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書重出」與「古今穿越」的少兒小說

2016/11/29 下午 02:00   資料來源:TPI臺灣出版資訊網   撰稿:蘇善   
本站分類:出版風向球
「舊書重出」與「古今穿越」的少兒小說

圖片來源/sasint

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Steven Hawking)在一場演講中指出:「我們花很多時間研究歷史,關於愚行的歷史……改而研究未來倒是挺好的。」(“We spend a great deal of time studying history, which, let’s face it, is mostly the history of stupidity... So it’s a welcome change that people are studying instead the future of intelligence.”)本來,以古鑑今為求智慧,人工智慧(A.I.)卻是「人類世」(Anthropocene)的雙面刃,一面試科技,一面試道德。然而,對照「古今」,此地此在,觀察童書出版近況,不免也有類似埋憂:流連過去,未來如何?

外文舊書,中文新譯

以遠流的「經典新視界」為例,該系列目前已出版六本,中文譯本標榜首版,原文出版年代其實久遠。譬如奧利佛‧巴特渥斯(Oliver Butterworth, 1915-90)的作品《院子裡的怪蛋》,英文版寫於1956年,亞馬遜書店(Amazon)架上陳列的則為1993年版本;又譬如藍道‧傑瑞爾(Randall Jarrell, 1914-65)創作的《愛寫詩的小蝙蝠》,亞馬遜書店賣的是1996年由桑達克(Maurice Sendak)繪製插畫的版本,出版於1964年,五月份的《紐約時報》刊登書介寫道:「這些詩不在說教,詩句可愛,出自一隻愛思考的蝙蝠,性情溫和一如詩人傑瑞爾。」(The poetry is not brought in by the back door in a mood of earnest pedagogy. These lovely verses are the kind a reflective, gentle bat would write if he were the poet Randall Jarrell.)

若說這是出版社挖「新」搜「舊」之功,但是,讓父母讀過的小說轉到孩子的手上,必得讓新本更加「吸睛」才行,活潑的插圖,寬鬆的排版,全憑故事本身能否扶去「時」過「境」遷之慮了,譬如《波普先生的企鵝》於1938年出版,中文譯本早由巨河文化於2002年出版,小說場景陳舊,透過飼養企鵝與造訪極地的「夢想」主題卻歷久仍新;而《愛寫詩的小蝙蝠》以動物擬人,意圖降低「寫詩」的困難度,也是文學上持續進行的努力。

本土創作,穿越不停

同樣為了排除讀詩障礙,陳郁如的《詩魂》讓小主角暫離目下,體驗「心」方法。故事從十五歲少年「柳宗元」身處困境寫起:因為頂著大詩人之名,卻是「詩」不理。弄懂唐詩,當然要回到唐代?如書名所示,貼近詩人,也就明白:唐詩不就是唐代的「白話詩」嗎?再者,得知書寫的緣由,瞭解箇中意涵之後,文字遂親近過來了。

那麼,探究文物的「身世」,回到製作的原點也有助益吧?譬如鄭宗弦的《翠玉白菜上的蒙古女孩》,破謎之旅就從「故宮博物院」出發。詩句與文物變成穿越的「媒介」,不同的時空,或凍結或重疊,如「夢」似「幻」,五官有感,詩意或器用便能有所「體悟」。另一類穿越,是古人今往,譬如陳沛慈的「龍族系列」,以「龍生九子」的傳說發端,不同本性的龍皇子被龍王貶到人間,變成五年級的小學生,開始「修練」的功課,同時與人互動,體驗「凡人」的生活與困難。

虛擬實境,哪有東西

相較出版社從外文舊書裡挖寶,本土創作卻是由作家自發,讓文字往歷史裡去,唐詩之後必為宋詞?白菜之後當屬肉形石?構成系列之作的野心已然揭露,而且,一樣打著「東方奇幻」的標幟,要與「西方奇幻」競逐書市。若令「西方奇幻」微縮為《哈利波特》系列,所謂「東方奇幻」的元素,除了神鬼,譬如哲也的《晴空小侍郎》已出了十年紀念版,在「晴朝」吟遊,要有歌、要有咒語;而廖炳焜的《來自古井的小神童》便是以古井做為「任意門」,進入1661年的台灣台南,重新面對史料,試圖再予詮釋。

當虛擬實境棲身,穿越之術是否就變成「復古」了?當大腦內建了iPhone功能的《iBoy奇機少年》開始解讀「大數據」之際,古井少年還在練拳腳嗎?此地難道沒有一個少年抬頭仰望未來?思考蘇善《天空之歌》當中的環境議題?

對於小讀者而言,小說的出版時間應非關注重點,故事張力,敘述流暢,都是輕鬆閱讀的要件,然而,逡巡字裡行間的抽象探索也是不容或缺的。換個角度來看,設「身」處「地」是想像的基本功,然而,當「校園」成了少兒小說的不敗場景,當「穿越」製造重疊的「架空世界」,不禁令人提問:「當代沒有好素材嗎?」再者,若出版社仍然千尋舊作之際,是不是透露一個警訊:「難道是此地的當代作家沒有寫出好作品嗎?」

 

參考資料

Stephen Hawking says most of our history is "the history of stupidity" 

 

【專欄作家】 

蘇善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碩士,淡江大學英文所文學博士,兼任助理教授,國小國語科編撰委員,金鼎獎作家,已出版多本少兒小說及童詩,如《貓不捉老鼠——蘇善童話詩》、《童話詩跳格子》、《誰掉了一隻鞋?》、《天空之歌》、《第七本相簿》、《雲娃娃》、《攔截送子鳥》、《凹凸星球》、《胡圖迷遊記》、《阿樂拜師》等作。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14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