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世界的養分來自生活,知言生活中蒐集小說的素材

2016/11/23 下午 08:00   資料來源:金車藝文風雜誌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推理世界的養分來自生活,知言生活中蒐集小說的素材

圖片來源/金車藝文風雜誌

 

生活中蒐集小說的素材,小說中體現生活的觀察 

西裝褲裝搭著黑色上衣、黑色高跟鞋,俐落的外表散發知性,嬌小的身軀有著一股讓人想親近的魅力,這是知言,很難讓人與推理小說作家聯想在一起。與知言步行在大稻埕前往咖啡廳的路上,在寒暄中,總可發現她不時觀察著,人行道的一草一木、街上往來的人們,她總是隨時收集著自己筆下的素材。
今年十月份出版了新作《我有罪,我無罪》,我有罪,這部分構思有非常久,大約構思5-6年,直到所有故事元素蒐集完成,才開始進行書寫。除此之外,也持續著手於新書創作,希望明年八月可以出版另一本名為《我認罪,我犯罪》。


獨一無二的知言
知言不是筆名,而是本名。父母取名字時,列了好幾個,最後剩兩個候選人,選另一個名字登記在身分證上,另一個沒被派上用場的知言則被保留了下來。正當開始寫作時詢問家人要取什麼筆名,被保留下來的名字去掉姓氏正好用來當筆名,於是就以知言這個名字徜徉推理小說世界。 


種下推理的種子
知言與推理小說接觸是小學三年級時,那時與父母出國,必須在國外待了一段時間,媽媽認為雖身處國外,仍不可荒廢閱讀,就到附近華人圖書館借福爾摩斯與亞森羅蘋,那應該是她最早接觸到偵探推理小說的時期,也許就是那時埋下那顆小小的種子;回台灣之後,開始閱讀很多不同的偵探小說,接觸到金田一、柯南,也接觸不少歐美的偵探小說,《聽!骨頭在說話》、《首相的正義》、《地獄神曲》等書,這些都成為她日後創作的參考。


從閱讀到寫作
開始寫作推理小說是國二時,一開始是模仿柯南、 金田一等偵探作品寫作,但是都沒有完成。說到寫小說,一開始她認為這好像是一件門檻很高的事,因為老師總說,如果沒有讀完世界著名的文學作品,就別想開始寫小說。那時她心中起了疑問,真的有如此困難嗎?知言真正完成一篇故事是在高二的暑假,她把那篇作品投了學校的文學獎,獲得佳作的成績,得獎當下的感受是原來寫小說不是那麼困難,能好好的把故事講完,把故事講好,讓人能懂,讓人感動,這就是小說。她談到當時純粹是自己寫著好玩,沒有請別人特別修飾過。但在那之後也向世界文學名著學習如何將故事講的深刻、說的感動。 

知言談到感受深刻的著作是東野圭吾的《畢業 雪月花殺人遊戲》,原因是故事以日本茶道與儀式的背景作為主軸,利用茶道儀式與其中不尋常的地方來找到兇手。知言當時正好也學茶道,所以觀看作品時,更能體會出作者想表達的意涵,也發現原來可以把一個專業,一個專精細緻的領域融入其中,並且變成這個故事中的主軸,除了提供娛樂性外,更能從作品當中學到一個專業的知識。



14556611_10154087569868099_7740128598119711598_o.jpg

生活點滴皆創作泉源
創作不是來自於空想,而是生活點滴的縮影。只要生活之中有任何小小的想法,知言都不會放過,她會先以這個小小的想法為出發點,理出一個完整的架構,然後先暫置一旁,累積許多不同想法到可以成為一系列時,就拉成一條故事軸,之後才開始動筆,把故事轉化成文字。不同於他人的記錄方式,知言會以圖像紀錄訊息,會把腦內的構思摘要下來或畫下來,尤其當人與人相處的時間關係,或事件的延續,則會用繪畫的方式來記錄。
    現在就讀於台大醫學院臨床醫學博士班的知言,主要領域是研究細胞從正常到癌化到惡化的基因與分子生物結構的改變,作品中都可看到此項專業知識的應用,《Absinthe》作品裡有一解剖的場景、布局、狀況,則是來自學校的解剖學課程中的一場觀摩見習課;《正義‧逆位》裡也應用許多實驗室裡的感受與當下的狀態。實驗室的時間充滿不確定性,實驗的過程中,有時需要等待三小時,甚至七小時,這段期間都必須守在這裡,儘管時間不固定,知言會利用這些空檔來做與寫作相關的事情。


栩栩如生的筆下人物
筆下人物如何栩栩如生,躍然紙上,就是考驗創作者的功力。知言是如何寫好筆下的警察角色呢?她談到當時社會新聞報導不似今日般鉅細靡遺,對於警察的資訊相當少,所以她做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就是寫一封電子郵件到警政署的警政信箱裡面,信的內容大致是如此:我是一個高中生,我想寫推理小說,以推理小說家為我人生目標。推理小說裡有死人就會有警察,可是坊間都得不到台灣警察的體制編制、發生案件要如何動員,所以,想請問有沒有什麼資料能給我做參考?對方只回覆簡單一句:熱誠歡迎您來考警專。雖未走上警察這條路,但是,只要走在路上,她會觀察警察如何執法、遇到機會就會聽聽看他們如何運作。這些都是非常寶貴的資料。後來,高中同學進入警大,而一位大學的好友也當上了基層警察,所上有些課程是法醫所的必修,因此,認識了推理小說中不可缺少的角色的朋友,雖然朋友之間的談話只是閒話家常,但是從這些對話中,她了解警察、法醫如何說話,如何敘述事情,審度案情的角度,這些都變成她寫小說時很好的參考。


解決寫作瓶頸妙方
寫作遇到瓶頸是每個創作者共同的經驗,知言當然不例外。有關創作,知言說自己不會在寫作當下遇到靈感瓶頸,因為她不是為寫故事而去蒐集一個故事。當資料蒐集約九成時,就會著手構思故事,寫的過程中會遇到靈感枯竭,通常是發生在如何寫過場、角色該怎麼說話,而不是案情的發展。為了要讓作品的型態變得飽滿或變瘦,當遇到瓶頸時,她的解決妙方是出去吃吃飯,或走一走、繞一繞就想通,如果真的想不透,就開始詢問週遭人的想法,怎樣的人會做怎樣的事情,遇到狀況會有什麼反應,如果有符合角色的性格以及故事的發展的,就會寫入作品中。

關於寫作,知言沒有特地的癖好,寫作的地方,她認為任何可以放鬆、可以縮著寫作的地方,都是創作的好地點,寫作工具,智慧型手機也能拿來當寫作的工具。在寫作時,會放廣播音樂,不致讓環境中的講話聲中斷寫作。她有一個寫作的特點,就是在不同的作品會出現相同的角色,其理由是站在讀者角度思考,她認為當讀者已經讀過很多相關的作品時,當一個熟悉的角色出現其中,相信更容易被讀者接受,因為推理小說的重點不應該只有謎團,還有故事本身所陳述想法與概念,而人是展演故事的核心要素。

 

【金車推理文學講堂】

時間:11/26(六) 14-16點
講題:【不會被通緝的犯罪---漫談犯罪懸疑小說】
講師:知言(台灣大學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生,推理小說家)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2段1號3樓
電話:02-2562-8629

 

關於金車《藝文風》雜誌

由金車文藝中心發行,介紹藝術家、文學家創作與書寫意象的雙月刊,目前在台北、宜蘭各有30處免費索取點,也可以到金車藝文中心官網免費下載電子版。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28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