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戲

2019/7/18  
  
本站分類:創作

瓶中戲

第一幕 第一場

 

景:不知名的空房間

人:K先生

 

△K先生在房間中央,坐在鐵製椅子上,一條黑色麻布蒙住雙眼,雙手綑綁在鐵椅背後。

△房間只能清晰看得到K先生背後的一張鐵柵欄窗。

△只有一盞強光燈從K先生左前方的舞台由下往K先生的方向投射。

 

K先生:喂!放開我!喂!放開我!

△動作掙扎,頭部左右大幅擺動。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頭部垂下,不再擺動。

△語氣漸漸疲軟。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你們誤會了!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語調像是哀求。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我只是職位看起來很大,實際上是一點能力也沒有。我完全做不了主,我是有文件來就簽,時間到了上班,時間到了下班,這樣的公務員你說說看哪有什麼權力?真的,我不會騙你們。

△頭部抬起,微微擺動。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你們不相信我嗎?看看我全身的行頭,都是廉價品,哪像那些有錢的官爺,一家穿戴都是名牌精品。去查查,我的老婆小孩穿得可寒酸呢!您瞧瞧我腳上穿的這雙皮鞋,早就黯淡無光,鞋底都快磨到平平滑滑,每走一步路都是膽顫心驚。真的,我不會騙你。

△語氣開始慢慢急促。

△說完停頓五秒鐘。

 

K先生:不要不說話嘛!大家都是做心酸的,我知道。其實,你也不願意這樣綁著我,你也是看人臉色混口飯吃吃,對吧!我們沒有不同,今天我的遭遇可能大家遲早都會遇到的。喂!說句話啊!

△語調漸漸強硬。

△說完停頓十秒鐘。

△燈暗。

 

第一幕 第二場

 

景:不知名的空房間

人:K先生

 

△K先生在房間中央,坐在鐵製椅子上,一條黑色麻布蒙住雙眼,雙手綑綁在鐵椅背後。

△房間只能清晰看得到K先生背後的一張鐵柵欄窗。

△只有一盞強光燈從K先生左前方的舞台由下往K先生的方向投射。

△黑暗中,房間圍繞著皮鞋踢躂來回走動的細微聲響。

 

K先生:可以讓我喝口水嗎?我好渴!

△不時吞嚥口水,用舌頭舔拭乾裂的嘴唇。

△說完停頓十五秒鐘。

 

K先生:好,我說。我知道你們的來歷,我知道你們的一切,你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掌控中。沒錯!用武力鎮壓學生的命令是我簽署同意的,那是為了學生不再被你們控制。

△語氣堅定。

△說完,誇張地吞嚥口水。

 

K先生:我們早就有線報,知道你們打算策畫一場暴動,為了不讓你們真正的企圖在電視媒體前暴露,所以利用學生的單純與熱情加以蒙蔽和鼓動,就為了演出一場看似正義革命的計中計。

△語調中帶有輕蔑的意味。

△說完,誇張地吞嚥口水。

 

K先生:你們的手段,我們早已掌握。信仰式的教條用商業化的模式傳誦,人們根本不在意真相是什麼,只要把話轉換成道德用語,新聞自動會幫你們在畫面前貼上標籤,將一切責任歸咎在於特定對象。真相,只有兩種人才清楚,一是為政府做事的我,另一個是替反政府做事的你。

△說完,誇張地吞嚥口水。

△停頓十秒鐘。

 

K先生:如何,我說的是不是切中要害。你想將罪全攬在我的身上,我告訴你,你們的惡我是一清二楚。把我綁來又如何?將你們偽善的臉打響,讓你們知道在政府當官的爺們的厲害。快將我放開,我就當作今天沒這回事發生。聽到了沒有!

△說完,誇張地吞嚥口水。

△停頓十秒鐘。

△燈暗。

 

第二幕 第一場

 

景:不知名的空房間

人:K先生

 

△K先生在房間中央,坐在鐵製椅子上,一條黑色麻布蒙住雙眼,雙手綑綁在鐵椅背後。

△房間只能清晰看得到K先生背後的一張鐵柵欄窗。

△只有一盞強光燈從K先生左前方的舞台由下往K先生的方向投射。

△鐵柵欄窗的外頭下起磅礡大雨。

 

K先生:我好餓,可以給我一點東西吃嗎?

△身體向前傾。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政府與反政府只是位置不同,等到選舉我們落敗了,就換我們反政府了。我說的那些手段,做官的也是用同一套。每回政府交接,就是這些手段一脈相承,不管誰當家,這個家就只能是這副模樣

△語氣微弱,語調無奈。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做官有做官的無奈,誰以前不是滿滿的理想與抱負,一心想要改革政府一切陋習與過時的制度。可是,當你真正進入到這座宏偉建築的核心架構時,才會驚覺所有書本上的理論與方法根本不切實際,你只能像是溺在漩渦的順向力中無從掙脫。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我也知道自己過去做錯很多,雖然都是逼不得已,但是做了就是做了,我不會逃避。其實,我很敬佩你們,你們才是真正為大眾開創幸福的人。手段是必要的,為了更遠大的理想與目標。犧牲是必然的,為了實踐真正的自由與民主。我願意與你們一起努力。我一回去就立刻放了那些學生,你放心,一點汙點都不會留下,還給學生清清白白的身分,這是我份內當所作為的事。相信我,我是你們是同一陣線的夥伴。

△說完停頓十秒鐘。

△燈暗。

 

第二幕 第二場

 

景:不知名的空房間

人:K先生

 

△K先生在房間中央,坐在鐵製椅子上,一條黑色麻布蒙住雙眼,雙手綑綁在鐵椅背後。

△房間只能清晰看得到K先生背後的一張鐵柵欄窗。

△只有一盞強光燈從K先生左前方的舞台由下往K先生的方向投射。

△鐵柵欄窗的外頭下起磅礡大雨,冷風不斷吹進幽暗的房間。

 

K先生:我好冷,可以把窗戶關起來嗎?

△身體更加彎曲,雙腳不停顫抖。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我很有用處,你也知道我的位置很熱門,不是一般小官員能攥得到的地位,有我在內部替你們打點,你們要做這棟建築物的主人指日可待。我們裡應外合,到時候可別忘記我的功勞喔!

△勉強擠出笑容。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我想到幾個方案,你們聽聽看適不適合。首先,我先安排幾個部門的空缺讓你們安插人馬,當然一開始不會是太高的職位,但是升遷保證快,我東挪西挪不用一年,你們的人都可以接觸到機密。其次,工程標案只有我知道內幕,你們隨便設個子公司,我來操作,大家一起賺錢。工程這項目最不容易查款項,沒有人會真正監督你的材料,更不會有人質疑實際建設與設計圖不符,東扣西挖賺的可都是大錢,若是工程進度延後,還可以再撈一筆。最後,是我壓箱的絕招,不輕易洩漏給我不信任的人知道,夠誠意了吧!我告訴你,有幾家主流媒體實際上是我們掌控經營權,想要讓人民看些什麼,看不到什麼,全都由我們來控制。媒體報導的範圍很窄,各家新聞都相互流通消息,有人帶頭報導新消息其他家也隨即報導,頂多更改一下數據。媒體是人民觀察政府如何運作的最大管道,一旦操縱了這雙眼,等同操控了人民的思想與行為。

△全身不停抖動。

△語調越說越興奮。

△說完停頓十五秒鐘。

 

K先生:你一定覺得我很壞吧!這年頭安分守己的都是大笨蛋!安分領死薪水,固守傳統道德美德,這就是不知變通。你聽過一句話: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好人吃苦一輩子,就為了最後一點點幸福。壞人享樂一輩子,最後只是難過一下下。更離譜的是放下屠刀可以立地成佛,你看看做壞人CP值這麼高,你說說看,世界憑什麼要求我們做好人。

△打從心底的笑意流露在嘴角。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夥伴們!我是真心與你們交陪,完完全全就是自己人。不需要再這樣綁著我吧!來!來!解開!解開!讓我們好好喝一杯,把計畫的細節再詳細討論討論。

△放開喉嚨,大聲疾呼。

△說完停頓十秒鐘。

△燈暗。

 

第三幕 第一場

 

景:不知名的空房間

人:K先生

 

△K先生在房間中央,坐在鐵製椅子上,一條黑色麻布蒙住雙眼,雙手綑綁在鐵椅背後。

△房間只能清晰看得到K先生背後的一張鐵柵欄窗。

△只有一盞強光燈從K先生左前方的舞台由下往K先生的方向投射。

△鐵柵欄窗滲進夕陽的餘暉。

 

K先生:別不知好歹!給你們臉還不要臉!以為我真的拿你們沒辦法啊!別把我跟那些吃素的官兒一起比較,我要是狠起來連我自己都會怕!你們想要知道事實,告訴你,你們承受不了的。你們根本就不知道這一切一切的背後的真相,揭開來可是動搖國本吶!

△掙扎、咆嘯。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所有原因和後果都是串連起來發展的,像是無法停止的輪迴。任何一個和政治扯上關係的人事物,都不會有單純這回事。我告訴你們,政治人物就是吸血蟲,政治權力就是止凝劑,政治地位就是口器,將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分資源當作養分。這就是資本主義的真諦。

△語氣仍顯激動。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中飽私囊。沒錯!我們能做的就是搜刮財富、欺壓百姓、蒙騙選票,將真正的私囊運送國外,就算獲罪也能讓家人逍遙一生。這世界何來公評這回事,只有平衡的原則。政治人物的囂張都是源自於平民百姓的愚鈍培養。你知道為什麼人民會笨到贊助自己敵人來毀壞自己的生活嗎?我告訴你真相。從古代就開始這項計謀了,你絕對想像不到,就是教育制度讓我們的人民遵從教條的背誦,而不思教條背後的意義與價值。諷刺吧!矛盾吧!在這塊土地上這種效果更是顯著。是非題、選擇題、連連看、填空題,無一不在訓練人民直線性的思考。

△語調慢慢平穩。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呵呵!自從網路發展越來越發達後,人民的腦袋更無法獨立思考,他們以為自己握有自由和平等的權利,實際上,他們只是被更意識形態的意識形態所控制。雖然網路上有許多資訊,也有些好事者將真相揭發,可是,那就如何呢?熱頭一過,大眾又去追逐另一處的熱源。尤其是學生,風潮是他們唯一追逐的信仰,不再計較意義與價值。跟隨潮流走,人云亦云,只要懂得說話的藝術,什麼網路觀察家、青年評論家等阿貓阿狗只要懂得用言語煽動讀者情緒,用盡酸言酸語,就能博得出人頭地的機會,有亮相的機會就有商機,有商機就表示了這一切的背後動機。

△語調平穩,語氣增強。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快把我放開!這一切都是他們自找的,關我什麼事。他們沉溺在無知裡,這是他們的選擇,你何必干涉,你們又有何能耐去干涉。這是幾千年來培養的精神,這是傳統,這是貧富差距永恆存在的原則,這是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這是人性的自甘墮落,這是人類自我招惹的罪與罰。這一切都是他們自找的,關我什麼事!就算你抓進政府官員又如何,小烏龜走了,另一批小王八同樣會上來,別以為你們很清流,等權力地位握在手上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的面貌慢慢進化成烏龜王八的模樣。你現在就是個蛋,烏龜王八的蛋。哈!哈!哈!

△複雜的口氣,怒樂參半。

△笑聲持續十秒鐘。

△燈暗。

 

第三幕 第二場

 

景:不知名的空房間

人:K先生

 

△K先生在房間中央,坐在鐵製椅子上,一條黑色麻布蒙住雙眼,雙手綑綁在鐵椅背後。

△房間只能清晰看得到K先生背後的一張鐵柵欄窗。

△只有一盞強光燈從K先生左前方的舞台由下往K先生的方向投射。

△鐵柵欄窗外閃爍無數星光。

 

K先生:我不想出去了!就這樣把我關到死吧!回到政府機關又要面對一堆裡裡外外的鬥爭,我厭倦了。我只是想過些平凡的日子,當初參加政黨活動,是因為家人被誣陷入獄,雙雙死在黑牢裡。我的父親原本是大學教授,一生清白,教學生不要死背書本上的文字,要明白文字裡的用意,要記得質疑一切理所當然的事物,讓自己去追求真相的意義與價值。我的母親是畫家,畫山水是國畫界第一把交椅。她常說,生活要重意境,表象的華麗只是一時的鮮豔,能永垂不朽的畢竟要依賴這深藏飽滿的意象方能詮釋。國畫裡的黑白象徵的不是色彩,是修養的品味,縱使千萬幅山水畫看起來都相似,但每一幅的意象精神都大大不同。

△頭部仰起。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以前我不懂父親的用意,也不懂母親說的境界,直到現在,在這段無法自由又黑暗的呼吸中,我才真正體悟到父親與母親話中的真意。我真傻,多少年來汲汲營營追求的目標竟然是回到原點。想要對政府復仇,卻被同化成為惡的一份子,無視罪的懲罰,忘我貪婪在名利中,狡詐度日,生活慢慢遠離平常心,老婆小孩一個樣的驕縱,要名牌,要吃高級料理,要出國享樂,把家裡傭人當作低等賤民對待,價值觀通通偏失,而我自己也忙碌奔波黑白兩道,一個家充滿令人噁心的氣息。

△語調哽咽。

△說完停頓十秒鐘。

 

K先生:就讓我一個人在這裡吧!對我來說,這裡就像是天主堂的告解室,謝謝你們,讓我把自己心底的罪與惡都說出來。我並不是要祈求原諒,更不是想要替自己開脫。回顧一生種種經歷,此刻的我心思澄明。謝謝你們給我這樣的機會重新審視自己。謝謝。

△語調安適,語氣平緩順暢。

△說完停頓十秒鐘。

△鐵門開啟的聲音。

 

第三幕 第三場

 

景:不知名的空房間

人:K先生

 

△K先生在房間中央,坐在鐵製椅子上,一條黑色麻布蒙住雙眼,雙手綑綁在鐵椅背後。

△房間只能清晰看得到K先生背後的一張鐵柵欄窗還有右面牆上的鐵門。

△只有一盞強光燈從K先生左前方的舞台由下往K先生的方向投射。

△鐵門已被打開。

 

K先生:有人嗎?有沒有人?我想尿尿!

△說完停頓十秒鐘。

△頭部左右擺動,用耳朵察聽四周的聲音。

 

K先生:如果沒有人,我就自己把鎖解開,回家方便囉!

△說完停頓十秒鐘。

△手銬掉落地面。

△鬆開綁眼的黑色麻布。

△活動筋骨。

 

K先生:老子是什麼樣的人物,讓你們這般玩弄,看我出去後還不整死你們!

△站起身來環顧四周。

△偷偷摸摸地探查鐵門外。

△離開房間。

△燈暗。

 

第四幕 第一場

 

景:不知名的空房間、整座舞台

人:K先生、導演B、數名工作人員

 

△K先生站在房間外與導演交談。

△工作人員上場整理道具拆換佈景。

 

導演B:卡!太棒了!太精彩了!您真正天生的演員,要不,從官場退休後來劇場玩玩如何?

△阿諛奉承的態度。

 

K先生:我已經演戲演了一輩子,最後讓我說完真話後就好好過人的生活吧!

△無奈笑著。

△眼神環顧四周。

 

導演B:是!是!不勉強您!接下來就是回到政府辦公室,開始下令抓人。抓到人之後,您的角色再用同一招對付犯人,這次要把馬克思主義好好奚落一番。

△不懷好意的笑容。

△拉一張椅子請K先生坐。

 

K先生:說真的,這世界真沒有完美的制度,更好的理論都有缺陷。導演知道為什麼嗎?

△緩慢就坐。

 

導演B:因為這世界沒有人比您還明理聰明。

 

K先生:放屁!是因為所有理論都搞不懂人性!天底下有各式各樣的人,想要用一套理論就圈住所有的人,那是癡心妄想。

 

導演B:是!是!癡心妄想!癡心妄想!那個……您上次答應過有一座蚊子館要用政府預算修建,修建好之後用作我們劇團的專屬場地,這件事……

 

K先生:已經著手進行!有我的承諾你還不放心嗎?

△翹起二郎腿等待。

 

導演B:放心!放心!那個誰誰誰快倒茶過來!佈景更換好了沒?動作這麼慢!

△開始四處走動張羅。

 

第四幕 第二場

 

景:政府辦公室、整座舞台

人:K先生、導演B、數名工作人員

 

△K先生坐在政府辦公室的辦公桌前。

 

導演B:跟您確認一下劇本。最後,不是用同一種模式綑綁那些罪犯嗎?然後也是一樣讓他們逃離房間,緊接著槍聲四起,由您的笑聲結束這齣戲,這樣滿意嗎?

 

K先生:嗯!很好!反正把所有的錯都推給別人,把我的形象擺正就對了!

△得意貌。

 

導演B:好的。大夥預備……。什麼,有這麼緊急,不能等戲排完之後再……。我知道了。

△走上舞台。

△在K先生耳邊說話。

 

K先生:那就沒辦法!只能趕回去處理!真麻煩,不就是飛彈射歪掉到別人家的漁船,這有甚麼好緊張。可以用錢擺平的事都不是大事。政府裡就沒有能幹的人嗎?

△厭煩貌。

△走下舞台。

 

第五幕 

 

景:導演室、落地玻璃窗外頭遠處是總統府

人:導演B、會計C

 

△導演B靠在辦公桌上手持劇本塗塗改改。

 

會計C:導演!導演!聽說有人要抗議總統府!怎麼辦?

△從導演室的門外急忙奔入。

△氣喘吁吁地說話。

 

導演B:不要大呼小叫的。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妳用用大腦想一想。他不是說一切行動都在他的掌握中嗎,這都情報不到,還做什麼官!

△無謂貌。

△依舊修改劇本。

 

會計C:剛剛送便當的小弟說很多人都知道,怎麼辦?萬一真的發生,我們的戲就演不成了。

△依舊氣喘吁吁地說話。

 

導演B:戲演不成算什麼!我在蚊子館附近買了許多房產,到時候商機一湧現,我們賺的錢三輩子都花不完。再說,一個便當小弟都知道了事情,總統府會不知情,當這總統府是塑膠做的啊!

△抬起左手臂伸出食指指向總統府。

△眼神沒離開劇本。

 

△突然一聲巨響,衝擊波震碎導演室的玻璃窗。

 

會計C:完了。

△倒臥在地上。

 

導演B:完了!

△依然靠在辦公桌上。

△說完話後停頓三秒,劇本從手中滑落。

 

△K先生的笑聲,回響在整座舞台。

 

△落幕。

 

第二十三屆白沙文學獎舞台劇本類-第二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98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