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話筒見證台灣百年歷史──專訪楊振興《話筒裡的台灣》(上)

2016/10/20 上午 09:30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從話筒見證台灣百年歷史──專訪楊振興《話筒裡的台灣》(上)

圖片來源/楊振興(話筒裡的台灣:另外的訪問)

說到「通訊」這個詞彙,浮現在你腦海中的是什麼?Skype?iPhone?還是最近正流行的寶可夢?對比現在人手一機、走到哪講到哪的盛況,大部分人可能很難想像,60多年前的台灣,想擁有一台電話是需要抽籤的,後來每通電話甚至於限時三分鐘!這些藏在類比訊號裡的故事,傳遞著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思念,卻隨著時間流逝而被眾人遺忘,未免令人惋惜!幸好如今有人願意挺身而出,將六十年的電信經歷,轉化為文字留成一書,使這段巨變下的故事,得以留下吉光片羽,他便是《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作者楊振興。

福至心靈踏入電信領域

憶及當初踏入電信界,楊振興總說自己是「偶爾考進電信局」,沒想到就這樣在這個領域裡投入了一生青春。楊振興回憶,求學時期他成績優異,己獲通知直升台中一中高中,但因經濟因素不得不放棄,改投考台中師範。當時報考師範的人都是各路英雄,因為衣食住完全公費,每月還有新台幣4塊零用錢,「(在當時)可以吃三碗麵,我是用來補足回家的車資。」而楊振興從人海中脫穎而出順利錄取,「我舅舅說,這個當老師的鐵飯碗,比一甲田還值錢。」

考取師範學校的楊振興,就像時下大學生一樣穿梭在學業與社團之間。當時的娛樂活動沒現在這麼發達,除了參加管樂社團、學鋼琴,楊振興最大的興趣就是研讀課外書籍,其中最吸引他的便是科技、電學類書籍,「尤其是無線電,這是能改行進入電信局的第一步。」

楊振興笑說,當年他曾在宿舍用簡易工具,自製了一台礦石收音機,他一邊繪出線路圖一邊解說當時的製作過程,「用大寢室掛衣服的鉛線當天線(A),自己繞製線圈(L1),它和可變電容(C1)並聯起來調諧接收電台的頻率,由二極體(D1)檢波,就可從耳機(E1)聽廣播節目了,至於傍路電容(C2)可消去不要的雜音。」礦石機不必裝電池,驅動它的能量來自電臺的電磁波,是它的特色。喜歡DIY的讀者朋友,可在3C市場買到零件,便可自製作。

礦石收音機電路圖.jpg
●礦石收音機原理:楊振興繪製。

在各式各樣的組裝中,最讓楊振興有成就感的是「超外差式五燈收音機」,「搭配一個黑膠唱片播放機──日本話叫Lian Zi Ku,就是當時最炫的嫁粧了。當時還在戒嚴時期,到台北中華商場購買真空管要憑身分證登記,並取得收音機執照。」如此大費周章才能完成的作品,自然令楊振興印象深刻,也成了一甲子後的今天仍然津津樂道的回憶之一。

圖8..jpg
●楊振興自裝之5燈超外差收音機,古董級嫁妝,即將屆鑽石婚。

畢業後重返鄉下擔任教職的楊振興,本以為自己應該就這樣待在杏壇、平凡度過一生,沒想到經濟因素再度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畢業後回鄉任教,最初月薪是480元,後來不經意得知電信局技術員的月薪約在1600~1800元,是老師的3倍,為了幫助父親養家,就想試一下電信特考吧!」

楊振興說,1965年的電信特考,全省買不到報名單,後來朋友送來一份人家作廢的,他就用退色墨水清洗重新填寫。到了電信局要報名時,又被告知只有高工(建教合作班)畢業的才可報考技術員。本來他對「無線技術員」一職較有把握,但當下只好用台中一中初中畢業證書,改報考技術佐,但報名了之後問題便接踵而來。

「改報名之後,更大的難題是要考電信工程和電話機維修實務。這時候才知道技術佐的報考者幾乎都內部員工,電信工程一書外面不賣,應考期間也借不到書,一直到考前一晚借宿在台北軍官學苑(已忘了是何處)才借到那一本厚厚、從沒見過的專業教材。」

說到這裡,楊振興笑著講了一個插曲:當晚就寢時間熄燈了,他便在宿舍外面的公共廁所門口,藉著燈光徹夜速讀,計畫一口氣唸完趕去考場。「當晚凌晨,有個軍官看到我在廁所門口徘徊──那時候有人來了,我就把書先收起來──卻聽到他說:他☆的!半夜三更還要排隊!悻悻然地回頭走掉。」

4號手搖磁石式話機.JPG
●人工交換時代:古老的4號手搖磁石式電話。

在這樣刻苦的狀態下,楊振興考上了技術佐。當時規定:技術佐需先實習一年,他被分配到自動交換機房值班,「領班、股長、主任都是科班出身,很和氣,只是有著日本技師的陋習:把電路圖鎖了起來,難免有留一步的感覺。」雖然沒有電路圖,但楊振興還是能修好機器,這樣的能力被長官看在眼裡,因此有一天機械工程總隊長林子路先生,破格升遷他到總隊當班長,而林子路先生也是楊振興進電信局的第一個貴人,從此他心在電信,至今時光走過60年。 

國外研習先進的通訊技術

二次大戰結束後,各類型的科技突飛猛進,通信自然也不例外。當時電信技術最先進的地方莫過於美國,尤其是AT&T的貝爾實驗室,世界各地的電信從業者皆前往取經。而楊振興在電信局的栽培下,也成為當年前往美國和貝爾實驗室接受電信技術訓練的一員。「在1975年的時候,電信總局把全區大專電機、電子工程畢業的高級技術員送教育部語言中心考英文,及格後再考專業科目,錄取11人,是第一批赴美研習全國第一座電子交換機No.1 EAX的種子員工。」

當時台灣已經進步到「步進制」和「縱橫制」交換機,原來使用撥號式電話,正在引進按鈕電話。「簡單地說,引進先進的電子交換機,機房空間變小、系統能力強,加上使用按鈕電話服務功能上多樣化,維運、故障率、和壽命也都大幅改善。」以No.1 EAX電子交換機為例,在1976年上線之後,從不曾當機,「早期交換機法定折舊為10年,但後來它服役16年,到1992年才為了換裝更先進的GTD-5數位交換機而退役,至於GTD-5一直用到現在。」

1954年俞鴻鈞院長辦公用的撥號式電話。(楊振興提供).JPG 圖11-2..jpg
●上:1954年,俞鴻鈞院長辦公用的撥號電話。下:1975年引進按鈕電話,啟用多項新服務(本型為1980年代電信研究所研發)。

學成歸國的楊振興,一方面參與現場作業,一方面翻譯許多技術文件編製教材,在訓練所(今電信學院)開班,並主持多個研究案,為通訊服務品質把關,「舉例來說,ANI(Automatic Numbering Identification)功能案,這是讓來話顯示號碼的功能,打119報案也就不必慌張地報電話號碼了。另外有一案是讓交換機和公用電話可以對談,防止盜接、盜撥,因此全區公用電話才能放心開放國際直撥,今天打公用電話時先會聽到嘟嘟幾聲,就是這個功能。」

說到這裡,楊振興也不忘感謝留美台灣人的情義,「研究案需要參考系統深層的管制文件,當時廠商實驗室同事的台灣人拔刀相助,幫忙列印,於研習期中一箱箱先寄回公司,這件事的意義心照不宣。」 

圖12.jpg
●從No.1 EAX到GTD-5:作者獲「電子通信先鋒」表揚。

見證戰後台灣電信發展

大略而言,台灣電信的發展自清代源始於電報,日治時代開始有人工交換機電話服務,並於1932年在高雄建設步進制史特勞傑自動交換機。二次戰後1950年代是電信的復建時期,到1960年代開始有世銀和日銀貸款等工程案,廣為建設電機械式步進制和縱橫制交換機,1970年代引進程式控制的電子交換機,1990年代進步到數位交換機。每個時期都是以技術蛻變和演進做為區隔。楊振興在電信局服務四十多年,可說是台灣電信史的活見證,他任職電信局期間,正好是電信服務最蓬勃發展的時刻,能參與這段積極建設時期,現在回想起來,他仍與有榮焉。

「在整個1970年代的十年間,電信業務蒸蒸日上,以電話為主的建設年年趕工,各地電信工程隊擴充應接不暇,國內電話年成長率連續幾年都在25%以上,其中有九年名列世界第一。」從台灣231個鄉鎮「鄉鄉有電話」任務等,到開放用戶長途直撥(STD)、國際直撥(ISD)、全台電話超過一千萬具,種種電信發展史上的里程碑,都可以看見楊振興的身影。然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莫過於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時,所間接導致的電信風波。

圖12..jpg
●1977年電信四大美女推廣彩色撥號電話(吳美玉提供)。

「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通過阿爾巴尼亞的提案,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國代表權席次,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連帶退出國際電聯會(ITU)。」

退出聯合國以及國際電聯會後,延伸出大陸可能覬覦台灣886國家碼的疑慮。幸好當時的電信總局長陳堯率員親赴日內瓦ITU總部會晤秘書長塔吉亞尼(Tarjiane),經過一番協商之後,終於獲ITU同意「保留」,並將886國碼正式登錄於1995年5月6月發行之ITU作業公報,一場危機才終於解除。

 

未完待續

千里一線牽,台灣電信的未來與展望──專訪楊振興《話筒裡的台灣》(下)

 

 

延伸閱讀
時代的眼淚 如果知道這個東西,就代表你已經老了
台灣史冷知識:在「借鹽時代」,破壞公用電話是會被處死刑的

秀威和台灣相關的專區
世界中的台灣

更多作家專訪,盡在作家面對面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379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