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釜沉舟、努力不懈,成就全職寫作夢──專訪沙棠《沙瑪基的惡靈》下

2016/7/14 上午 09:30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破釜沉舟、努力不懈,成就全職寫作夢──專訪沙棠《沙瑪基的惡靈》下

謎中之謎,規劃龐大的系列之作

《沙瑪基的惡靈》乍看之下似乎是一本單行小說,然而事實上沙棠對它的規劃龐大得超乎想像。沙棠說,一開始她比較傾向朦朧的世界觀,在提到地名時不直接點破,而是用代稱──如台北改用「首都」──讓人產生聯想,而小琉球最開始也打算直接使用「沙瑪基島」作為地名。但在初稿完成、潤飾修改的過程中,劇情有了大幅度的更動,為此她不得不放棄原本的文字整個重寫,在重寫的過程中,確立了介於架空與現實的世界觀。

而故事中李武擎與唐聿這對宛如福爾摩斯與華生,互相扶持、偵破懸案的雙主角設定,也是《沙瑪基的惡靈》一大賣點。在沙棠的原始設定裡,李武擎個性衝動、隨興,而唐聿比較嚴謹;改寫之後的唐聿從一開始的冷靜變成易怒,為了要凸顯唐聿的暴躁,沙棠也修改了李武擎的個性,讓他從面癱變成會頂嘴。而許多讀者在書評中都相當關心的,關於兩位主角之間過於堅定的友情,沙棠大方坦承自己曾經寫過BL小說,所以或許在不知不覺間帶入這些走向。但她也曾將完稿拿給未接觸過BL的朋友看,對方就完全感覺不到兩人的互動有任何可疑之處,一個故事在不同讀者的眼中,會出現不一樣的詮釋,或許也是當作家的樂趣之一吧!

介紹完世界觀及主角,接著要來看的就是「李武擎&唐聿」系列的架構。單從《沙瑪基的惡靈》來看,故事內容已經很完整,但沙棠透露,事實上還有一個貫穿整個系列、藏在背後的大謎團,而這個謎團的開端已經藏在《沙瑪基的惡靈》裡,就是李武擎母親的真正死因。

在沙棠的設定中,李武擎的母親李妍也是警察,由於捲入某個綁架案,在當時指揮官下令急攻救援之下,被綁匪殺害身亡,看似單純的不幸,卻在李、唐二人進入警校就讀之後急轉直下──原來當年的救援行動是有瑕疵的,為了找出母親真正的死因,李武擎才會遵從書中神秘檢察官的指令來到小琉球。這不僅是開始,也是一個契機──究竟當年的行動暗藏著什麼樣的陰謀?為了揭開這項秘密,這對「竹馬」偵探將繼續追查下去。 

願成為旅情推理的拓荒者

關於「李武擎&唐聿」系列的續集,沙棠已有了腹案。這個系列她已經決定要朝旅情推理的方向邁進,不過除了旅情的基礎元素,她對自己的作品還有更大的期許,「我的旅情絕非只是單純的介紹景色而已。比如『有個偵探到九份去旅行,他到處探訪九份的美景,吃芋圓,買伴手禮,然後當地忽然發生一起命案,他偵破了,然後揮一揮衣袖繼續往下一個場景前進。』當地的景色有了,人物的互動也有了,但這仍不是我想要表現出的故事,我希望主角不僅是到當地旅行的,甚至連被害人都跟當地有一部份的緊密連結,更甚者兇手跟被害人之間的糾葛還纏繞在這塊土地上。讀者朋友們若已經看完《沙瑪基的惡靈》這本書,大概就會明白我想呈現的樣貌,那是專屬於特定土地的推理故事,而不是讓主角『路過』而已。」

沙棠希望藉由自己的小說,能帶出這些景點不同的一面,讓人反思隱藏在土地背後過去與現實的交錯;為此,她替「李武擎&唐聿」系列準備的第二個舞台,乃是前陣子剛因石板屋登上世界文化資產的屏東舊好茶部落,「民國66年的時候,舊好茶部落因為水災,(村民)已經遷村到新好茶,這三十多年來,因為颱風的關係,他們的村落一直在不停遷徙,如今舊好茶居住的魯凱族人不到十人,變成一個觀光景點。然而即使族人遷村了,他們依然在生活中遭遇某些困境。另外,魯凱族的神話傳說是非常神秘與特別的,所以我認為這塊土地非常值得書寫!這邊我必須要多說一點,如果讀者認為這些議題是否會太過沈重、失去大眾小說的娛樂性?這些請不用擔心,我注重的是過去與現在的交錯,因此過於煩悶的部分,還請參閱歷史課本,這裡我選擇的項目會讓讀者朋友們耳目一新!至於李武擎跟唐聿這兩人本身就在尋找李妍死亡的真相,他們跟某檢察官的合作,又會跟舊好茶部落之間產生什麼聯繫,就請讀者們靜候第二集了。」 

IMG_3018.jpg
●堅定的步伐,朝著未來邁進

勇於追逐,夢想才會實現

如專訪一開始提到的,以當全職作家為夢想的沙棠,就像每個投入寫作的作者一樣,受到來自家庭的強烈質疑,而沙棠也選擇用行動證明自己的決心。回憶起那段日子,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為了投入全職寫作的行列,沙棠預先做了一些準備,在出社會工作、存到一筆錢後,她便破釜沉舟,辭去職務,搬出家中遠赴基隆租房,開始長達兩年的寫作生活。在那兩年裡,沙棠全心投入創作,在這段期間內,同時和作品沒被選上的失望感,以及接踵而來的經濟壓力搏鬥。沙棠回憶,那時她的存款越來越少,而投稿過程又不甚順利,心中非常慌張,在接到《沙瑪基的惡靈》錄取通知時,她的存款早已見底,無法再負擔下個月的房租。她還記得那時自己愣愣地看著那封錄取的MAIL很久,才終於確定自己成功了,也因為當時戶頭沒剩幾千塊,連搬家公司都請不起,還是麻煩爸爸開車來幫忙搬家──當然也因為這樣,原本不看好她走全職創作之路的父親終於讓步,不再反對她的作家夢。

憶及這段大膽的創作之路,沙棠最感謝的是母親,在她因為父親的極力反對、冷言冷語而離家、在外租屋追夢時,母親總是不時傳來鼓勵與關懷,讓她撐過那段最難熬的低谷;而談及追逐夢想的過程,沙棠以過來人的身分告訴其他有志者:一定要快,只要有靈感就要馬上動筆。她認為許多人都認為自己寫得不夠好,因此會選擇看很多書、揣摩名家筆法之後才開始創作,可是會讓人進步的其實是創作的過程,「光看是沒有用的。」

此外,努力不懈也是沙棠再三強調的創作特質。她說她最後悔的,就是在大學期間荒廢了創作,從高中緊張的學業中解放,來到自由的大學校園,著實讓她在一瞬間搖擺不定,進而疏於創作,她一直認為若是她大學時代沒有偷懶,或許就不需要再多走這兩年的路,也以此勸勉有志於全職寫作的人,千萬不要蹉跎光陰。

至於最後一個成為全職作家的特質,沙棠認為是不屈不撓。她以自己為例,高中時她就開始投稿到出版社,當然也以被退稿居多,即使如此她還是不放棄,久而久之,編輯就注意到她、開始對她的名字產生印象,因此她鼓勵有志者千萬不要怕、不要灰心、厚著臉皮投下去!

最後沙棠也分享了一個投稿時發生的故事,「有一篇作品,我原本的創作理念是想寫戀戀江湖的一本小說,但投稿言情小說落選了,於是我稍微修改之後,改投了武俠小說,居然獲得優選!如此看來,小說題材的界線真是令人捉摸不透,而且隨著讀者的感受角度不同,同一本書也會有不同的見解。」千萬個人對小說會有千萬種解讀,這是小說最大的魅力,但從這個故事也可以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堅持下去,就能看見屬於自己的康莊大道。

IMG_3024.jpg
●作家一定要做的10件事TOP 1:簽書

更多作家專訪,盡在作家面對面

延伸閱讀
推動無核家園的重要一步 台灣能源新救星就在小琉球!只不過……
徐承義:虛實空間的島嶼拼圖──《沙瑪基的惡靈》導讀

秀威和推理相關的專區
推理小說:挑戰不可能犯罪與破解

作家生活誌線上推理書展
631x258.jpg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732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