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自己熟悉的題材」,《宅星one》作者廖大魚現身說法

2014/10/8 下午 01:50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寫自己熟悉的題材」,《宅星one》作者廖大魚現身說法

和《宅星one》作者廖大魚老師約定見面採訪之前,其實已經在電話裡通過兩次電話,一次是因為9月26日政大制服日的前兩天,廖大魚老師來電說《宅星one》書裡頭有脫胎於政大制服日的活動描述,因此作家生活誌以專案急件處理,才有了〈「政大附中制服日」出現在本土科幻小說之中!〉這篇文章的產生;另一次的原因忘了,但記得一路從上午11:40聊到12:20,吃飯時間都過了二十分鐘有了──兩次的通電,讓我對廖大魚老師的熱情產生很深刻的印象,這熱情是可以感染到他人,覺得,關於創作、關於書可以再多做些「什麼」?!

寫作靈感從周邊開始,腳踏實地

廖大魚老師說:「小說已經寫了二十幾年,如果不記得寫作的初衷,在現在這個惡劣的環境根本撐不下去。與我同時期的、從張系國科幻小說獎出身的創作者,現在都不動筆了。」而他也一度因為環境因素而封筆,現在則決定腳踏實地、重新出發,女兒遂成了他寫作的標的;細心的讀者於是可以發現,廖大魚目前的作品,主角都在成長──當女兒小時候,就在小兵出版了《邪小刀的綠色眼淚》、《油桐花下的綠色精靈:我的隱身同學》;當女兒升上國中,《幻想少女101》順利在布拉格文化出版了;而在秀威出版的《宅星one》,正好搭到女兒的高中時期。

幻想少女.jpg

  ●《幻想少女》101封面

前一陣子作家生活誌辦了「宅星one」試讀活動,在一片好評下,有專業的評論家指出《宅星one》兩個小缺點:一個是夾帶道德議題;另一個是礙於篇幅。我特地提出這個較為尖銳的題目,想聽聽老師怎麼回應。沒想到廖大魚老師本人挺接受的,他說:「因為現在寫作的靈感從身邊開始,週邊的生活就是這樣。我會去想像一個故事把它連起來。我看到有些評論還蠻驚訝的,有些人會提到我沒想到的觀點。我從來不說萬先生是對或錯,我只說萬先生的感受就是小說描寫的這樣,而寫小說有趣的地方也就在這裡。萬先生這角色是一般兒童出版市場不會接受的角色。這也是為何我跳脫專門經營兒童閱讀市場的出版社、而選擇了秀威。我現在不勉強自己寫說不出口的題材,什麼東西是跟現在的青少年在一起?以及萬先生可以感動到很多人這比較重要,而不是透過這角色陳述些什麼大道理。」

IMG_20141003_162658.jpg

  ●廖大魚正在替《宅星one》試讀活動的試讀者簽名

現在很多讀者評論廖大魚的作品時,還是不脫早期的作品,如《虹彩妹妹》。廖大魚老師卻表示,在皇冠出版的《虹彩妹妹》,是他自己寫得很痛苦的一篇,那時候為了參加皇冠第一屆、第二屆小說獎,故意去寫出一個不是自己熟悉、而較為討好市場的題材。內容大綱是叫做虹彩的機器人,擔任賣淫工作,以滿足人類的慾望。曾經有小朋友很喜歡《歐麥加的狗日子》,轉頭跟媽媽要求要買《虹彩妹妹》,這讓廖大魚老師嚇到,《虹彩妹妹》不是適合小朋友的題材呀!幸好當時書已賣完缺貨。這也讓老師決定:日後慎選題材以及表現方式,如果要刻意造作,現在的他寧可取捨,他笑說:「或許是因為年紀也大了的關係吧!腳踏實地的寫作,讓我比較真、比較能面對批評。《幻想少女101》和《宅星one》,讓我寫得很快樂!」

歐麥加的狗日子.jpg

  ●《歐麥加的狗日子》封面

虹彩妹妹.jpg

  ●《虹彩妹妹》封面

《宅星one》設定對象是大眾,而非文學

至於篇幅較短問題,小編本人可以替作者回答,《宅星one》後續還有《宅星two》、《宅星young》,所以屆時人物的呈現可以更為立體完整喔!(趁機打打廣告XD)《宅星one》還有一點有趣的地方,就是連結了台灣和大陸(新疆),老師表示自己是刻意的,他想準備大陸市場。《幻想少女101》和《宅星one》遇到的出版困境是:台灣市場太小,也不容易掌握,需要另闢市場。當所有人都在問大陸市場怎麼做?其實他認為應該問自己要怎麼做?大陸現在很愛台灣的東西,所以宅星one先初步連結了台北、新疆;《宅星two》則連結到台北和澳門,YouBike,中國好聲音的導師概念都融入即將出版的新作;《宅星young》則是《宅星one》的前傳,前傳的意思就是當主角萬先生、丁境南、艾俐互相還不認識之前,透過網路虛擬的世界曾經認識(當然這只有讀者知道)的故事。

此外廖大魚老師也表示:「我的東西太小的人看不懂,我希望十五六歲甚至大人可以看。所以有的人說我寫得太輕太淺我都接受,但有可能是我能力不夠。但也有可能是我故意的。我希望我的作品容易讀,因為我的對象不是文學,是大眾。」

小說創作就是要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有看《宅星one》的讀者一定會發現,廖大魚老師很擅長影像式的描寫,也就是用文字表現出動畫般的場面,老師覺得這跟他從事建築設計工作有莫大的關係,但他承認自己是個業餘作家,所以盡量從周邊寫起,盡量寫到位,但不能強求。像《宅星one》裡頭描寫高中生在上課時間於桌子底下滑平板電腦,這段子是真的,王雪紅曾捐贈了一批平板電腦給政大附中(不代表真有上課時間滑平板電腦喔!);傷妝也是真的,因為女兒選修了附中的表演課程,某天就帶著傷妝回家,還嚇到他老婆;而附中的張愛玲教室、卓別林教室的名稱也是真的。小說就是這樣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才更撐得起來。

擅長影像式描寫的人,我個人覺得一定也是動漫愛好者,於是我請教他最愛看哪些動畫作品?他說導演細田守的《跳躍吧!時空少女》、《夏日大作戰》都很喜歡;《火影忍者》也不錯,架空幻想時代,尤其動畫傳達的勇氣、盼望、勇往直前都是我們現在缺乏的,也是歷久彌新的道理,他希望自己的小說有這部份的存在。老師認為自己的《宅星one》比較有《夏日大作戰》的味道,每個進入遊戲場景都對應到一個ID,但也有讀者覺得更像別的電影或者動畫,他也笑著澄清說,應該都是片段地相像啦!萬一有人覺得《宅星one》只像某部電影,那他要檢討了!

所有寫作者的噩夢,應該就是靈感枯竭(有的人或許稱之「江郎才盡」)吧!於是我問廖大魚老師碰到這問題怎麼辦?他說遇到靈感枯竭時,那就休息,給自己多一點空間去想這件事,不要逼自己太緊喔!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695  回應:1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路西    
路西
虹彩妹妹,忍不住好想接:嗯咳唷~~XDD(我訪問作者時,都有忍住)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