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做台灣旅情推理的開拓者──專訪沙棠《沙瑪基的惡靈》上

2016/7/7 上午 09:30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願做台灣旅情推理的開拓者──專訪沙棠《沙瑪基的惡靈》上

推理小說中有個派別叫做「旅情」,就是結合地方的名勝景點,介紹該地歷史、風俗民情以及與景點相關的傳說,隨著故事推進,讓主人公將這些本地風物鉅細靡遺帶入讀者眼中。

在日本,旅情推理擁有相當廣大的支持者,最廣為人知的作品莫過於名偵探柯南於2003年上映的電影《迷宮的十字路》;而在台灣,旅情創作一直都乏人問津,空有幽勝秘境而無人知曉,著實令人扼腕。幸而在2016年的今天,終於有人願意嘗試填補這片空白,在經過長達兩年的全職寫作生涯、存款幾乎用罄,投稿屢次碰壁卻毫不放棄的努力下,與小琉球結合的旅情推理小說終於問世,這位勇於築夢的人,便是《沙瑪基的惡靈》作者沙棠。 

學生時期便萌芽的小說家夢想

雖然《沙瑪基的惡靈》是沙棠第一本正式出版的長篇推理小說,但事實上她的投稿經歷相當豐富,在不同小說獎中都有亮眼的成績,沙棠本人也不諱言從學生時代開始,成為全職小說家就一直是她的夢想,「就像所有擁有夢想的人一樣,小說家就是我的夢想。我認為所謂的『夢想』,是基於本身所擁有的能力,進而為自己擬定的一個理想狀態。」

如同擅長運動的人以奧運金牌為夢想、對樂器熟練的人以世界巡迴演奏為夢想般,沙棠之所以想成為小說家就是因為擅長寫作。而讓她擁有小說家這個夢想的契機卻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單純──作文比賽得獎。

「得獎以後,便對文字撰寫產生了興趣,後來隨著接觸越來越多的文學題材,我認為寫小說對我來說是最愉快的,所以我就努力朝小說家邁進。」

就如同其他懷抱作家夢的人一樣,沙棠的小說家夢想免不了招來家中大人的反對與質疑──寫小說能賺錢、能養活自己嗎?頂著來自家族的壓力,沙棠孜孜不倦的努力了兩年,熬過投稿碰壁、存款見底的心慌,終於在《沙瑪基的惡靈》出版之後,夢想得到了認同。 

在推理的世界看見創作的彈性與寬廣

投稿經驗十分豐富的沙棠,自然也免不了有過一段創作的摸索期。她曾以不同的筆名發表過言情、奇幻、武俠等不同類型的作品,除了在報章雜誌上投稿,也嘗試其它出道方法──例如在平台發表創作,或是像九把刀一樣,從網路出發凝聚人氣後再和出版社接洽──這麼豐富的文壇征戰經驗,當然令我們好奇:為什麼最後沙棠選擇了「推理」這塊在台灣還相當小眾的處女地作為深耕、拓荒的筆耕田地?

「其實一開始在準備投稿的階段時,推理小說也在我的考慮之中,但相較於談情說愛的言情、天馬行空的奇幻,推理小說的創作需要更嚴謹、更有巧思。」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雖然聽來陳腔濫調,但自有其一番道理存在。沙棠認為,她能以推理小說出道,之前的投稿經驗功不可沒,「就好像我要組裝一台機器,必須四處先蒐集良好的零件。推理小說的寫作,耗費了我的心力,也讓過去的經驗發揮了成果,所以我才能順利把想呈現的推理世界展現在大家眼前。」

回想自己的推理原點,沙棠認為是受到家喻戶曉的卡通《名偵探柯南》啟發,不過在投稿的日子裡,她沒有想過要嘗試推理小說,直到後來相關戲劇、書籍接觸越來越多,興趣才跟著慢慢濃厚起來。而起了臨門一腳作用、讓她真正決定走上推理之路的,則是日本推理小說家島田莊司的作品《北方夕鶴2/3殺人》,也因為這本書,讓她決定挑戰台灣推理小說十分匱乏的「旅情」探案。

getImage.jpg

「在《沙瑪基的惡靈》第一版原稿完成之前,我看了日本推理名家島田莊司的作品《北方夕鶴2/3殺人》這本書,愛上了旅情推理的手法,也愛上書中吉敷竹史這位刑警,所以我就想著我一定也要創造出一個我心目中的刑警出來破案,這就是我終於開始寫推理小說的起始。」

此外,吸引沙棠往推理創作前進的原因,還有她在推理小說中看見的寬廣與可能性。沙棠認為,有別於其他類型小說,推理小說本身可以結合魔幻、社會寫實、旅行、驚悚、風俗文化等各種不同的元素,進而展現出風格各異的世界,就是這份無限可能煽動了她的創作靈魂,讓她義無反顧朝著這條滿是荊棘的道路前進。 

在小琉球看見海洋的遼闊

作家常將自己的生活經歷、所見所聞融入作品中,沙棠也不例外。在《沙瑪基的惡靈》中,沙棠選擇觀光勝地小琉球作為事件發生地點,這與她的經歷以及個性有關,「小琉球是在我為數不多的旅遊經驗裡,激起我『幾乎就想住在那裡』念頭的地方。我是個喜歡大海的人,小琉球的海非常湛藍美麗,我認為我如果住在小琉球,可能會一整天都望著海面發呆吧!於是我決定把我對小琉球的嚮往寫出來,加上小琉球當地的傳說,以及獨一無二的珊瑚礁島類型,又是台灣非常特別的景致,更加深了我想寫小琉球的動力。」

在台灣,旅情推理無人涉足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資料收集的複雜度與困難度。比起半真半假的架空世界,要完整呈現一個讀者們都很熟悉的地點,需要很多的資料來支撐佐證,以免寫錯貽笑大方。為此,沙棠翻閱了很多文獻,並把文獻跟《沙瑪基的惡靈》中的劇情設計互相比對,花了許多時間在現實與虛構中取得平衡,完整了書中的謎局。

「在寫這本書時,其實真是感嘆篇幅不夠吶,過去與現代的衝突、歲月變遷,小琉球還有更多值得書寫的地方,人文、地理、社會沿革……等等,小琉球無疑是豐富且多元的一個地方,但我仍必須專注在我的詭計上,所以其他很棒的場景,也希望讀者在看完這本書、對小琉球感到興趣後,能到現場實際走訪囉。」 

IMG_3017.jpg
●《沙瑪基的惡靈》的誕生,歷經了無數次的信件往返討論

在傳說與現實錯置中誕生的惡靈

在《沙瑪基的惡靈》中,沙棠採用當地傳說,為故事裡的凶殺案增添神秘氣氛,書裡最重要的兇案地點莫過於觀光景點烏鬼洞。沙棠筆下的烏鬼洞有三個相呼應的傳說,而她選擇以荷蘭人與當地原住民的戰爭為陳述背景;那麼,另外兩個傳說是否又真有其事?抑或只是小說家言呢?

「烏鬼洞的傳說除了書中所述1636年荷蘭人與當地原住民發生激烈衝突的拉美島事件【編注:此即為《沙瑪基的惡靈》所使用的創作背景】之外,還有一則是:據傳有一次紅日西沉時,停泊該處的外國人發現一個侏儒小姑娘全身漆黑,從烏鬼洞洞口進去,跟蹤而去卻找不到人,僅發現洞內有個出入口,便在出入口放火燒,想要把人燻出來。大火燒了三天三夜,火滅了之後再去探察,只發現屍體、骨灰無數。」

「另一個傳說則是,明朝永曆十五年,延平郡王鄭成功收服臺澎,趕走荷蘭人,但有少數黑奴來不及歸隊,就住在島上。相傳這些黑奴有鰓,可長期潛在水裡,也有可能是菲律賓那兒的土著,因為他們膚色較黑,所以留下了烏鬼這種較為輕蔑的稱呼。」

「我之所以選擇拉美島事件,是在這三件傳說中,選一個我認為比較有參考依據的,加上我書中安排在島上的謀殺,是基於水鬼抓交替的這個鬼故事,拉美島事件中,荷蘭人屠殺當地原住民、而原住民也鑿穿荷蘭人的船導致荷蘭人沈船溺水,溺死的荷蘭人以及化為骨灰在海中飄盪的原住民,這一點正好符合我的設計謎題。

另外有一點是烏鬼洞中的寶物,據說也是當地原住民偷襲荷蘭人所得來的財寶,這也是拉美島事件的起因,所以我在結尾的部分設計讓這批寶物出現,至於讀者們覺得寶藏是不是真的呢?就請各位想像啦。」 

除了來自過去的傳說,沙棠還用了一些發生在社會上的真實事件,來強化《沙瑪基的惡靈》的故事真實性。比起直接引用社會事件,沙棠比較偏好將發生在我們週遭、容易為人忽略的小事放入背景中寫作。但在我們談到這些背景之前,必須先跳到推動故事殺人動機的一個重大設定:可燃冰。

可燃冰這個名詞相信大多數的讀者都不陌生,2013年,「21世紀新能源」、「台灣西南海域蘊藏大量可燃冰」、「挖出一成就抵27年的天然氣」等相關新聞撲天席地而來,然後又歸於寂滅,只剩一個名詞留在大家的記憶裡,沙棠充分運用了這個神奇又撲朔迷離的新能源,將它穿插在《沙瑪基的惡靈》故事裡。

「小琉球這個地方非常和平,基本上沒有發生過什麼重大的刑事案件,於是我換個角度。當我決定利用小琉球海底周邊特有的可燃冰資源做為發想,最直接聯想到的正是我們中央地調所的研究,負責研究台灣各地地形的地調所在可燃冰的偵察上每年都有進步,但台灣並不像國外有足夠的資源可以全面探勘可燃冰,所以我就把這個困境託付在一位有著專業知識、理想目標的人物身上,我創造了中央地調所所長駱肇修這個角色。」

台灣中央地調所所長這個職務的任期,一般來說頂多二至三年就會輪替,《沙瑪基的惡靈》基於劇情需要,出現了一位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運用各種交際手腕,在崗位上任職了十多年的地調所所長駱肇修,而無巧不巧,現實中歷任中央地調所所長中,剛好也有那麼一位任職十多年的所長。當然沙棠強調,這個部分是巧合,書中的所長絕無影射真實人物的意思,只是當她基於劇情背景調查資料發現這樁巧合時,也不得不讚嘆謬思女神帶來的奇蹟。 

另外一個隱藏版真實事件,則要追溯到2014年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時,居民對市長的陳情新聞,「當時柯文哲先生當選台北市長,有居民陳情他們小琉球有很多被台北市政府徵收的土地,他們希望柯市長能將這些土地還給他們,而當時柯市長也在媒體前許諾會答應當地居民的需求。」

這個不起眼的新聞,卻勾起了沙棠的想像:市府跑到這麼遠的地方徵收土地做什麼?難道有什麼特殊目的?小琉球那些土地到底被徵收去做什麼了呢?新市長決定歸地於民後,是不是會讓幕後促成徵收的人產生一些變化?因此她將這個新聞也放入故事背景中,除了帶出凶殺案的動機,也將徵收的目的與可燃冰研究結合,讓整個徵收計畫蒙上一絲神秘色彩,「這件事在當時還沒有一個解決方案出來,我參考這些發生在我們社會上的事,再跟我想要表達出的謎題互相搭配,讓這些看似稀鬆平常的新聞變成書中的詭計之一,希望讀者朋友可以感覺到我的巧思!不過如今已經2016年了,日前新聞也發佈,小琉球那些被台北市徵收的土地已經要建立老人日托中心,造福當地居民,對於當地居民來說無疑為一大好消息,也希望其他土地可以趕快有所利用,不要繼續荒廢在那裡囉。」

IMG_3012.jpg
●過去宛如一團幽暗的陰影,籠罩著原該是風光明媚的沙瑪基

未完待續

更多作家專訪,盡在作家面對面

延伸閱讀
推動無核家園的重要一步 台灣能源新救星就在小琉球!只不過……
徐承義:虛實空間的島嶼拼圖──《沙瑪基的惡靈》導讀

秀威和推理相關的專區
推理小說:挑戰不可能犯罪與破解

作家生活誌線上推理書展
631x258.jpg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636  回應:1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繼續想    
繼續想
旅情非派別,是種題材及故事舞台背景。如同歷史推理、法庭推理、醫系(學)推理一樣,都是以特定背景為題材的名稱。原文是トラベル・ミステリ,直譯是旅行謎團(推理),(島田表示:我不是「旅情派」,那是什麼。)
回應    0    0