這般果決又倔強的姑娘,若不讓她自己嚐點苦頭,不管救她幾次,她依然會不屈不撓地逃走,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救她?」古傾川悄然嘆氣,不知該從哪兒說好。
  使自己身陷險境又吃力不討好的活,莫不是英雄病,他怎麼老往身上攬呢?
  古傾川無奈,九殿下這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性格,不管讓他受傷幾次,他都不會學到教訓,那雙腿就是最好的前車之鑑,而他依然故我。當然也不是說他行俠仗義不好,要不是他「行俠仗義」,古傾川可能還在這世界上的某個角落流浪,也有可能早就不在人世、化為塵土。
  「欸,那這樣算來,你就是葉梧音的師叔了啊!」宇文漣沒有察覺他的無奈,倒是自顧自地談起別的話題。「也不知道是你的醫術厲害,還是她的醫術厲害。」
  「你消息倒是迅速,連她的本名都給查到了。」古傾川冷不防吐槽,被吐槽的那人還笑得洋洋得意,一副等著人家誇獎他厲害的模樣。「要是她比我厲害,豈不正好,你的腿可能就有救了。」
  宇文漣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腿,笑容漸漸消失,只剩下嘴角還勉強勾著一絲無謂的笑意:「這麼多年過去了,就這麼坐著一輩子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古傾川聽了有些不悅,道:「你真想讓我拿針戳死你吧?」
  「行行行,我不說了,別把你的兇器拿出來,古傾川你這是蓄意謀殺本王!」宇文漣見他作勢要拔出針來,立刻推著輪子轉身要逃。
  古傾川追了幾步便停了下來,靜靜地看著他逃出書房,消失在走廊轉角。
  如果可以,他還是想見到這位小英雄、小俠士,站直身子的翩翩少年模樣。

----第一部番外完,第二部正文下篇待續----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