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界中的文藝少女 紀昭君暢談創作觀

2016/12/8 上午 09:30   資料來源:金車藝文風雜誌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推理界中的文藝少女   紀昭君暢談創作觀

圖片來源/金車藝文風雜誌

畢業於成功大學中文所,不折不扣的文藝少女一位,畢業後曾流浪輾轉於許多大專院校擔任行政助理,目前潛心於家中從事文字創作,獲獎無數,有鳳凰樹文學獎(古典詩曲文與現代小說)、手機文學獎與明道文藝刊載小說等,並著有長篇推理小說《無臉之城》與小說創作聖經《小說之神就是你》。採訪當日,昭君身著一襲洋裝,手推行李箱進入館內,因其身材高挑的關係,讓洋裝顯得更為飄逸,而文藝少女的印象也更深植筆者的腦海。 

新作《無臉之城》甫於四月底出版,上市後獲得熱烈好評,也獲名作家蘇絢慧、海苔熊、林斯諺、陳栢青,記者曾芷筠、日本文化觀察人氣作家劉黎兒、小說家陳又津、人氣圖文作家腹佳女…等推薦。內容描寫了許多台灣的真實社會案件,鎔鑄台灣2003年楊儒門白米炸彈客行動、2008年徐志皓姦殺方姓少女棄屍與2010年運將殺手江雲卿色誘劫殺計程車司機三大焦點刑案。文筆細膩獨到,遍顯人性裡的百變張狂。尤其台北都會男女群像的心理曲折,更是刻畫入骨。對於此書,昭君表示挑選這些社會案件是想讓《無臉之城》更具真實性。現今國外翻譯文學盛行風氣之下,推理著作亦然,因此作者想藉此書讓讀者們更關注到本土推理。而CSI、法眼黑與白、關鍵時刻這些影集及節目也是影響昭君寫作的元素之一,在《無臉之城》成書過程中,她看到了日本作家湊佳苗的《告白》,也深深影響了此書的文字脈絡。

文藝少女談推理小說

筆者非常好奇的詢問昭君,對她影響深遠的作家或是書籍,她大方分享是湊佳苗《告白》、高登.達奎斯《食夢者的玻璃書》與村上春樹《1Q84》,此三本書對昭君各存有不同的意義。《告白》中將「人性的惡意」大大彰顯,並顯露出犯罪時黑暗且殘酷的一面,並不斷的挑戰普世價值觀,老師在校園中是具有權威的角色,但其弱小的幼女卻遭到殺害,強者與弱者的衝突在老師與學生間的犯罪與復仇顯得極為矛盾。而高登.達奎斯《食夢者的玻璃書》則是寫實、魔幻交加,故事中犯罪集團的逃與殺情節,揉合機智、情慾、幽默、冒險的敘事風格以及其描寫的細膩度之深切,被譽為是成人版的《哈利波特》和文學版的《福爾摩斯》。而村上春樹的代表作《1Q84》,則予人虛幻交加的感覺,昭君寫作時,各自截取其長處鎔鑄成屬於自己也具有台灣華文推理代表性的《無臉之城》。 

《無臉之城》利用多重人稱敘事的方式來鋪陳,就像拼圖式推理一樣,藉由真實事件改編,以人物心理變異過程串起人性犯罪的拼圖式推理,凸顯原生家庭創傷、童年經驗或親子互動關係影響成人舉止思維,偏重人的心理變化作為推理行進的關鍵謎團。昭君想傳達的是,希望藉由真正的看一個悲劇,使我們能真正的脫離悲劇,就像心理諮商一樣。昭君結合「心理學」闡釋,以「倚天屠龍記」及「殺人鬼藤子的衝動」為例,人不只會重複快樂的行為,痛苦的行為亦然,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了解悲劇是如何發生,以此來避免一步步踏入悲劇而不自知。談到這裡,昭君有感於這一兩年,多起隨機殺人案件發生後,社會普遍歸因於推理小說或網路電玩、手機遊戲的現象,提出平反的聲音,因為這可以看成是一種「自殺的表演型式」,也不能歸因於單一現象,必須從其生長環境、幼時可能所受到的傷害、成長時在大環境中所遭受的待遇一併觀之。「人之所以違逆,也許真的是不可違逆的命運,但我們希望的是國家及社會可以做好防線。」昭君說。 

1.jpg

文藝少女的在學日常

就讀成大中文系時,勤奮好學的她兼修台文系、中文系、外文系的課,因為她秉持「文學不應該分國界」,不論是古典詩詞曲的創作、或是其它文類的寫作,皆有很好的成績,尤其在接觸了推理小說後,對心理學也有極大興趣。在畢業後,用自己打工存的錢,閉關十個月煉就出自己的第一本推理長篇,前六個月觀摩各名家的小說,常常上誠品書店或圖書館,一待就是一整天,將自己浸在書海當中並扎實的打好基本功,並用最後的兩個月衝刺出《無臉之城》。

在學時期,因為功課優異,昭君笑說自己就像「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中的沈佳宜,是班上的乖學生也是同學心中的好榜樣。關心的師長知道她從事寫作後,都非常擔憂她的未來,但「突破框架」正是她想對自己下的戰帖,多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嘗試,即使未來不成功,也能笑著說自己已經努力過了!因此在畢業後,決定不讀研究所,而是朝著自己的夢想邁進。被昭君稱為「來得太晚的叛逆期」,是她對寫作的不懈追尋的最佳體現。 

在成功大學,成大國劇研究社是極具歷史性的社團,而昭君也曾是其中的一員。曾經飾演過<遊園驚夢>裡護佑柳夢梅及杜麗娘在夢中繾綣纏綿的十二花神之一,也曾在比賽中奪得女主角的殊榮。演而優則導,昭君也為自己的小說導演一部真人宣傳短片,對於選角及說話神韻、對白皆親自指導,讓讀者不僅有文字的咀嚼,也有視覺上的享受。 

關於寫作這件事 

創作時有沒有嚴格的寫作紀律呢?筆者好奇的問昭君。她回答:「寫作時不希望被打擾,因此環境是非常安靜的。而且是固定在下午進行寫作。」有曾經遇到瓶頸的時候嗎?我又再次提出問題。「無法將小說中的正直角色寫得很有魅力,大概是我最無法突破的瓶頸了!」昭君笑著說。她擅長描寫邊緣性格,也因為這樣的人給她在情緒上的衝擊較大,因此刻劃起來較為細膩深切。 

在大一時,讀了既晴的《請把門鎖好》,被震撼也被啟蒙,原來推理不僅有科學式的謎團,也有心理學與魔法!後續閱讀視野才漸漸地由華文推展至日本土屋隆夫、乙一、東野圭吾與宮部美幸等作品。直至中文所畢業,以知名版權經紀人譚光磊的書訊日誌開始自修,才更大量擴展了歐美推理與翻譯小說類,由此基礎,也能將幼時深為亞森羅蘋與福爾摩斯著迷的熱情及日後的累積,化為創作推理的養分與動力。對於未來的出書計劃,昭君在下一本書仍舊以「推理」為主,並希望自己將來可以創造包含魔法與心理的推理小說。

關於金車《藝文風》雜誌

由金車文藝中心發行,介紹藝術家、文學家創作與書寫意象的雙月刊,目前在台北、宜蘭各有30處免費索取點,也可以到金車藝文中心官網免費下載電子版。 

延伸閱讀
劉黎兒評論《無臉之城》:「所有當代人的問題都寫在這裡了!」
錯落交織的人物視角變換 文學才女紀昭君用文字編織推理迷宮
林斯諺:屬於台灣的細膩犯罪小說──《無臉之城》導讀

秀威和推理小說相關的專區
推理.jpg 

更多作家專訪,盡在作家面對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05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