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詩網詩文徵選活動得主揭曉 首獎作品鮮明動人、創作更多元

2016/11/14 上午 11:14   資料來源:台灣文學館   
本站分類:徵文得獎專區
愛詩網詩文徵選活動得主揭曉 首獎作品鮮明動人、創作更多元

圖片來源/台灣文學館

國立臺灣文學館為推廣寫詩、讀詩的風氣,已連續舉辦6年「愛詩網」詩文徵選活動,今年「新詩創作獎」採取詩人向陽等人的建議,不再限定主題,讓創作者得以自由發揮,使老將與新秀能在同樣起跑點上競爭。「愛詩網」詩文徵選活動,2016年首獎得獎者分別為「新詩創作獎」成人組何志明,作品〈對望〉、青少年組紀敦譯,作品〈獅蹤〉、「部落格文學獎」丁台春,作品〈春水居〉,頒獎典禮於11月13日(日)下午2時30分臺文館舉行,並由臺南大學國樂社帶來精彩演出。 

流覽人次已達387萬人次的「愛詩網」,今年分別舉辦以「游覽與感懷」為主題「大家來讀古典詩―部落格文學獎」,以及不定主題的「好詩大家寫―新詩創作獎」兩活動,另為吸引更多網友親近詩歌,特別設計「網路人氣獎」票選活動,錄取各組票數最高之前三名作品頒獎鼓勵。 

「新詩創作獎」成人組首獎何志明,如向陽所評,以父母親角度側寫自閉症孩子的神情、姿勢、情緒和生活,寫出父母的深沉憂慮,作品鮮明動人。何志明表示此作獻給他亞斯伯格症的兒子,在默默注視他的那一霎,期望他有一天能真正「長大成人」,也希望他能感悟到父母對他的擔憂,並祝福全天下的父母,也感謝評審們。青少年組得獎者方維仁代表致詞時除了感謝評審、父母、老師與朋友,讓生身為原住民的他有做夢的勇氣,並感謝在太陽底下努力生活的每一個人,讓世界從不停歇的運轉下去。「部落格文學獎」首獎丁台春表示臺灣古典詩記錄歷史與文化,是認識臺灣的重要資產,感謝主辦單位連續六年舉辦這樣有意義的比賽,讓人們得以更加親近這塊土地,認識其過去,也期望能放眼未來。

新詩創作獎成人組首獎何志明.jpg
●新詩創作獎成人組首獎何志明

得獎者作品由臺文館印製成《2016愛詩網詩文徵選活動得獎作品集》.jpg
●得獎者作品由臺文館印製成《2016愛詩網詩文徵選活動得獎作品集》 

臺文館廖振富館長表示,今年愛詩網部落格文學獎徵選主題為「游覽與感懷」,新詩創作獎不限主題,舉辦至今邁入第六年,兩組合計來稿達832篇創作,可以感受到文學創作者旺盛的創作能量,我與評審們共同研討未來如何推廣,讓更多文學愛好者參與,也訂定了新的參賽規則,在參賽者的指教與意見表達後,進行微幅修改,期盼此類獎項的舉辦過程能更臻完美,並帶動更多人來參與。評審王厚森感謝臺文館舉辦以詩為主的獎,並認為此次投稿作品整體水準優秀,敬佩這些尋夢、造夢的詩人,也希望如此有意義的活動可以長遠舉辦。評審施懿琳表示要向每年持續前來參加「大家來讀古典詩」活動的朋友致敬,同時也要感謝首度參賽的朋友,為臺灣古典詩的詮釋與推展加入新血,這對主辦單位與關心臺灣古典詩者而言都是莫大的鼓舞。評審余美玲指出透過愛詩網舉辦的部落格比賽,讓原本有貴族化傾向的古典詩,飛入尋常百姓家,達到傳播、平易近人的效果,期待這樣的活動,能讓文學真正走入生活,深植人心。

完整得獎名單與得獎作品請上愛詩網查詢,歡迎民眾關注愛詩網活動,並加入讀詩、寫詩的行列。 

得獎作品:

「新詩創作獎」成人組首獎 / 何志明 / 作品: 對望 

每扇窗子,都有一種遙遠的方式
用以觀測疑惑的穹蒼
此刻的你發音清楚得像
牆壁,手和腳有點進退失據
但堅決隱匿自己的時間
是深夜犬吠的神祕瞳眸?或是
在光年之外的某顆行星上
黯色孤恓的岩塊,你明天如常清醒嗎?
還好,比起木偶你願意純真與躁動
甚至哭泣的方法也不一樣
就算背對著閃電和暴雨,也不會
使用言語說謊
只是鬆垮的鞋帶不停安撫手指的焦慮

年齡是藍色的,犯錯也是需要
重新開始,彷彿套上鈴鐺的小貓
留下了人的聲音,接近圍籬即是逃避圍籬
你,已讀不回的單元劇
擅於飾演一張空椅子
一張沒人坐但自我壓抑的椅子
偶爾主動自言自語:
「我只是在告訴他,而不是和他講話喔!」
很好,但文法結構不成熟

我坐在眼角的一隅注視你
凝望天空飄忽不定的雲
遠處還有一座你再次忘記的山名,你憨笑
而相覷的我們,仍存有一絲甜美的
沮喪,就像嫣紅落日悄悄隱遁於彼端
人生無非也是
反應不及的病歷。自閉的兒啊!

我只是對你的眼神不放心

 

「新詩創作獎」青少年組首獎 / 紀敦譯 / 作品: 獅蹤

──獅子在飽足慾空之後也有跨物種的仁慈……

億萬年來幾乎不變的 夕陽又點燃了草原
在光禿裸露瞭望的獨山 長長的午睡醒來
我的嘴角還掛著一個大啖牛羚與恆河鱷的殘夢

塞倫蓋蒂草原枯黃的微風輕撫著我深色的鬃毛
塞羅奈拉河畔滄浪的濁水梳淨著我指爪凝結的血跡

在非洲,我知道──亞洲那地球上人種最大的牢籠
還有我們的血親……。( 我記得橫跨廣土漠地的
成吉思汗說過:凡不能血親者,則血侵……)

阡陌縱橫 迤邐擴散
戴著命運綑綁的項圈,最精密的
衛星依然不能定位我的足跡
背負著恥辱最大的印記
整個非洲的獅群在大地遊走
彷彿祇有我清醒地知道
草原是最大的砧板

人跡罕至的獸蹄稀落的泥徑上
我竟不小心與一隻懷孕待產的劍羚相遇
造物在遠方驚呼,看她眼角潮濕
對我飽足的爪牙卸下警戒的犄角

我恍然知道生命
不是只有追逐、撕咬與戳刺
在惡靈據守的領地 輕輕裁切過黑夜的一角
我們終究相安無事,四目相視 默契十足地
擦身而過……

秀威與詩相關的專區
詩.jpg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12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