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薇談創作──《禁獵童話》的催生

2017/6/30 下午 03:00   資料來源:海德薇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海德薇談創作──《禁獵童話》的催生

圖片來源/海德薇

義大利導演羅貝多.貝尼尼於1997年自編自演的『美麗人生』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劇情大約是男主角與兒子被關進猶太集中營,卻欺騙兒子這只是一場遊戲,好讓他適應集中營的生活。直到現在,我仍然記得男主角在遭受處決前,鏡頭內擠眉弄眼搞笑地與兒子道別的畫面,而鏡頭外的觀眾卻泣不成聲。

我也喜歡美籍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賽尼的『遠山的回音』,剝去戰爭和貧富差距的外殼,講述的是親子與手足之間的牽掛。才讀到前三分之一,我就忍不住落淚兩次。

是的,奇幻是我熱愛的文類,否則我也不會矢志撰寫奇幻小說;我是哈利波特迷,筆名海德薇的由來正是貓頭鷹Hedwig。但是在天馬行空的設定背後,我也希望能帶給讀者感動,我想要在文字中注入正向能量,讓大家在闔上書頁後,不僅享受了閱讀的娛樂性,心裡也彷彿得到些什麼,誠如我自己在看完『美麗人生』或『遠山的回音』時一樣。

『禁獵童話』第一集探討的是『愛』,各式各樣的愛。故事中的每一個主要角色都背負著『原罪』的束縛,他們在自我需求中掙扎,遭受『一己之利』和『道德良知』的拉扯。擁有法器(資源)固然很棒,但是如何運用得宜,可是在在考驗我們的信念。

遊戲卡-1.jpg 遊戲卡-女-1.jpg
●《禁獵童話》腳色設定遊戲卡

在讀者評論中,有朋友提到認為阿娣麗娜和尼可拉斯的進展過於倉促,尤其是在前兩章的鋪陳中,阿娣麗娜似乎對朱利安懷有欽慕之意。

這是個耐人尋味的問題,我個人認為,愛情的造訪總是出其不意,對阿娣麗娜來說,她正在經歷一段『愛慕』與『愛情』的辨識。俊朗、世故的朱利安是她少女懷春的幻想,可是你必須和一個人真正相處並深入了解彼此後,靈魂的合拍才是所謂的愛情,與她個性截然不同的尼可拉斯正具有這層意義。

此外,梅蘭妮對丈夫的不捨、朱利安對兒子的執念,甚或希妲為了愛情拋家棄子的盲目(啊,劇透了),在諸多親子與戀人關係中,角色們主觀地把自己所認為的『好』強加在所愛之人身上,反觀現實生活,我們不也經常犯了這毛病嗎?

有種冷,叫作『媽媽覺得冷』。

有種愛,追求者若是讓你略有好感,就稱作『死心塌地』,若是好感全無,則為『死纏爛打』。

自以為是的付出經常演變成一場折磨-可是,『禁獵童話』希望讀者能換個立場想想。

過去華人社會的親子關係是比較權威且緊張的,以致於許多人會覺得在家庭中受了傷,需要在長大後進行一連串的自我療癒。還有更多人緊咬著當年的忿忿不平,雖然皮肉早已康復,每一條鞭痕、每一句責罵卻都在心上留下了委屈。

直到自己也為人父母,才發現很難做得更好…

沒有人是完美的,我們必須用一顆溫柔的心學習接納彼此。

我衷心期盼青少年讀者們能試著諒解父母看似無理的要求,也許表面上的惡實際上立意良善,也許媽媽吼著我們晚歸時,背後藏的是對治安的憂心和對子女長大成人的難以放手,他們只是還沒學會如何好好表達而已。

至於已經長大成人的『大小孩』讀者們(每個成人的心中都住了一個孩子嘛),除了和主角一起遨遊世界、患難與共以外,倘若心裡有個結,也能在閱讀的過程中慢慢鬆開了些。

9735.jpg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66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